血滴子(二十二)zz

发信人: csswsy (Sir), 信区: Joke标 题: 血滴子(二十二)zz发信站: 水木社区 (Mon May 30 16:06:39 2016), 站内

TOP1、本人银行柜员……一日办业务,完事后对用户说,请您为我的服务做一下评价好吗?阿姨瞬间脸红了,突然趴着对评价器说:“艾玛,我也不太会说啥啊,反正就是挺好的…”我已然蒙蔽了!!

TOP2、周五下班去接女儿放学,由于路上赌车晚了点,到学校已空无一人,我跑到女儿的班里也不见女儿,把我急坏了,在校园里大喊女儿的名字,当我快急哭的时候,女儿从保安室里出来含着眼泪说:我就是想知道,你现在还在不在乎我!

TOP3、晚上弄了几个小菜,男友愣是要我陪他喝几杯。后来我有点晕晕了,便躺在沙发上装睡。嘿嘿,等一会儿他把碗碗筷筷都收拾好了,我才起来!眯了十多分钟,不见动静,我便偷偷看他一眼。我擦!这二货居然也伏在茶几上装睡,正半眯着眼偷看着我…艾玛,多尴尬的一次深情对视啊!TOP4、小时候过年特喜欢放鞭炮。5毛一盒黑蜘蛛,晚上爸妈睡了,我偷偷跑起来准备放一个扔楼下,结果尼玛的窗户有纱窗没注意!弹回来了。。。我立马捂在被窝里。砰的一声。。被窝炸了个洞,,我爸来我房间问我,我说我放了一屁。。。惨遭毒打

TOP5、晚自习时,教室里闹哄哄的,大家聊得不亦乐乎。突然,班主任的脑袋从窗户的防盗铁栏杆伸了进来,咆哮道:“在讲话就出去!”全班立刻鸦雀无声。一分钟后,寂静中再次传来班主任的声音:“那个,我的头卡在这里出不去了,帮个忙好吗?”

TOP6、新年了,一咬牙给暗恋了一年多的女同事发了条信息,新年快乐,我好像爱上你了,一会儿她回,要么爱,要么上,你都磨叽一年了……

TOP7、晚上去学生寝室查寝,只见一个女生坐床上,两个手放在腮下做花朵状,我打趣道:“怎么卖上萌了?”女生含糊不清的说:“老师,我下巴掉了,端着点,今晚不爱动了,明天再去校医室。”我大惊,问:“怎么弄的?”她寝室人说:“没事老师,她一个月总会掉几次的,今天食堂包子太大了

TOP8、从前小院里有条小狗可凶了,见谁咬谁,后来在小巷里咬了一个神经病,狗都松口了那神经病都没松口,围观的人好多。可能是伤自尊了,以后那狗从来没敢咬过人。。。。

TOP9、今天下班到家儿子告诉我,这次美术期末考试只得了及格,我问为什么啊,他说,老师让画一群鱼,全班同学画的都是在水里游的鱼,只有我画的是铁板鱿鱼。我瞬间泪崩!

血滴子(二十一)zz

发信人: csswsy (Sir), 信区: Joke标 题: 血滴子(二十一)zz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May 29 16:58:31 2016), 站内 [累计积分奖励: 200/0]

TOP1、昨晚约朋友一起吃完,他酒喝的有点高坐副驾驶位,突遇前方查酒驾,就停车待检查,这货打开车门就跑了,不明真相的交警一窝蜂的追上去了,结果这货跑到垃圾桶旁边哇哇的吐上了,一看旁边围着一圈的交警看着,把这货都吓尿了……

TOP2、以前跟一师傅学开车,走在坑坑洼洼的路面上,坐副驾驶师傅点了一根烟悠悠的说:你当过兵吧?。我:没有啊。师傅:没有怎么瞄得那么准,每个坑都压到了。。。

TOP3、今天郁闷,打了个10086客服,刚接通,我就抢先说,您好,很高兴为您服务,对面客服傻了,应了一句:“哦”。就这样我们度过了双方沉默漫长而又尴尬的一分钟。

TOP4、我给我老公寄了一个快递,收件人写的是老公(收),快递送到的时候,快递员打电话,“老公,你快递到了。出来取一下。”听我老公后来给我描述 ,他当时都傻了,去收快递的时候,快递员笑疯了,说他这辈子从来没叫过男的老公,他都觉得自己被掰弯了,哈哈哈哈

TOP5、前天买了一件新衣服感觉很暖和,款式也很好看,就和哥们一起来哈尔滨办点事,哥们穿了两件军大衣,头戴大帽子,lz暗笑他穿的好土,一下火车我擦!零下24度。就像光着腚一样,哥们从行李箱又拿出一件军大衣幽幽的说:300块,爱买不买!先拿钱不赊账!

