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娇客(银行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zz

发信人: newjoker (醜醜汼), 信区: Joke标 题: 牛娇客(银行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zz发信站: 水木社区 (Wed Jan 27 21:15:24 2016), 站内

1.银行工作人员打电话给我,问我有没有长期投资理财的打算,接着又向我介绍了一款理财产品。我:“不必了,我已经在进行长期投资了。” 工作人员:“那请问您投资在那一方面呢?” 我:“我在地下埋了两只碗。”

2.据说非独生家庭的关系大多是这样的:姐+妹=姐是带头白娘子,妹是剥蒜小青;姐+弟=姐是电是光是唯一神话,弟是安静美男默默数零花;哥+妹=哥是御前带刀侍卫,妹是说一不二女帝;姐+弟+小弟=姐是圣母玛利亚;哥+妹+小妹=哥是农奴壮劳力;姐+弟+小妹=弟存在感负数;哥+妹+小弟=兄弟争风吃醋;哥+弟=俩二逼。独生:朕就是这片天!

3.朋友圈整个模糊图片,还要红包,这回老师高兴了,发张图片,告诉同学们:来来来这是期末重点。。。

3.花钱看你长啥样,这很正常,动物园还得买门票呢。

3.不得不说,付费看照片的功能还是蛮人性化的,希望未来盆友圈的照片都默认设置成发红包才能看,毕竟很多人的照片,给我钱我也不想看。当然,如果再有个逆向功能,发几毛钱就可以让某人的自拍自动马赛克,那就更棒了。

3.索罗斯:我要做空搞死你! A股:是么? 索罗斯:我马上过来搞死你! A股:不可能! 索罗斯:没有我搞不死的股市! A股大笑三声,拔出杀猪刀朝胸口自捅三刀,满地鲜血躺在地上。 A股:你来呀,我已经死了,哈哈哈,不是你搞死的,你输了! 索罗斯:妈的,你够狠!

3.说实话,我老妈也让人很困惑,记得小时候我妈跟我说隔夜水不能喝,我问她早上六点烧的水下午三点能喝么?我妈说能。我又问她晚上九点烧的水早上六点能喝么?我妈说不能。我说同样烧好九个小时的水,同样储存环境,甚至晚上更低温利于保存,为啥后者不能喝?我妈没说什么,然后把我打了一顿。一边打一边夸我善于思考,打我纯粹是因为心情不好~

3.男人搞不定女人,女人同样也难以理解男人。重庆的张小姐,就因为男友沉迷网游通宵打副本忘记约会,结果一气之下登陆男朋友的账号,怒删里面全部装备…..于是男生果断提出分手。

3.跟老婆吵架急了,甩了她一巴掌,被岳父知道了,把我单独叫去谈话:一个男人,打自己老婆算什么能耐?有能耐去打我老婆试试。。。

好学的机器系列 今天,我们掌握了围棋技艺

围棋起源于三千多年前的中国,孔子曾在著述中表示“围棋的美学魅力使其成为真正的中国学者必备的“四艺之一”。目前,全球共有四千万人在玩围棋。玩围棋的步法主要依靠直觉与构想,因为它精致而又有极高的智力要求,几个世纪以来一直在启发人类的想像力。今天, 我们很高兴的宣布,我们构建的Alpha Go系统通过机器学习掌握了这门古老的技艺。 尽管有着极简的游戏规则,但实际上围棋却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游戏。计算起来,围棋共有1,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种可能的走法——这个数字大于宇宙中原子的数量,比国际象棋还多一个10的100 次方。

出于这种复杂性,计算机很难掌握围棋技艺,也使围棋在人工智能研究者眼中成为吸引力巨大的挑战——这些研究者利用游戏作为试验场,开发巧妙而灵活的算法法,帮助计算机使用类似于人类大脑的思维方式解决问题。1952年计算机掌握了第一款游戏——井字棋;接下来是1994年的西洋跳棋;1997年,“深蓝”赢得了国际象棋比赛。人工智能并不局限于桌面游戏:2011年,IBM的Watson 在智力游戏Jeopardy中勇夺第一,2014年,我们设计的算法通过原始像素输入就学会了数十种雅达利(Atari)游戏。

但是截止目前,围棋仍然是横亘在人工智能研究者面前的难题:计算机的围棋水平只能达到业余选手的程度。

传统的人工智能方法是将所有可能的走法构建成一棵搜索树 ,但这种方法对围棋并不适用。所以在征服围棋的过程中,我们决定另辟蹊径。我们构建了AlphaGo的系统,将高级搜索树与深度神经网络结合在一起。这些神经网络通过12个处理层传递对棋盘的描述,这些处理层包含数百万个类似于神经的连接点。其中一个神经网络“策略网络”(policy network)选择下一步走法,另一个神经网络“价值网络”(value network)预测比赛胜利者。

我们如何做到这一切?

我们用人类围棋高手的三千万步围棋走法训练神经网络,直至神经网络预测人类走法的准确率达到57%。不过我们的目标是击败最优秀的人类棋手,而不止是模仿他们。为了做到这一点,AlphaGo学习自行研究新战略,在它的神经网络之间运行了数千局围棋,利用反复试验调整连接点,这个流程也称为巩固学习(reinforcement learning)。当然,这些都需要大量计算能力,因此我们广泛使用Google云平台,完成了大量研究工作。

完成训练后,我们要对AlphaGo进行测试。首先,我们在AlphaGo和其他顶级计算机围棋程序之间举行了比赛,结果AlphaGo在全部500场比赛中只输了一场。下一步就是邀请欧洲围棋三料冠军Fan Hui来到我们的伦敦办公室参加挑战赛,樊麾是一位优秀专业棋手,自12岁起就全身心投入于围棋事业。在去年十月的闭门比赛中,AlphaGo取得了5:0的胜利,这也是计算机程序首次击败专业围棋选手。

接下来要做什么?

