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 Tutorial: Getting Started with XML

By Tim Buchalka for Udemy

Check out some of Tim’s other courses on Java, Android development, and Python.  Tim also operates the Learn Programming Academy website.

What is XML? Presenting XML

Transforming/Styling XML XSLT Processing

Parsing XML

SAX and DOM Parsers

Parsing XML in Java

Parsing in Java using DOM Parsing in Java using SAX

Parsing XML […]

牛娇客(3.11)zz

发信人: newjoker (醜醜汼), 信区: Joke标 题: 牛娇客(3.11)zz发信站: 水木社区 (Sun Nov 29 19:48:31 2015), 站内

1.年纪轻轻一定不要碰这些: 1.毒品 2.游戏显卡 3.hifi耳机 4.单反相机 5.机械键盘 6.动漫手办 7.卡巴基佬 8.图吧图钉 9.二手矿卡 10.硬改cpu 11.bjdsd娃 12.lo裙

2.某天上班无聊,一女同事边看笑话边讲给我们听。她看了一段比较长的,就说了句:“这个比较长,我就不念了,笑给你们听吧?”然后我们一群人看她一个人在那傻笑。

3.家有三岁小萝莉,平时关系和我比和她老妈铁,上午老婆又在训我,估计她实在看不下去了,就偷偷和我说“老爸,你不用顺着她,我也看不惯她,我觉得你和我们音乐老师挺配的,改天我介绍你们俩认识。”

a.成都一枪匪被擒4人开车扮警察救同伙,群众识破原因竟然是:“主要是到得太快了,110没这么快!”

b.刚入伍的时候指导员都问我们是不是自愿来当兵的,纷纷都说自愿的,一爽快哥们说:“我妈强迫的!”指导员问他怎么不反抗,他说:“我妈说这里很少见到女人,吃饭睡觉都是和男人在一起,我立马答应了!”后来指导员经常单独找他做思想工作。

c.公司面试招聘会,我是面试官。进来一个文绉绉,书生气十足的男生。我问:“目前为止,什么人对你的影响最大?”他直接上来一句:“网民,他们彻底改变了我的三观。”

d.一个同事特别爱看热闹,一天骑摩托车带着老婆出门,看到一骑电动车的情侣摔跤了,立马停下车老婆也不管就去看热闹,当他和那群人看的高兴,后面传来“轰隆”一声,原来同事老婆在那无聊,把油门把手拧了一下,于是连车带人都撞旁边树上了,于是看热闹的立马又围着这边来了…

e.今天下班的时候,下起了大雨,来到楼下,一群人在等人送雨具来,其中有个美女孤零零地站一旁,我当时就没犹豫把伞塞给她,准备冒雨回去。 她:哎,你的伞。我:是你的伞。然后我跑进雨中,留给她一个背影,当时感觉自己真帅。跑了一段回头看时,她上了一辆宝马,把伞扔了。

f.今天路上捡了50块钱,那一刻我想到要拾金不昧,于是我毅然绝然的捐给了路边的一位大叔,大叔为表谢意,给了我10支烤串,2瓶啤酒,一盘花生米。看来,好事还得做啊!

身边的字体!聊聊电脑上最熟悉的陌生字体 ARIAL(下)

@justfont :在前面提到了 Arial 是在什么因素下被制作的(why),接下来这次要谈的是它是怎么制作的(how),比较深入到字体设计的话题了。过程非常详细,但有些内容相当技术性,读不下去也可以跳过,字体爱好者就别放过了,绝对涨姿势!

还没看过前篇的人请看前篇:《身边的字体!聊聊电脑上最熟悉的陌生字体 ARIAL(上)》

硬广之字体爱好者该如何进阶学习:《张家佳的字体设计课程》

IBM 在开发早期的商用激光打印机「3800」的后继机种「3800-3」时,决定对于 Typography 加以改善。由于初期机种分辨率只有 144dpi,所以能选的字体也只有等宽字,文字大小也只有三种能选。到了 3800-3 后,分辨率提高到 240dpi,这时内建个高质量的字体,并增加字体大小的选项,就成为新课题了。于是 IBM 委托 Monotype 开发新字体。我不确定最初的需求是怎么提的,最后定案的规格如下所示:

提供 Sonoran Serif、Sans Serif、Display、Petite 四套字体。 Serif 以 Times New Roman 为基础。 Sans 以 Helvetica 为基础,但因为不是 Monotype 的字体,所以提供设计有稍微差异的新字体。 Display 以 Old English 为基础,Petite 是新字体。 Sans 与 Serif 提供 Regular、Italic、Bold、Bold Italic 四种样式,Display 与 Petite 提供一种样式。 字体以点阵形式提供(当年还没有外框字功能)。 字体大小不是自由放大缩小形式,而是为特定尺寸准备专用的点阵资料。 […]