TOP6、刚才坐公交车,上车之后想放屁!快忍不住了,就大声告诉售票员下站下车(想在同时放屁)!没想到脑子短路,大声说道:师傅,我下站准备放屁!顿时,车厢沸腾了~

TOP7、今天参加同学的婚礼,主持人各种无节操,介绍新郎时,"张**年轻有为,事业有成,但却把自己青春时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了他的右手" 全场爆笑,新郎一脸尴尬,主持不慌不忙假装忘词了,看下手里卡片,接着说“右手旁边的女士” ,虚惊一场呀!

TOP8、嫂子教训四岁的侄女,各种语重心长。侄女站哪儿,摇摇晃晃,爱理不理,嫂子火了:站好了,再不站好信不信我揍死你。”侄女看她妈妈说:信不信我能抗住。嫂子瞬间笑出声。

TOP9、昨晚上和朋友洗脚,给我洗脚的妹纸长得像极了我的初恋情人,我当时心跳都加速了。于是我和她聊了起来:妹纸,你真像我的初恋。妹纸:真的吗?那你们有没有在一起做过什么,你懂的?我:这个真没有。她:给我300让你找找和初恋缠绵的感觉。警官,这就是事情的经过,,,

[小红猪]吞咽困难症:当吃东西如同被上水刑

本文作者:小红猪小分队

本文译者为第109期小红猪抢稿胜出者Shuyao

校对: 小舟

原文作者: Bryn Nelson

原文链接: Dysphagia: it’s like being waterboarded 24 hours a day

一个普通的早晨,萨曼莎·安德森 (Samantha Anderson) 像往常一样醒来。没有一丝征兆地,她突然发现自己没办法咽下去任何东西。三年半过后,经过无数的治疗,她终于恢复了像普通人一样正常进食的能力。本文作者布林·纳尔逊(Bryn Nelson)带你一探究竟。

© Aaron Tilley and Kerry Hughes

一片烤好的土司通常来说害不死人吧?等等,先别急着下定论,想象一下一个周六早晨,你在自家厨房里莫名其妙地被一口土司噎地窒息时,你还能放松的了心情吗?萨曼莎·安德森 (Samantha Anderson) 住在澳大利亚的布里斯班,她是一名金匠,还是三个孩子的母亲。那天早晨,和往常一样,她正在厨房用早餐。她照例泡好茶,烤好土司,蘸上花生酱,让思绪随意漫游着的同时她把土司送进了嘴里咬了一口。没有什么不同的。等等,为什么我咽不下去了? 萨曼莎又试了一次。她紧闭双唇,咬紧牙关地想把嘴里的食物硬往喉咙里送去。但她办不到,而且现在她被噎住了。别紧张,别紧张,她在心里告诉自己。尽管食物还堵在喉咙里,她成功得慢慢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地咳了一次,两次,终于在第三次的时候把吃进去的这一小块土司咳了出来。这突如其来的插曲让她吓得不轻,心跳加速。真是莫名其妙啊,她想。但这一切并没有阻止她尝试吃下第二口。她坚信这次肯定能吞下去。然后并没有。似乎在一夜之间,39岁的萨曼莎突然失去了吞咽的能力。

§

有吞咽困难的人非常容易被食物噎住。他们可能在吸气的时候把食物或者水带进他们的肺部,并由此导致吸入性肺炎,或者因为摄入的太少而脱水或者营养不良。随着口腔里缺乏自然进食带来的冲洗,他们的牙齿可能会开始腐烂。同时,他们的情绪及心理健康状况也会随着疏离公众场合而逐渐恶化。

如果情况继续恶化,他们或许不得不完全依靠流体食物过日子。在一些重症病例里,患者为了生存,不得不将喂食管穿过腹壁插入胃中。前文提到的安德森就有18个月处于这个状况下。

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声音与吞咽中心(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 Voice and Swallowing Center)主任彼得·贝拉斯基 (Peter Belafsky)是安德森病例的一个顾问。他说,情况最惨的病人每天会被最多1.5公升的唾液给呛住,这是人体唾液腺所能产出的上限。因为其产生的溺水感,“吞咽困难者就像持续不断的被水刑一样”,贝拉斯基说:“我的一个病人给我的最贴切的描述说:这就是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被水刑的滋味”。

© Aaron Tilley and […]

我们拍了一部关于工人的电影,关注工业化大迁徙时代的“走西口”