三月,AlphaGo将面临终极挑战:在首尔与传奇棋手李世石展开一场五局鏖战,李世石是过去十年来的世界顶级围棋选手。

我们非常高兴能够征服围棋,克服了人工智能历史上最困难的挑战之一。不过对于我们来说,这项成就最重要的意义在于,AlphaGo不仅是遵循人工规则的“专家”系统,它还通过通用“机器学习”自行掌握如何赢得围棋比赛的规则。游戏是迅速而高效地开发及测试人工智能算法的完美平台,不过最终,我们要运用这些技术解决现实社会的重要问题。我们所采用的方法具有通用性,因此我们希望有一天这些方法也能用来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最严峻、最紧迫的问题——从气候建模到复杂的灾难分析,期待着继续运用这些技术解决更多问题!

争议很大的IGN满分解谜类独立游戏: The Witness(见证者)

《The Witness(见证者)》是一款在北京时间2016年1月27日凌晨2点发布的解密类独立游戏, 开发商目前已经发行了PS4和PC版, 不出意外还会发行iOS版本. 其制作人Jonathan Blow是著名独立游戏《时空幻境(Braid)》的制作者. 日前, 顶级游戏媒体IGN给出了10分的满分评价.

IGN评价

《The Witness》有一种力量,它能够拉动人们花费超过40个小时来玩通第一遍,而且甚至到现在,它都在召唤我回去面对那些我留下的未解之谜。在大多数情况下,它的主题将游戏编制得非常美妙,比如华丽的世界和各种各样的谜题。不过就算有一点不尽人意的地方,但瑕不掩瑜,《The Witness》所带来的解谜以及解锁最深层奥秘的快乐时刻是丝毫不会受到影响的。

评分 10分: 杰作

注: 翻译转自TGBUS.

其实看到这里你就可以准备掏出钱包了, 我没打算说太多的.

虽然不少玩家对于IGN的评分持怀疑态度, 但从经验上看, IGN的评分还是有很大的参考价值的.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上一款IGN满分游戏应该是同样在本月进行评测的《Undertale(传说之下)》,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连续对两款独立游戏评出10分的满分评价, 对于不少玩家而言或许确实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吧, 毕竟IGN过去很少给游戏打满分. 国内玩家对这款游戏也褒贬不一, 分歧很大.

先不谈《The Witness》的游戏内容, 说几句有关Undertale的. 去年《Undertale》刚出的时候国内我没见到几个人在玩, 也就在知乎见到过一些讨论, 当时还有个3DM的汉化请愿帖, 被无视了很长时间. 之后, 《Undertale》在Steam上拿到了千人级别的99%好评率, 很多国人依然不以为然, 认识不到游戏本身的独特性, 直到IGN给出了满分评价, 3DM等汉化兼盗版游戏论坛才开始着手汉化这款游戏, 汉化完之后还被玩家喷游戏画面. 看到此情此景, 我只能说国内有很大一部分玩家对于游戏的理解正处于并将长期处于初级阶段, 所以现在国内玩家对于《The Witness》的一些评测和舆论, 也难以作为参考来信服, 毕竟游戏发售到现在还没到制作人承诺的游戏通关时间(相反的是, 专业媒体的评测人会提前获得游戏, 在这个时间点媒体评测比民间评测要有价值得多). 虽然我不得不承认《The Witness》从游戏开场就有着很浓的Cult气息, 这的确会让一部分玩家难以接受, […]

科学松鼠会带你上MOOC(1):提升你的逻辑思维能力!

本文作者:MOOC 学院

“科学松鼠会带你上MOOC”,是由科学松鼠会联手MOOC学院推出的系列课单,第一期首推五门训练思维能力的好课程,带你学习系统、全面的逻辑学理论知识,提高运用模型思维帮助思考的能力,了解如何规避非理性思考,做出更好的决策。

目前课单至少要推出五期,假如你每期都选择了一门课,并坚持下来,甚至拿到学业证书,会有什么结果?极为可能出现的情况是,因为高强度的学习,你所获得的知识将满溢出头脑,那时不再需要有人逼你,你一定会想写点什么,嗯,到时会有一期征文比赛等着你。

别以为你会那么容易坚持下来,不信你可以试试看最简单的第一步:选出下面课单的一门课,下定决心开始学习,然后提交一篇学习笔记发在MOOC学院。

数据显示,大多数将课程标记为“关注”的人,根本连这一篇笔记都不会提交,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放弃……

1、再思考:如何推理与举证

课程页面:http://mooc.guokr.com/course/468/Think-Again–How-to-Reason-and-Argue/

Think Again:How To Reason And Argue

杜克大学,Coursera

果壳评分:9.3分

社交媒体中有很多垃圾信息和不实新闻,要识破这些谎言,逻辑思维能力非常重要。这门课程由杜克大学大名鼎鼎、诙谐幽默的“老顽童”教授 Walter 带来。你将会学到如何理解并评断他人的论据,以及如何基于感兴趣的话题构造自己的论据。学完这门课程,没准在大学辩论社还能露几手呢!