身边的字体!聊聊电脑上最熟悉的陌生字体 Arial(上)

@justfont :这次要介绍的是大家似乎都很熟悉却又很陌生的字体:Arial。就算你对字体丝毫不感兴趣,只要打开过电脑,应该都对它有印象。本文作者为英国字体设计师大曲都市先生,是难得能看到的 Arial 第一手资料,想知道它是如何诞生的,有何价值,这篇就别放过了。

Arial 常常跟 Helvetica 搞混,也常被当作是没有 Helvetica 时的替代字体使用。事实上 Arial 确实就是故意做得跟 Helvetica 很相似,连每个字母的宽度都刻意做得一模一样。在欧美的排版业界中,使用 Arial 的作品意即是「不使用 Helvetica 的作品」,会被认为是设计师对字体的使用没有概念或是太容易妥协,基本上我大致也是同意。

因为 Helvetica 只有 Mac 上才有内建,Windows 用户除非花钱买,不然是没有 Helvetica 能用,所以使用 Arial 的设计师往往被看成是不愿意对 Typography 花钱,专业素养不到家的人。除了在确保网页兼容性等绝对必需的情况外,几乎可以说是不应该使用的字体。

但是,在此之前,我们对 Arial 又有多少认识呢? 甚至你会念这个名称吗? 它是谁、在什么因缘下被设计出来的呢? 为什么直到现在还广泛使用呢? 一经深思才发现,原来我们对它是如此不了解。刚好我现在正好与 Arial 的主任设计师 Robin Nicholas 在同一个部门工作,趁这个机会,我正好来好好调查一下 Arial 的种种谜团。相信可以挖出相当多的数据,若拿来当茶余饭后的话题,一定会吓跑对方!

发音问题

首先要提的是大家最在意的发音问题。 Google 网络的结果,在日本 Arial 最常被念成「are-rile (阿赖喔)」,大约有45%,遥遥领先。很可惜的,这读音百分百是错的。那正确答案是什么呢? 很意外的,其实是「没有定案」! 念成「air-real (A哩喔)、are-real (啊哩喔)」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之所以没有一定的标准答案,原因是在他的拼法上。欧美字体的名称几乎都会申请登记商标,所以通常会选择一般没有在用的字,较能避免日后的麻烦事。与其查遍既有的旧商标,不如直接造新字最方便。所以 […]

带女友去跳舞

发信人: wangsir (joker), 信区: Joke标 题: 带女友去跳舞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Nov 28 19:51:56 2015), 站内

一天带二货女友去跳舞,女友是第一次去不会跳,就坐在边上的椅上嗑瓜子,然后我自己在舞池跳,跳了一会,我看到一个男的走向女友,眼见那位男士优雅的伸出自己的右手,然后女友给了他一把瓜子。—※ 修改:·wangsir 于 Nov 28 20:06:53 2015 修改本文·[FROM: 182.148.35.*]※ 来源:·水木社区 http://www.newsmth.net·[FROM: 182.148.35.*]

单篇笑话

发信人: imw (东窗未白孤灯灭), 信区: Joke标 题: 单篇笑话发信站: 水木社区 (Sat Nov 28 09:09:16 2015), 站内

一个同事抱怨说:“干IT这行太苦了,想换一行怎么办?”另一同事答:“敲一下回车……”

—发自xsmth (iOS版)—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183.49.30.*]

2015 Android Dev Summit Schedule and Videos

Here is the full schedule of Android Dev Summit. If you missed the live stream, you can find the YouTube Play List here. You can find the video link for each session from the title in the following schedule table as well. The table also contains the speakers of each session, and their […]

2015 Android Dev Summit第二天

今天的演讲主要是关于Android开发工具,其中又以Android Studio 2.0作为重点介绍项目。 (上图是唯一一张不是来自会场的照片)

9:00演讲正式开始,基本是昨天开场介绍Android Studio 2.0和新的Emulator的加长版,但同时也对Instant Run的原理做了简单的介绍。不管怎样Android Studio 2.0都是很值得期待的,而且Google已经抛弃Eclipse for Android很久了,所以赶紧转到Android Studio吧。

之后跟昨天一样也是两个演讲同时进行,一个关于新出的Data Binding。我则去了另一个关于User Identity方面,不过这个演讲只是介绍了怎么用Google Service提供的Google Account来作为登录账号。更多的API的介绍和使用还得自行网上搜索。然后听了关于Android Build System的演讲,不过没有什么Demo的过程。

Android Testing的内容倒是很有趣,从Unit Testing讲到UI Testing,再到Performance Testing,涵盖非常全面并有简单代码展示如何写这些Test Case。不过实际情况往往远比这些示例要复杂的多,好在在公司里就一直被强调要写测试,所以对这些都有基本的了解和实践。