2016年底到2017年初,在中国的电影院线的银幕上将出现一部工业题材的大电影–《我们相信未来》。

《我们相信未来》是一部主旋律电影,但是有着好莱坞式的故事结构,集思想性、艺术性、故事性于一身,同时具有一定的商业性。它的出现,必将填补国内工业题材电影多年缺乏作品、更无佳作的空白。

这部电影的缘起要从去年我国煤炭产业发生的一件大事说起。我们知道中国是产煤用煤大国,75%的发电来自于煤炭。柴静的一部《穹顶之下》更是引起中产阶级的集体恐慌,一时间煤炭行业成为口诛笔伐的对象。

然而煤炭行业并不像外界想的那样,如何清洁地利用煤炭,早已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在山东邹城孟子的故里有个兖矿集团,他们在十多年前就做好布局,他们从南非挖来孙启文博士,自主研发了煤制油技术(官方说法叫:百万吨自主知识产权煤间接液化制油国家示范项目),简单地说就是把黑色的煤炭变成透明的柴油、汽油和高端化工产品。

经过十多年的研发,2015年,煤制油项目在陕西未来能源化工有限公司一次投料试车成功,标志着我国在实施能源多元化战略和保障能源安全方面取得新突破,对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和煤炭企业转型升级具有重大意义。

工业史诗电影《我们相信未来》以未来能源真实人物和故事为原型,经过浓缩、提炼和升华,讲述了兖矿集团员工在孙启文博士的带领下,西征榆林,在一片荒漠中建成百万吨煤制油项目的故事。

在电影创作和拍摄过程中,遇到很多感人至深的故事。

一、 相信你的工友

未来能源的员工,初期全部由山东迁徙而来。这必然牵一发而动全身,造成骨肉分离。员工钟山(化名)和妻子、两岁的儿子,还有岳母从山东迁徙到榆林,租住在一个破败的小区里。凌晨五点,钟山的岳母突发脑溢血,他打了120,小区路阻,救护车进不来。他们夫妻二人抬着老人直奔医院,二岁儿子无人看管,只能赤脚跟在后面跑。后来还是陌生的好心邻居看见,把小孩领着一起去了医院。住院后,由于每天要把老人抬下楼梯做两次CT,钟山的工友们就轮流来守候老人。大工业时代,工人必须团结才能生存,国企再衰,也绝不能做把人碎片化、孤岛化的血汗工厂。

二、风中的母亲

一次工业大迁徙,带来多少多少家园沦陷,亲情离别,但为了做幸存者,必须舍弃与重建。

未来能源一员工排行第五,乳名小五。母亲在山东患老年痴呆,看见远在榆林的他跟兄弟姐妹视频,就担忧地说:“小五怎么被框到电视里,那多憋气难受啊,你们快把他救出来!”

说起自己的老母,小五不禁泪洒黄沙。他小时候家里穷,母亲靠卖血供他读完了大学,想不到风烛残年,自己却不能在母亲面前尽孝。但是为了自己和企业的生存,这样的代价又是不得不付出的。

三、诡异的真相

如果我不告诉你我的那些隐秘的恶梦,我告诉谁去呢?在我们的追问下,孟雪(化名)讲述了她的一个真实经历。

自从来到榆林之后,梦雪天天往家打电话。有一段时间她觉得氛围怪异,大冬天,传来的环境音却好像总在室外。母亲在电话里说,我跟你爸在散步。终于回家,一进门发现窗台上的送饭铝饭盒,一下子明白,原来父亲已住院很久,只是瞒着她。她说,我连埋怨家里的资格都没有。

四、懂事的儿子

47岁的老赵讲了一个自己儿子的故事。

到未来能源上班第一次回家,9岁的儿子问我:“爸爸,你为什么去那么远的地方上班?”我说:“爸爸去那儿挣钱,给儿子娶媳妇。”儿子想了一会儿说:“噢,那好吧。”

2015年4-9月,公司工作忙,我一直没有回家。回家后,儿子哭着说:“爸爸,别去上班了,我不要媳妇了,我要爸爸。”

五、工人写给母亲的诗

我们的电影里有一场戏是企业春晚,在一片和乐喧腾中,有一位未来能源的员工悄悄递给导演一首他自己写的诗。经过导演们的现场朗诵之后,全场无言,只听到抽泣之声。

这首诗是这样写的:

上苍,我想和您做笔交易,如果您同意的话,我想用我十年的寿命,去换取母亲三年健康的生活。那样,我就能陪母亲去喝她喜欢的永和豆浆,看着她满足的笑容一点点荡漾在她布满皱纹的面庞。我还要陪她去动物园,给她一大包玉米花。我搂着母亲的肩膀,陪她一起穿行在小动物中间,母亲给我一颗,给动物一把。

但是,但是母亲,您怎么好长好长时间没有走进我的梦乡?最后一次梦见您还是去年的母亲节。梦中,人家送给母亲的是红艳艳的康乃馨,而我怀抱的却是一束枯萎的白菊花。醒来,泪水早已沾湿发白的鬓角。时光不再。多想跪在您的膝前,喊一声:妈。您能回答:哎!