MOOC学院用户@winter_鼠包点评:

课程难度不大,涉及概率、文氏图等一些数学上的东西,还是很基础的。不过还有很多以前没接触过的概念,比如第一单元讲什么是论证,如何分析论证,还有第四单元关于谬误的各种分类定义。总的来说,知识量还是很大的,而且这些都能运用到生活中,帮助你发现一些可能轻易逃脱的问题/假象/谬误,帮助你完善生活,更加严谨。虽然课程内容略显枯燥,但是特别善于搞怪的Walter经常能用出人意料的表演和自黑(还有Walter和Ram的互黑)来活跃气氛。Ram教授则显得更冷一些。最后的great shave是在美妙。最好一句话总结,好课,认真学能学到很多学术又实用的东西。

2、逻辑学导论

课程页面:http://mooc.guokr.com/course/359/Introduction-to-Logic/

Introduction To Logic

斯坦福大学,Coursera

果壳评分:8.9分

逻辑学是人类历史中最古老的学问之一,它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亚里士多德的时代。在今天,逻辑学相关研究也相当活跃。这门来自斯坦福大学的《逻辑学导论》是对逻辑学的一个基本的介绍,它演示了如何采用合逻辑的句式组织信息,如何使用这些信息进行系统地推理以得到所有合逻辑的结论。它还研究逻辑学方法及其在数学、科学、工程、商业、法律等领域的应用。

MOOC学院用户@Flyeek 点评:

逻辑入门很赞的一个课程,内容覆盖比较全面,重点突出,很好。quiz非常好,还是具有不小挑战性的。数据分析和挖掘中,用到了不少逻辑方面的知识,算是一门理论型课程,对训练思维应该有帮助!

3、模型思维

课程页面:http://mooc.guokr.com/course/82/Model-Thinking/

Model Thinking

密歇根大学,Coursera

果壳评分:8.9分

我们生活在一个繁杂的世界里,当我们看到政治冲突、市场崩盘和不断更迭的社会趋势时,该如何去理解呢?答案是——运用模型。证据表明,具备模型思维的人要优于没有模型思维的人,而运用大量模型进行思考的人要优于只运用一种模型思考的人。模型有助于我们更好地组织信息,提高准确预测的能力。来自密歇根大学的《模型思维》将介绍一系列模型,成为你学习社会科学课程的基础,对你的生活也会有帮助。

MOOC学院用户@帆0 点评:

总体不错。每课介绍一个模型,和生活中的现象结合起来,很有趣。老师语速稍快,讲课不错。有些章节涉及到数学(统计),但是不难。数学渣渣表示也能理。作业及考试都是选择填空题,没有peer assessment。只要能跟下来,拿到证书是不难的。

4、日常思考的科学

课程页面:http://mooc.guokr.com/course/969/The-Science-of-Everyday-Thinking/

The Science of Everyday Thinking

[…]

来,用利用业余时间拯救世界吧

本文作者:庄

去年秋天我和几个朋友在美东地区短暂旅行,期间受一个网友召唤,冲到了麻省理工Media Lab去参观。虽说对于理工科出身的人来说,诸如MIT这种胜地早就通过因特网做过仔细勘探,也对他们在做的很多东西了然于心——比如摆在大楼大厅里、精致程度达到手工级别的一组3D打印玻璃花瓶,在网页上早就看了十遍八遍——但真正出现在眼前时,仍要小小震撼一下,觉得这是我成年以后为数不多的五体投地时刻。记得逛到了三楼(如果没记错的话)时,突然间眼前出现了一排好似黑武士一般的人形模型。确切来说也不像黑武士,因为既没有面具也没有披风,唯一让我想起这个说法的原因是“他们”都用黑色材料做成,而最最奇怪的是“他们”的腿,有点像蹼,并不是完整的脚型。盯了3秒钟之后,我脱口而出:休•赫尔!

不等“导游”开口介绍,我已经兴致勃勃地给同行者介绍起了休•赫尔(Hugh Herr)是何方神圣。当时,《利用业余时间拯救世界》交付译稿已有一阵子,休正是这本书其中写到的一位神奇科学家,此人原是个天才攀岩者,奈何在一次暴风雪中因冻伤失去双腿,康复之后只能靠义肢行走。一般来说,遇上这种事情,倒霉的当事人最好的选择大概也就是努力上电视赚点出场费之类了,但休选择了一条不可思议的路——去做了科学家。在MIT,他纠集了一群人,做出了迄今无人能够超越的增强材料,并在此基础上设计出世界上顶级的替代脚腿。当我问我们的志愿“导游”——一位清华大学的青年男博士:“你在系里见过他吗?”他十分肯定地说:“见过,赫尔经常穿着长裤,健步如飞,没有人能看得出那是义肢,而且因为义肢比人的身体轻,所以他在攀岩上的成绩远胜一般人。”

【休和他那不可思议的义肢】

当然,那天Media Lab大楼里的震撼绝不止这一个:此处,机器人实验室装修得像个外星人呆的地方;橱窗里摆着据说是未来乐器的奇怪造型,你根本想不出乐手怎么拿来演奏;博士“导游”自己做的东西是个表情识别系统,当我们七个人鱼贯而入时,大屏幕上立刻出现了五张笑脸和两张哭脸;最有意思的是,他们系主任每个月都要开例会讲话,但真身从来不出现,直接用全息影像给全系师生训话。

只有了解了这样一些人的存在,你才会真正体会到Smart is sexy是什么意思,体会到一天到晚活在生活大爆炸里是多么爽。但说实话,要了解这些人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面对Geek科学家们的脑洞与妙想,大多数人都必须经过某种“翻译”,才会恍然大悟他们到底说了些啥,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加斯•桑顿姆(Garth Sundem)可以说是一位精于此道的“翻译家”,他通过自己孜孜不倦的采访和录音整理,把Geek们的话翻译成了人话。此人在美国也算得一位畅销作家,著有《极客思维》、《极客统治世界手册》和《大脑糖》等,在Wired 杂志开有两周一期的专栏“GeekDad”,你还可以在TED-Ed 看到他的课程“如何用数学打败一条龙”。在序言“生活是团好乱麻”里面,这位采访了130多位科学家(当然采访归采访,内容并未全部收入)的作者写道:和大家通常所认为的那些在象牙塔里孜孜不倦(就像他们一丝不苟的论文所显示的那样)的脑力劳动者形象不同的是,科学家们热情澎湃并且容易激动,他们对自己专业的爱慕堪比女学生们对贾斯汀•比伯的迷恋。通过这番话我们大致可以理解为,桑顿姆老兄就像狗仔队要努力去发现明星又搬了一座豪宅或新找了个恋人那样,把科学家当作了挖掘对象,所不同的是,当科学家们发现他是多么称职的一位狗仔时,不会像明星一般暴怒,反而会拍拍他的肩膀称赞道:干得好!

 

【加斯•桑顿姆】

这本书的标题“利用业余时间拯救世界”来自于其中一篇对卡耐基-梅隆大学的计算机专家路易斯•冯•安的采访,其实关于冯•安的研究,此前我曾经在一个电视纪录片中看到过,这位仁兄是一位具有共产经济先驱气质的研究者,早在好几年前,他就开始琢磨互联网上这些刷屏打游戏的大量人力能拿来做点什么正经事的重大问题,而他也的确找到了解决之道,此人和曼纽尔•博鲁一起发展了一套文本框验证码系统,这东西我们并不陌生,每次在注册新网站或者在论坛发表言论时就会看到的那种,一般来说,它们的出现是为了验证你是人还是机器人,然而冯•安他们换了个思路,把来自一些图书馆的古老文献上扫描下来的图像置入,让你来辨认它们到底是些什么字母——通过这样,可以拯救一大批的濒危文本,要知道,一个识字的你比最好用的光学识别系统软件(OCR)还要好用上很多,更何况你在和世界上成千上万“蒙在鼓里”的人一同迎战。“我们每天会干掉7千万个单词,一年就是几百万本书,大概有7亿5千万个人至少数字化过一个单词。”

是不是很有趣?

而书中真正烧脑的是几个对于数学家的采访,比如《再也不怕耸人听闻的统计学了》一文中,斯坦福大学的基思·德夫林(Keith Devlin)绝对能够用“我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是星期二出生的男孩子。你认为我有两个儿子的可能性有多大吗?”这种问题及其升级版把你搞晕菜;印第安纳大学布鲁明顿分校的韦恩·温斯顿(Wayne Winston)支招的《怎样赌球?》让我这种从来没有买过足彩的人一口气把欧洲赔率、亚洲赔率和北美赔率研究了个好几天,既兴奋又惶恐,心里也在琢磨着要不要按照里头的窍门去试试运气;同样搞得人心痒不已的还有采访埃默里大学的斯基普·加里波第(Skip Garibaldi)后写成的《赢彩票》……正如作者说过,他迷恋写这本书的感觉,而我,不折不扣也迷恋译这本书的感觉,每翻译完一篇就会觉得,呃,自己好像又比昨天聪明了一点,正在穿越生物、物理、机械、经济……各个学科的奇妙长廊,领略它们那只可意会的美,它让我一次次回到去MIT的那个下午,很久之后仍将如此。

下面这篇文章就是《再也不怕耸人听闻的统计学了》,警告:一段很长(且非常酷)的涉及统计学分析的文字在前方等待,希望大家阅读愉快并领会到作者的精神。

编辑的话:能把一篇质量不错的书评,毫不吝惜的放在“正文”前做导语的,大概算是小庄的一个特点,小庄,要保持哦!

——————-以下才是正题分割线——————-

再也不怕耸人听闻的统计学了

节选自《利用业余时间拯救世界》

作者:加斯•桑顿姆

翻译:小庄

作为美国国家公共电台的“数学段子手”、世界经济论坛的成员以及斯坦福大学的数学教授,基思·德夫林思考事物的方式会和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不一样。举例来说,在他的每月专栏“德夫林的天使”中,他引述了接下来的这个问题,最早是由谜题大师加里·弗许(Gary Foshee)提出的 :我有两个孩子,其中一个是星期二出生的男孩子。你认为我有两个儿子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个问题听起来是不是就像在用一堆无关干扰来模糊明显的事实 :由于他另一个孩子是儿子的概率一定是 1/2,所以如果其中一个已确定为儿子,那两个都是儿子的概率不也是 1/2 吗?是啊,就是这样啊。

事实可不是这么回事。

先说没有“星期二”的版本,这个著名问题最初是由极富才华的数学家、难题专家马丁·加德纳(Martin Gardner)在《科学美国人》上提出的。想象一下按照这两个孩子的性别和出生前后顺序做的组合 :儿子—儿子、儿子—女儿、女儿—儿子、女儿—女儿。现在,在加德纳的问题中,你知道至少一个孩子是儿子,所以可以剔除了女儿—女儿组合,只剩下另外三种可能组合 :儿子—儿子,儿子—女儿,女儿—儿子。而这其中两个都是儿子的概率只有 1/3,所以答案不是大家都能脱口而出的 1/2,像是德夫林这样的数学家就会回答 1/3。

呀!原来如此!