未来能源人走出舒适区,离别故乡,来到陕北这片沙漠边缘,在不毛之地上建起了新的希望、新的家园,往大里说,为了中国的能源安全和企业的生存发展,往小里说,为了让自己规避去产能带来的风险。假如当初不选择来这里,他们可能已经被“内退”和分流。而在这里,他们可以拿到丰厚的效益工资,维持家里的生活水平不变。虽然离别了故乡,虽然付出了那么多的代价,但这种付出是值得的。这是新时代的“出埃及记”,是工业化大迁徙时代的“走西口”。

随着《我们相信未来》的上映,作为中国当代产业工人的代表未来能源人会被人们深深记住,他们的故事也会四处相传。

433 total views, 34 views today

要聊天,先付费

(说明: 本文原载2016年第19期《财新周刊》)

去年底,李笑来老师众筹他的新书,每份金额2555元。

但是,那本书已经开源了,任何人都可以免费阅读。你缴了钱,唯一的权利就是可以加入专属的聊天群。也就是说,这其实不是众筹,而是出售聊天群的会员资格。

更严苛的是,在这个群里,你还不能随便聊天,群规写得很清楚。

群内不鼓励闲聊; 不得发广告; 不得传播盗版书籍; 允许讨论,不允许争论; 每天 18:00 – 21:00 期间可聊天;其他时间尽量不要闲聊,大家时间都有限,尽量不要打搅大伙;否则可能会被扣积分。

我很好奇,会有人愿意出几千元,加入一个不能聊天的聊天群吗?

接下来的事情,刷新了我对互联网的认识。

两天之内,众筹金额就超过了100万元。到今年4月份,这个聊天群的会员规模达到了3000人左右。

不仅如此,笑来老师还成立了一家公司,专门开发支持这种收费聊天群的App。这家公司已经拿到了风险投资,将专门服务于各种各样的收费群。在笑来老师的亲自指导下,其他的收费群也开始建立起来了,比如池建强老师建了一个”工程师技术分享群”,会员费是1024元/年,现在也有700多个会员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愿意付费加入聊天群,付钱去跟不认识的人聊天,或者听别人聊天?如果说是为了获取新的信息和知识,但是手机(尤其是聊天软件)当作学习平台,效果会好吗?

怀着这种疑问,我发了一条微博。

“大家怎么看收费群,要是我也建一个互联网技术讨论群,每个工作日分享一篇技术文章,会员费也是每年1024元,有人愿意参加吗?”

反响还挺热烈的,所有回复当中,80%表示恕不奉陪,20%表示有兴趣。其中,有一条回复引起了我的思考。

“今年下半年,我就要毕业了。这个行业里,谁也不认识。到了新城市上班以后,估计平时也没有时间和渠道,拓宽社交圈。如果可以让我多认识一些行业内人士,我愿意付费加入。”

这段话让我想通了,收费群的价值在哪里。

人需要社交,我们需要有机会接触其他人。面对面地交谈是一种社交方式,互联网聊天又何尝不是呢。如果软件可以提供或营造一个高质量的社交渠道,当然可以收费。真实世界中,高档会所的会员费高达十万甚至几十万,还不是照样有不少人加入,他们是为了享受会所的服务吗,恐怕更多的还是看中会所提供的社交圈。

《软件随想录》一书中,曾经非常形象地描述过这种需求:

“年轻的程序员刚从学校毕业,横跨整个国家,搬到一个没有熟人的新地方,基本上出于孤独,他们只好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 所以毫不奇怪地,那么多的程序员都非常渴望多一点人际交往,他们涌向在线社区,比如聊天室、论坛、开源项目和网络游戏。”

现代化工业的流水线模式,要求非常细的专业分工,这造成劳动者社交圈的狭窄。另一方面,当代都市的规模越来越大,带来的孤独感、疏离感和压力感,也是空前的。这些因素造成了大量的社交需求,各种社交软件的流行(比如Facebook、微信)绝不是偶然的。

因此,收费群的商业模式是可行的,背后有真实需求。而且,网络社交比传统社交更便宜。线下的社交活动,比如吃饭、出游、娱乐的成本都不低(考虑进时间成本就更是如此),相比之下,收费群的会员费并不贵,当然前提是提供良好的社交体验。

1989年,美国社会学家奥登伯格(Ray Oldenburg)出版了一本著名的书《绝好的地方》(The Great Good Place)。他提出,人类的日常生活主要分布于三个空间:

“第一空间是居住空间(也就是家),第二空间是工作空间,第三空间是休闲娱乐空间,在那里会见朋友、喝啤酒、谈天说地,享受人际交往的乐趣。典型的第三空间是咖啡馆、酒吧、美发店、露天啤酒店、桌球房、俱乐部这一类地方。”

奥登伯格认为,人的生活质量与这三个空间都相关。其中,第三空间的质量和逗留时间长短,决定了你的生活是否丰富多彩。当代社会的问题是,第三空间正在逐渐丧失。

“过去25年以来,美国人更少参加聚会性的团体,更少了解自己的邻居,更少与朋友见面,甚至与自己的家人也变得更少沟通。对许多人来说,生活就是去上班,然后回家,然后看电视,周而复始。”

这本书出版后,第三空间这个概念受到了极大的重视。但是此前,第三空间只被当作实体空间,现在我们终于可以说,网络也是第三空间,聊天群就是最好的例子。一个运行良好的聊天群,也可以对参与者的生活质量产生重大影响。

我现在的认识是,社交需求是一个极大的市场,网络社交才刚刚起步,潜力无限,现有软件根本没有很好地满足这些需求。收费的聊天群,只是一个非常初级的应用,各方面都还很简陋。将来付费的网络社交将是常态,那些高质量社交群的会员费,一定是很贵的。

(完)

文档信息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创意共享3.0许可证) 发表日期: 2016年5月29日 更多内容: 档案 » […]

我为什么对韩国电影喜欢不起来

看完韩国正火的电影《鬼乡》后,我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从心灵到身体都非常不适。

《鬼乡》是一部以日本慰安妇受害者为原型的电影,讲述了1943年日本侵占朝鲜时期,14岁少女正敏以及一群女孩们被日军强行带走后成为慰安妇的悲惨故事。2016年上映后在韩国好评如潮,被称为是“韩国人一定要看的一部电影。”

按理说,我看过很多比这更凄惨的悲剧,无论是《辛德勒的名单》还是《索尔之子》,纳粹焚尸炉的恐怖,人们被裸体屠杀的痛苦,但是他们拍得悲惨归悲惨,但都能激发人崇高的精神。唯独这个关于慰安妇的电影,处处充满着病态的受虐倾向。让人感觉被日寇二次精神强奸,被这种恶心所淹没。

日寇肯定是野蛮的,而且干出过比设立慰安所更野蛮的事,这些人类历史上血腥与暴虐,如果不加甄别地完全写实地表现出来的话,那简直让人目不忍视,耳不忍闻了。别的不说,光凌迟可以拍三个小时,张献忠屠杀四川可以拍36集电视连续剧,其中围着火堆剁女人小脚就可以拍三集。可是能这么拍吗?这么拍就是还原历史吗?

对于暴力和丑虐,必须有崇高的精神将其充盈和升华。

关于性虐,美国也有类似的历史事件,在美国人开拓西部的时候,就出现过白人女孩被印第安人绑架,然后进行性虐的事件。当时记载,这些白种女人会被印第安人围在火堆旁,用各种不堪的方式侮辱。美国人把这段历史拍成电影了吗?拍了。而且拍成了一部伟大的电影。

这就是约翰·福特的《搜索者》,约翰·韦恩扮演的南北战争退役老兵伊森,去搜索被印第安人绑架的两个侄女:露西和戴贝。

搜索到半路,伊森上了一个山坡,过了一会,深色严峻地跑下来,大衣都没穿。他的同伴问怎么了?他只是用匕首挖着面前的黄沙。过了几场戏之后,他们来到印第安人的营地。露西的男朋友布莱德说:我看到露西了,穿着蓝色外套的那个。伊森这才说:“那不是露西,那是一个穿着露西外套的印第安小子。”

布莱德惊奇地问:你怎么知道?

伊森:“我在山上看到露西了……我给她裹上大衣,亲手埋葬了她。”

布莱德:“他们把她……她怎么样……?”

伊森此时的回答,体现了约翰·福特超越苦难的神圣美学。

伊森:(暴怒)你要我做什么?给你画一张画吗?给你写出来吗?不要问我这个……只要你活着,就不要再问我!