不过“星期二”的部分不会有啥影响,对吗?

“这取决于你问的是一位数学家还是一位统计学家。”德夫林说道。

数学家只会简单地推导出原始问题中的那个可能性,而把其他该排查的都去除。如果你不知道其中一个孩子的生日是星期二,那么你可以想到的生日性别组合是儿子—星期一、儿子—星期二、儿子—星期三、儿子—星期四、儿子—星期五、儿子—星期六、儿子—星期日、以及女儿—星期一、女儿—星期二、女儿—星期三、女儿—星期四、女儿—星期五、女儿—星期六、女儿—星期日。

现在看起来有点酷了吧?

因为第一个或者第二个孩子是星期二出生的男孩,所以德夫林给出的修订组合是:

第一个孩子是儿子—星期二、那么第二个孩子可能是 :儿子—星期一、儿子—星期二、儿子—星期三、儿子—星期四、儿子—星期五、儿子—星期六、儿子—星期日,以及女儿—星期一、女儿—星期二、女儿—星期三、女儿—星期四、女儿—星期五、女儿—星期六、女儿—星期日。 […]

[xkcd]第1545期:弱点和强项

本文作者:xkcd

(你是想让我在白板上实现快速排序算法呢,还是生下一个孩子呢?这可能要花一点时间,但是我能做到。)

译注(参考了这里)

第三帧漫画里牵涉到了两个概念,一个是最近共同祖先(Most Recent Common Ancestor,MRCA),指的是任意一个生物群体时间距离最近的一个共同的祖先,学界一般认为现在人类的最近共同祖先出现在2000年到4000年前。另一个概念是同一祖先点(Identical Ancestors Point, IAP),指的是某个生物群体的历史中的最后一个时间点,这个时间点以后的所有该种生物要么全都是存在于这个时间点的该种生物的后代,要么全部不是。学界一般认为对于人类而言,这个时间点在5000到15000年以前左右。而男主的愿望隐含了一个前提,那就是5年后整个人类都灭绝了,包括他自己,所以他的这个想法的动机十分让人无法理解。他或许是认为面试官考察的是某个人在基因层面上对于某份工作的匹配程度,而不是某个人的能力与工作的匹配程度,而前者最大的限制在于寿命和死亡率。他的这种想法在注释中也得到了体现,因为他把在面试期间生下一个孩子的能力和实现快速排序算法的能力等价了起来。

关于

原作:http://xkcd.com/1545/

编译:猪的米

xkcd及衍生系列What if系列:http://songshuhui.net/archives/author/xkcd

在漫画原作上以鼠标悬停在图片上之后,会显示一段隐藏的文字。不想让大家错过这么独特的彩蛋,我们将文字放在了漫画下方,这样处理确实不那么酷……

关于翻译,无论是xkcd主站漫画还是衍生系列What if,译者常常要面临“这个梗讲的到底是什么?”、“这个梗怎么用汉语讲才传神”甚至是“这到底是不是一个梗”的挑战。如果你发现这里发布的编译作品有错误,亦或是你有更好的翻译版本,非常欢迎留言告知,或投递至邮箱:contact@songshuhui.net

牛娇客(电脑好像出了问题)zz

发信人: newjoker (醜醜汼), 信区: Joke标 题: 牛娇客(电脑好像出了问题)zz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Jan 26 20:22:58 2016), 站内

1.电脑好像出了问题,每次和网友聊天一发我照片就显示对方不在线或者无法收到消息之类的。哪位盆友帮我判断一下,是什么故障?

2.结婚在一起三年了,每次睡觉都是搂着她睡,以为这是个幸福的故事,现在,我得了肩周炎,她得了颈椎病。

3.一条新闻说:郭敬明录节目愤然离场,同场周杰伦尴尬无语。网友神回复:就是你气走人家的!见面就是‘矮哟~’

3.小时候没喝过可乐,有一次,老爸在外面带了瓶回来说是饮料,觉得饮料还有黑色的,甚是好奇,迫不及待倒了杯准备喝,手一抖不小心倒到了地上,我惊恐看着地上冒着白泡的饮料,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爸!我做错了什么?我还小啊。

3.前两天同事看到我床上铺着凉席,“睡觉不会冷吗?”“冷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睡觉都冻得要死。”

3.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整天好吃好喝伺候着我的那群脂肪细胞,当我在寒风中冻成狗子的时候它们一个个就装作不懂的样子丝毫不愿燃烧自己给我取暖。心好凉,养了一群白眼狼。

3.小燕子千里迢迢来到南方,结果整个鸟都懵逼了:我特么的飞反了。。。

3.知道为什么我们南方孩子没北方孩子高吗?这大冷天睡觉从来没伸直过腿。。。

3.广州终于飘了几片雪!在街上看到惊人的一幕,一个人惊讶的说:“啊,这个是雪吗?”“是,我问了外地人,是雪!”