不需要画面,不需要残暴直露的语言,而是让观众去想象其中的恐怖,想象其中的残忍,想象那些文明触不到的野蛮。

而韩国人是怎么做的,他们直接就把这样的惨状给画了出来,写了出来,还用的大特写,还生怕你们看不清楚,一遍一遍地在你眼前晃荡。

韩国电影美学除了抄袭的那部分之外,剩下的就是渲染悲惨、以头抢地的悲苦“美学”。这个除了激起仇恨,激起跟施虐者一样的暴虐情绪,没有任何的正面作用。

我们在谴责日军暴行,同情慰安妇命运的同时,也反对用这样直白的手法去拍这样的电影,这是在美学上再一次助纣为虐。

任何一个文明发达地区的美学,无论是中国,还是美国,都讲求克制,积极,反抗,怨而不怒,哀而不伤,乐而不淫,即使发怒,也是司马迁所说的,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无论如何,不应该不加节制、不加掩饰地渲染痛苦。

正如编剧王安安所说:

韩国电影追求的是“看看人有多惨!”这个点本身低级,因为是一句废话,谁不知道人惨,但惨不是最高的真相,不能当作真理讲,是因为真相跟人之间的张力而造成了惨,没有真相,惨就变成了娱乐了,把观众自动设定为猫哭耗子假慈悲,我看着都觉得自己被视觉强奸。换句话说,就是我好端端地必须装成一个“猫哭耗子假慈悲”的状态来被迫观赏你这个玩意,我根本不需要这个啊。

我同意安安的说法。虽然韩国电影也偶有佳作,但是银幕上滥情的要么是廉价的笑声,要么是悲苦的滥情之作。所谓,中国电影要振兴需要学韩国,不过是一个投错师门拜错庙的笑话。

1,058 total views, 189 views today

RNN建模时间序列

RNN建模时间序列 RNN简介

下图是最简单的RNN。 为输入序列,我们需要将他展开为 ,因为实际应用中序列是有限长的。展开的过程即下图的左边到右边。

图中 为隐含层,可以认为是记忆单元,即 概括了 到 的信息,利用 可以预测输出 . 训练时需要使用 与真实的输出做比较,即产生一个误差,最小化这个误差就是对这个RNN的训练过程。具体可以参考网友的介绍。 可以用数学公式来描述这个过程。

   

   

   

其中 为激活函数,可以是sigmoid或者tanh等其他类型的函数。Wiki上有详细的介绍。 可以是Cross entropy(分类常用的误差函数),也可以是简单的RMSE,根据不同的情况选择不同的误差函数,只要可导(可次导)就行。

开导的目标函数就可以使用一些库的自动求导功能进行求解。如Theano可以直接进行符号求导,可以节省很多代码以及bug。

LSTM原理

RNN有个致命的缺点就是对长序列的建模效果不好,可以认为RNN记忆单元不行。因此 Hochreiter & Schmidhuber (1997) 提出了新的模型LSTM(Long short-term memory), 如下图.

网上有很多资源对其进行了详细的描述:

Understanding LSTM Networks Implementing a GRU/LSTM RNN with […]

比记忆力更重要的脑力是什么?

本文作者:游识猷

你大脑的巅峰时刻,应在何时?

人们总以为自己大脑的巅峰,是在自己记忆力最强的时刻——比如十几二十岁时。我们那时上知古文下背单词,能在一周内(有时甚至是一天内)学完一学期的课程,还能拿到及格……

然而,十几二十岁,也是我们不忍回顾的“黑历史”最多的日子——说真的,如果我们的大脑那时最棒 ,为什么它把我们一次次领到沟里去呢?

德克萨斯大学达拉斯分校“大脑健康中心”(Center for BrainHealth)的主任,桑德拉•邦德•查普曼 (Sandra Bond Chapman)就认为,记忆力远不能代表大脑功能。

用记忆力来衡量大脑功能,就像用外表来挑选终身伴侣——外表美丑很容易被注意到,记忆力好坏也很容易分辨;外表好当然是优势,记忆力好也能带来许多便利;然而,外表确实不是亲密关系中最重要的一项,而记忆力,也不是大脑最强的能力。

深思熟虑才是。

负责深思熟虑的,是大脑最靠近前额的部分——额叶。科学家们曾以为额叶是大脑最不重要的部分,毕竟因手术或外伤失去额叶的人也能存活,而额叶不成熟的人看上去活得还挺好——就是十几二十岁的我们。

在涉及到幸福生活时, 额叶远比记忆力更重要。记不住清朝皇帝顺序不是大事,总是忘记待办事项稍有点麻烦,然而,只要额叶运作正常,你就能评估出“该使用辅助记忆的工具了”,然后做出“用本子或软件提醒自己”的明智抉择。