3.作为一个常年见雪花的北方人,我不得不站出来替大家科普一下雪花的有关常识——  雪花,分为纯生和勇闯天涯两个系列。雪花啤酒,泡沫洁白如雪,口味持久溢香似花,酒液淡黄,明亮有光;注入杯内,因二氧化碳气足,洁白如雪花的泡沫立即浮起。可持久而不散。

3.一个月前广东:这么热你告诉我现在是冬天??第N次入冬失败!冬天在哪里啊冬天在哪里~ 秋裤系咩啊?我唔鸡耶~ 热死啦~现在广东:大哥,我跟你闹着玩呢!咋急眼了呢还!

3.单位里一个男同事一直在教导一个女同事说,男人通常会把私房钱藏在哪啊,回家表现出什么样的状态可能外面有问题啊,怎么让男人主动洗碗啊等等等等,后来他们俩结婚了。

3.钱放在我老婆那里还是不错的,比ATM机好,每次问老婆要钱都给十块二十的,ATM机就取不出来零钱。

3.当今社会的基本矛盾,是官员落后的找借口水平和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智商之间的矛盾。

Babel 入门教程

(说明:本文选自我的新书《ES6 标准入门(第二版)》的第一章《ECMAScript 6简介》)

Babel是一个广泛使用的转码器,可以将ES6代码转为ES5代码,从而在现有环境执行。

这意味着,你可以现在就用ES6编写程序,而不用担心现有环境是否支持。下面是一个例子。

// 转码前 input.map(item => item + 1); // 转码后 input.map(function (item) { return item + 1; });

上面的原始代码用了箭头函数,这个特性还没有得到广泛支持,Babel将其转为普通函数,就能在现有的JavaScript环境执行了。

一、配置文件.babelrc

Babel的配置文件是.babelrc,存放在项目的根目录下。使用Babel的第一步,就是配置这个文件。

该文件用来设置转码规则和插件,基本格式如下。

{ “presets”: [], “plugins”: [] }

presets字段设定转码规则,官方提供以下的规则集,你可以根据需要安装。

# ES2015转码规则 $ npm install –save-dev babel-preset-es2015 # react转码规则 $ npm install –save-dev babel-preset-react # ES7不同阶段语法提案的转码规则(共有4个阶段),选装一个 $ npm install –save-dev babel-preset-stage-0 […]

言传而身教,求知并实践

在我第一份实习工作里,我跟着老板学习并进入了软件开发行业;从我第一份全职工作那,我看到了工程师的不同职业路。在现在的公司里,我也获得了很多身边同事们的指导和帮助,看到了更多在行业和领域中的佼佼者。学习他们写的代码,观察他们设计的架构,与他们交流,甚至只是看着他们工作,都让我发现新的领域,加深流程理解,提速知识学习。他们让我了解到了工程师在不同阶段所作出的贡献大不相同。更可贵的是他们总是愿意抽出他们宝贵的时间给我指导,帮助我变成像他们那样杰出的工程师。

现在的公司员工数比以往的公司要多几十几百倍,所以很难像以前那样找到几个经典人物来表述,也因为公司庞大所以有着更明确的职称(Title),所以此篇文章里我将对“位”分别描述,回顾并感谢每位同事带给我的提携和指导。

(文章比较长,主要讲述在我身边工作的Senior Engineer,Manager和Staff Engineer让我感受到的执行力(Executive)、领导力(Leadership)、主动性(Initiative)这些能力特性,也让朝着他们的方向不断的去学习获取这些能力。)

Senior Engineer – Executive Engineer Manager – Leadership Staff Engineer – Initiative Title ≠ Ability – Study Senior Engineer – Executive

以前我知道工程师会有分级,但一直不确定怎样才能算是Senior Engineer:工作很长时间?会很多种开发语言?做过很多产品?这些似乎都是评价的标准,但似乎又不足够。直到接触了组里这些真正Senior的工程师们,我才有了直观的体会。

当刚我加入Android Platform组时,我算是组里唯一的Junior工程师,Z被分配做我的入职导师,当我有任何关于公司代码的问题,都可以从他那里得到相关的解答,在最初的几个月里也由他发布工作给我,但都是些简单的修复任务。在老板眼里Z就是“Monster”,因为什么任务交给Z都能很好的完成,老板也不需要对任务做太多的解释,因为Z自己可以找出需求和难点并一一攻克。也因此老板最放心把难搞的任务交给Z。在Z的护佑下,我的工作也能变得很顺利,因为有时候我还在思考怎么解决任务的时候,他已经把代码写好提交上去了。

大概三个月后,我们组加入了另一位新同事V。他是以Senior加入的,所以我还是最低级,不过在Android方面的知识V却还是新手。虽然他也是刚加入公司,但很明显的在很短的时间里V就可以自己去找任务并从头到尾的完成下去。V对我最大的启发就是当他在工作中遇到问题时,总会到交流群或者通过邮件向整个Android组的人提出他的问题,所以就会更容易找到知道相关内容的人给出答案,有时候还能获得更多的惊喜和故事。在我遇到问题时往往偏向埋头在网上寻找答案或者自己去分析和理解,缺少交流。由于加入时间相近年龄相仿的原因,我跟V有很多话题可以交流,也经常一起打炉石,他也教我怎么制作Latte Art。

Senior Engineer的人数在公司里相对于其它级别是最多,所以这个级别的工程师的能力幅度也是最大。所以就有了像Z这样已然接近下一个级别的非常强的工程师,也有V那样刚刚升到Senior的新人。但无论是Z还是V,他们让我看到都是他们的执行力(Executive),可以将交代的任务独立完成,并在遇到阻碍时通过交流来寻求到帮助。虽然Junior的工程师也可以完成分配的任务,但是往往需要被告知更多的任务细节,在遇到困难时也需要更多的技术指导和支持,所以执行时可能会由于时间、能力、知识面的限制而打了折扣。

Engineer Manager – Leadership

在公司里当达到了Senior Engineer的时候就可以考虑转型到Engineer Manager的方向,之后的职业道路就完全不一样了。Engineer还是专注于技术和开发方面,Manager则注重在管理和组织上。

招我进组的Manager是J,后来因为组的扩张,我们分出小组得到了另外一个Manager K,后来K转回去做Engineer,我们从外部招了新的Manager M。这三个Manager在管理上给我不同的感触,但都对我的成长和规划提供了极大的帮助。

J在行业里的时间也很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她还有软件工程管理方面的学位,她手下的也多是工作经验丰富的Senior/Staff Engineers。她带队的方式像是开放式的散养,因为她可以很信任地把任务目标告诉我们,让我们自己去达成,不会强迫进度只让大家每周汇报一下,不会追问细节留给我们最大的自由发挥,不会担心质量因为大家的工作都很高效。因为组员太多,所以她只能每两周跟每个人进行一次1:1的会议,但即使这样也足以让我感觉到被重视。因为在这样的聊天里,J会告诉我们她对我们的期望,我们也可以向她询问组和公司的计划方向,不会变得盲目不知方向;她也会关心我们对任务的看法和意见并作出更好的决策。而我以前的公司就缺少这样的单独交流,有也是在我即将离职的时候而那时的关心和改变已经太晚了。

作为Engineer Manager,J让我看到她的工作不仅是分配任务让组员去完成公司的目标,更是要让组里人互相了解变得团结,并在愉快的气氛中工作。所以即使公司里提供午餐,我们还是会时而不时的到外边餐馆吃饭坐在一起畅谈。当然即使平时,组里也会坐在一起吃饭,聊些生活讲讲娱乐新闻。J也会在饭桌上跟我分享与工作无关的事情,比如她的小孩又做得什么滑稽的事情,最近再看那部电视剧,那本书值得阅读等等。

很多琐碎的事情J都需要去处理并能让大家都满意,我常想这要是让我去做我肯定会觉得好烦还不如让我专心敲代码。除了工作和休闲,J还要帮助组里的人规划职业,当然每个人的路怎么走是要自己决定,她更多的是指出不足和缺陷,然后用她的经验和资源帮助我们弥补。比如组里有Senior想争取Staff,她就会专门找机会留给他们一些富有挑战性和影响力的大项目;有些人需要培养带队能力,就为他们找实习生让他们去指导,或者分出一个小组给他们去带领。J对我也有期许希望我达到Senior,她对我的代码能力没有疑虑也会放心把任务交给我。但J也中肯地告诉我说我需要提高交流向更多的人展现我的工作和能力;要成为某个项目模块的拥有者(owner),当出现问题时需要解决时就要找我;要影响和帮助更多不同的工作组;也要多参加技术讨论向其他Senior的组员提出自己的意见和方案。她不能先把我推到Senior的位置然后等我弥补不足,只有等我已经是Senior时才能升我到那个位置。

K加入公司时是Senior Engineer,做了两年开始往Manager方向转型,所以在他的管理下,我获得了更多在技术上的帮助。与K的1:1是每周一次,因此有更多机会反馈在项目上的进度已经遇到的困难。而且K不仅跟我们一样做Android的客户端,也参与过服务器方面的维护,所以从前往后都有非常全面的了解,因此我也从他那里对公司的整个系统结构有了大致的了解,而不像以前那样局限在Android的客户端应用程序上。

面对J,我总会保持着一定的畏惧感,一来她的职位比较高,二来是看她特别的忙怕打扰到她。而对K就显得更近一些,会向他提出一些请求甚至拒绝某些任务,当然都是在合情合理的范围。而且他在公司里大部分时间都是从事技术方面,所以向他寻求更多技术上的帮助,或者通过他找到其他能够给予解答的人。

另外K在任务管理上也非常的细致,会把每项任务都分门别类,再依据类别排列有限度,然后指定一个人去完成特定的类别的任务。这样当任务被创建时就不会找不到责任人。对于很多已经完成的任务,我们很多时候也没有做后序跟进,也有很多任务因为不太明确或者时间久远而被放任不管。K都会将他们一一选出来,该关闭的关闭,能解决的解决,要放弃的放弃。让每人在一定时间里的任务尽量不超过一定数量,这样就可以专心完成那些事情。所以查看他创建的任务版,即使不是我们组的人也能一目了然我们在做什么。虽然说管理和分类这些任务需要花一些额外的时间,但是这大大提高的完成任务的目的性和效率。

后来K去了另一个组做了那边的技术领队(Tech Lead),我和其他人又回到了J的手下。但不久我们从公司外部招来了M做我们的Manager,虽然M可能不像J和K那样了解公司的产品和技术,但是她也在行业里工作了很长的时间,给管理注入新鲜的理念。

[…]

白领的消亡

(说明:本文原载2016年第三期《财新周刊》)

新年伊始,咨询公司埃森哲(Accenture)公布了一项调查。

他们找到17个行业的1700个白领人士,问了同样的一个问题。

“你觉得计算机对你构成威胁吗?”