如此重要的额叶,却是大脑中成熟得最晚,却衰退得最早的部分。许多人的额叶功能差不多二十来岁才发育成熟,四十岁就开始走下坡路……

除非,我们努力锻炼额叶。

额叶功能就像骨密度,可以通过锻炼来增加。骨质可以储备,认知功能也可以储备。

【图片出处:http://www.tiroche.co.il/】

在《你的大脑,你的生产力》一书中,查普曼提出,额叶功能可以从如下三个方面衡量——

一是策略性注意力,实际上就是我们的专注力。在信息超载的重压下,额叶需要判断哪些信息可以置之不理,哪些值得关注,并迅速调动大脑集中于重点信息。

二是综合推理能力。额叶能从繁杂信息中提炼出要点、解决方向,并不断观测应用效果,及时进行修正和反思。

三是创新力。运作良好的额叶不会因循守旧,而是会跳脱出固有的观念和做事方式,用不同视角理解问题,用多种方法来解决问题。

而这三种能力,都能通过持续锻炼来获得提升。

现在的研究显示,只要没有罹患大脑疾病,大脑的绝大部分神经元就能健健康康地陪你一生,还会因为不断锻炼而愈发高效。

比如综合推理能力,就在许多人60岁后才达到高峰期。大脑的巅峰时刻,不在过去,也非现在,而是将来——但你得精心照料你的额叶。

[what if]第149期:披萨外送鸟

本文作者:xkcd

原作:http://what-if.xkcd.com/149

编译:猪的米

What if 系列: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tag/what-if

提问:

我男票最近搭乘了一般有机载Wifi的航班,当飞机还在天上飞的时候,他可怜巴巴地问我能不能给他送一份披萨。我开玩笑地给他发了一张嘴里叼着一片披萨的鹦鹉的照片作为回应。很显然我男票要等到飞机降落在纽约肯尼迪机场以后才有可能吃到披萨。那么问题来了:有没有什么鸟能够带得动一个20寸纽约风格的芝士披萨?如果有的话,是哪种鸟呢?

——Tina Nguyen

回答:

一只鸟可能可以把披萨送到某一户人家那里,但要它送到一架正在飞行的飞机上就有些困难了。

(图片致谢:多米诺披萨外送追踪器)

一个20寸的披萨大约有1.8千克重。[1]这相当于麻雀体重的大约100倍,所以我们显然需要一只体型大一些的鸟。这世上长得比披萨大的鸟多了去了,比如老鹰、天鹅、鹤类、鹈鹕以及信天翁。不过,这其中一些鸟儿比剩下的其它鸟儿更胜任送比萨这活,因为它们有着更加合适的翼型。

(是那种装备核武器并且长相吓人的猎鹰哦)

不同的鸟类有着不同形状的翅膀,这主要取决于它们不同的飞行所需。在所有的形状中,最适合运送披萨的应该莫过于比较窄,但翼展很宽的那种,在很多种鹰的身上你都能见到这种形状的翅膀。[2][3]它们很适合在携带着很重的物品的情况下从地面飞起来,显然这一点是送披萨所必须的。

生活在北美体型最大的猛禽是白头鹰[5]和金鹰,它们成年后能够长到4至5千克重。你在网上看到过的那段金鹰抓走一个小孩的著名视频其实是伪造的,但是确认有人目击过老鹰抓举着很重的东西飞行。去年,摄像师Alex Lamine就曾在佐治亚州看到过一只白头鹰抓举着一根12磅(5.4千克)重的树枝,可能是用来建造其巨型鸟巢所用。那只白头鹰在飞回巢穴之前就把树枝给扔了,但这至少证明了鸟类有能力(至少可以短时间内)携带着等同于自身体重的物体飞行。

一般来说,猛禽不会去尝试举起超过其体重一半的物体。这意味着一只500克重的游隼没法提起我们那个2千克重的披萨,而一只5千克重的鹰倒是有可能。

(这里提供一些神奇的馅料)

不过等等,能不能把披萨举起来是一回事,你要怎么让它把披萨送到飞机上呢?

像鹰和雕这样的鸟类能够顺着热气流[7]飞到很高的地方。在热带地区,充沛的阳光能够产生强劲的热气流,曾经有飞行员在超过1万米高空看到过黑白秃鹫的踪迹。这个高度足够够得着巡航中的客机,但这需要有完美的飞行条件才能达到,而绑着一个披萨飞行可不满足这个条件。

所以鸟可能可以抓着一个披萨飞行,但它没法带着披萨飞到飞机的巡航高度,而且别忘了你还必须解决另一个问题:速度。

先不管鸟类能不能飞到客机的巡航高度,光是飞机的巡航速度就没有一种鸟类赶得上。即使客机上的某个人在飞行途中成功打开了紧急出口的舱门,他也要想办法把披萨从鸟身上取下并拿回机舱。

如果装披萨的盒子倾斜地太厉害的话,披萨上的芝士就会全部流到一边去。不同的披萨有不同的临界角度,而且很大程度上还取决于披萨的温度,不过我们这里假设临界角度是45度。于是这相当于披萨可以承受最大1g的水平加速度[9]。要想以这个速度加速到客机的巡航速度500英里/时,我们需要超过1英里的加速距离。换言之,我们需要在飞机尾部拖一根1英里长的回收装置来接收披萨。

(滚出我的飞机!弄一个披萨再回来!)

但等等,刚刚的计算基于的是横向加速度,而披萨像人一样更适合于承受竖向加速度(即面部朝向的方向)。如果在交接过程中披萨能够旋转的话,它所能承受的加速度会变得更大,这样我们的回收装置就能缩小一些。

那么披萨能够承受多大的竖向加速度而不至于被压扁成一张大饼呢?我也不知道,因为我找不到相关的数据。如果有人有意愿用离心机甩披萨的话,尽管去吧,别忘了拍照片!

总的来说,如果你在飞机上又急着想吃披萨的话,或许你该等到飞机降落后再叫一个披萨外卖。而且如果你想的话,可以让店里派一只鸟给你送来。

(惊爆:得知白头鹰会把披萨卷起来吃掉后,美国政府撤回了一切与白头鹰的谈判努力)

不过当你打开盒子发现披萨少了几片的时候,请不要一脸懵逼……

注释

[1] 引用:我刚才还真点了一个披萨来验证。通常来说写这种文章的时候我会避免真枪实弹地去干,不过如果能够借机吃上好几个披萨的话,我不介意破一次例。

[2] 像海鸥或者信天翁这样又长又扁的翅膀在气动效率上很占优势,不过坏处是扇动翅膀比较费力,因而这些鸟就很难迅速加速。比如说信天翁在飞起来之前需要挺长的一段“跑道”来助跑。

[3] 这里有栖息在夏威夷的一些信天翁雏鸟的实时视频。

[4] 这里没有算上加州秃鹫,因为它们不太会大力扇动翅膀,因而也就无法提升重物。除此而外,全世界一共就只有几百只加州秃鹫——20世纪90年代早期才22只——所以一旦你拿了其中几只去送披萨外卖的话,一定会有人注意到的。

[5] 这里有一只在美国国家植物园筑巢的白头鹰的实时视频。

[6] 这里是亚利桑那州一只游隼巢穴的实时视频。

[7] 热气流是温暖的柱状上升气流,滑翔机飞行员和《动物变形人》(Animorphs)系列丛书的粉丝们一定不会对它陌生。

[8]

[…]

React Router 使用教程

真正学会 React 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你会发现,它不是一个库,甚至也不是一个框架,而是一个庞大的体系。想要发挥它的威力,整个技术栈都要配合它改造。你要学习一整套解决方案,从后端到前端,都是全新的做法。

举例来说,React 不使用 HTML,而使用 JSX 。它打算抛弃 DOM,要求开发者不要使用任何 DOM 方法。它甚至还抛弃了 SQL ,自己发明了一套查询语言 GraphQL 。当然,这些你都可以不用,React 照样运行,但是就发挥不出它的最大威力。

这样说吧,你只要用了 React,就会发现合理的选择就是,采用它的整个技术栈。

本文介绍 React 体系的一个重要部分:路由库React-Router。它是官方维护的,事实上也是唯一可选的路由库。它通过管理 URL,实现组件的切换和状态的变化,开发复杂的应用几乎肯定会用到。

本文针对初学者,尽量写得简洁易懂。预备知识是 React 的基本用法,可以参考我写的《React 入门实例教程》。

另外,我没有准备示例库,因为官方的示例库非常棒,由浅入深,分成14步,每一步都有详细的代码解释。我强烈建议你先跟着做一遍,然后再看下面的API讲解。

一、基本用法

React Router 安装命令如下。

$ npm install -S react-router

使用时,路由器Router就是React的一个组件。

import { Router } from ‘react-router’; render(<Router/>, document.getElementById(‘app’));

Router组件本身只是一个容器,真正的路由要通过Route组件定义。

import { Router, Route, hashHistory […]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