结果令人震惊。35%的人回答Yes。他们觉得在未来,机器可以自动完成他们现在的工作,因此职位可能保不住。最焦虑的就是科技行业的白领,回答Yes的人高达50%,其次是银行业,比例是49%。

一位评论家一针见血地指出,技术革命进入新阶段。以前,消失的是依靠体力的职位,现在就连一部分依靠智力的职位也在消失。

“以前,技术革命只是对蓝领工人不利,贸易全球化和自动化技术使得低技能工人,失去工作或者一直拿着低工资。而现在,技术革命开始威胁那些有技能的人了,人工智能、大数据、办公自动化正在快速地消灭办公室职位。”

白领,一般是指那些有技能的人士,比如管理人员、财务人员、金融业者、律师等等,劳动主要以智力投入为主。通常需要坐在办公室里,衣着整洁,穿白衬衫,所以叫做白领。

以前,白领是令人羡慕的工作,家长期待自己的孩子成为白领。可是,信息技术高速发展,机器的判断能力和处理能力,使得很多办公室职位变得不必要了。

美国曾经有一种工作,叫做”税务顾问”(tax consultant)。因为税法非常复杂,普通人根本搞不清楚,所以你会请他帮你报税。这样就不用自己填写复杂的表格,而且他还会告诉你各种节税诀窍。可是,现在有报税网站和软件,你只要在电脑前回答几个问题,电脑就会告诉你应该如何报税,简单、快速又便宜。那些税务顾问发现,自己没法与软件竞争,只能纷纷转业。这个职业在美国已经开始消失了。

我再举一个更常见的例子。银行职员(比如柜台操作员)以前是一份可靠的工作,有稳定的薪水可以养家。现在不是了。如今,你去银行存款或者取款,会找柜台人员吗?不会,大多数时候你直接去ATM机。24小时服务的ATM,正在取代一天工作8小时的柜台人员。

如果你说,柜台操作员不算严格意义的白领,那么信贷员算不算?银行都有一个信贷部门,这是银行利润的关键来源。信贷员负责寻找贷款对象和审核贷款,业绩往往与贷款挂钩,如果做得好,收入非常可观。

可是,现在有了”自动贷款”,比如淘宝的”花呗”业务,它会根据消费者的购买历史、信用记录和支付能力,自动计算出每个人不一样的贷款额度。你只要点一下同意按钮,贷款一秒钟就到帐。整个过程完全自动化,根本不需要信贷员参与。将来每个人、每家企业的数据都储存在数据库里,计算机自动评估能不能向你贷款、可以贷多少,那么谁还需要信贷员?

如果仔细考察,你会发现很多银行职位都有消失的危险,比如风险控制、信用记录、外汇交易等等,软件都可以完成。对于现在这些职位上的白领人员来说,这是非常可怕的压力。

未来什么工作才能算白领?说实话,没有人知道。因为很难估计技术会发展到什么地步。厉以宁教授最近说,将来没有白领和蓝领之分。

“以后很多工作会由机器人去做,所以蓝领和白领的界限将来会逐步消失。当人们都在计算机边上的时候,你能说谁是白领、谁是蓝领吗?说不出来的,这个界限在逐渐消失,可能十年、二十年以后就没有了。大家都在运用计算机操纵机器人。”

如果你的职位有可能被计算机取代,一个现实的问题是,你该怎么办?跟机器竞争是不可能的,你没它可靠,没它耐劳,没它便宜。

许多人说,可以接受培训,学习新的技能,实现人生转型。这实际上很难做到。比如,现在很热门的一种职位,叫做”数据科学家”或者”数据工程师”。但是,一个装配线工人,不太可能经过几个月的培训,就转变为一个数据工程师。让我这么说吧,不仅他不太可能,你也不太可能。任何没有专业基础的人转变为数据从业人员的机会,就是四个字:”微乎其微”。

技术革命对人类社会的形态,已经产生了深刻的改变。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低技能劳动者的报酬一直无法提高。现在,轮到白领阶层了。他们已经或者即将发现,自己处于挣扎之中,没有职业前景,工作报酬同蓝领工人一样陷入泥潭,无法提高。对于整个社会来说,技术造成的贫富差距将日益严重。这种趋势已经在世界许多国家出现,政府完全束手无策。

那么,有没有计算机不能取代的工作,所需要的技能是计算机无法学会的?答案是有的。吴晓波把难以被机器替代的能力,称为”柔软的能力”。他总结出四种。

(1)个性化服务能力。软件都是统一的算法,个性化服务很难做到。

(2)人格魅力的能力。机器提供的服务,不会有人格魅力,也不会感动人心。

(3)创意的能力。计算机最难以与人类竞争的,就是创造力。

(4)决策领导的能力(即企业家的能力)。机器没有办法团结领导一群人,齐心协力完成一个使命。

作为个人来说,人生规划的时候,应该尽量发展这些能力,才能避免与机器”抢工作”。

(完)

文档信息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创意共享3.0许可证) 发表日期: 2016年1月22日 更多内容: 档案 » 观点与感想 购买文集: 《如何变得有思想》 社交媒体: twitter, weibo Feed订阅: […]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