中午提供的只有一些Sandwich,但昨天说好了要补发照片,就贴上吧。

下午本来已经困得不行,但上来的关于Android Studio For Experts的演讲却十分吸引人。全场1个半小时都在Demo,先是展示了Android Studio(其实应该算是Intellij)的多种高级使用技巧,然后是debug的技巧。Android Studio对C++更好的支持。还有新的Performance Tool的展示。强烈推荐观看,掌握其中技巧。在最后的提问环节,我也问了好多问题,希望了解更多这方面的知识。

之后的Developing For Android也非常推荐,对于不太懂Android的人可以掌握很多Android开发中各种应当注意的事项,对于已经懂Android的人可以找到更多的依据来向其他人介绍移动开发的难点。而且无论是去面试Android的职位,或者平时讨论Android,这里面提供的内容都是很好的话题。

最后的就是跟昨天一样的的火堆旁听他们讲那开发的故事。(其实就是问答环节)

5:00之后首届Android Dev Summit圆满结束。

个人感觉还是收获满满,当然在这两天得到的只是Android开发知识的引子,回来还得看更多的文档资料来补全这些知识。

[…]

身怀信仰之人将获得赦免:《血源诅咒: 远古猎人(Bloodborne: The Old Hunters)》个人评测

11月24日, 也就是前天, From Software与Sony Computer Entertainment联合开发的PS4独占ARPG《Bloodborne(血源诅咒)》的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资料片《Bloodborne: The Old Hunters(血源诅咒: 远古猎人)》终于在玩家们的热情期盼下发布, 至此, Bloodborne世界的故事也终于告一段落.

博主在昨天下午用一周目的白金存档通关了新的资料片(因为高周目的DLC太他妈难了), 同时顺便达成了DLC新增的全部奖杯.

事实上这篇评测是11月25日晚上开始写的, 一不小心就写到了第二天, 我不得不修改文章中提到的时间.

现在, 仅以此评测, 献给我们无比热爱的Bloodborne, 以及我们”恶意满盈”的鬼才制作人——宫崎英高.

传奇——宫崎英高与他的魂系列游戏

Ahh, you’ve found yourself a hunter…

在当今快餐和反智现象与日俱增的游戏市场里有这样一位游戏制作人: 他反其道而行之, 用令人难以承受的难度, 断片式的叙事手法和极致的立体地图设计成功杀出重围, 俘获了核心玩家们的心, 连索尼电脑娱乐全球工作室(Sony Computer Entertainment Worldwide Studios)的总裁吉田修平也是他游戏的铁杆粉丝, 他就是魂系列游戏的制作人, From Software的现任社长, 宫崎英高.

2004年, 为了参与制作游戏, 宫崎英高从甲骨文软件公司辞职, 当时29岁的他以在甲骨文时期五分之一的薪水加入了From Software这家”前身是做农用软件的名不见经传的游戏开发商”, 以程序员的身份从头开始打拼. 一次机会偶然, 他全权接手了当时公司已经几近失败的游戏项目——《恶魔之魂(Demon’s Souls)》, 并在游戏中融入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从此开始了他的人民教师传奇, […]

像马特·达蒙那样在火星上种土豆?那你就把自己玩死了!

本文作者:顾 有容

注意,本文有轻微剧透。

《火星救援》终于在中国上映了。NASA宇航员马克·沃特尼的大无畏革命英雄主义精神、顽强意志以及(最重要的)逗比属性,被马特·达蒙完美地再现于银幕之上。一部荒野求生题材的影片,当然少不了如何填饱肚子的部分,马克的解决方案是在栖息舱里开辟了126平方米的土豆田。尽管遭遇了一号气闸泄露事件,这些中道崩殂的土豆还是为马克提供了549个火星日里大部分的卡路里。

马克把这一成就归功于他在芝加哥大学学到的植物学知识。对此我是深表怀疑啦。你们知道我老婆@桔子帮小帮主 是在芝大念的博士,还轮转过两个植物学实验室,她跟我说芝大植物系根本不教怎么种土豆。所以马克你到底是在哪儿学的?

为了表现自己在念书的时候就是个学霸,马克跟“系里的一半人”划清了界限,那些“考虑用纯采集的方式养活70亿人,并花了大半时间改良大麻种植的嬉皮士。”作为一个学植物的,我对这句话的前半部分表示抗议,原著作者显然是把植物学工作者和极端环保主义者以及德鲁伊教徒搞混了。对这句话的后半部分,我老婆也表示了质疑。嗯,她这种好学生当然不可能知道那些人把大麻种在哪里。

尽管嘴上说得厉害,真种起土豆来马克还是犯了一些错误——可以理解,学校里没教嘛。这些错误有的无伤大雅,有的却会彻底断送他的求生大计,根本就不用等到一号气闸泄露。火星可没那么容易就让你殖民了,马克。

以下细节请牢记于心,万一你和一袋生土豆一起被丢在火星上,它能救你的命。

你得先浇水!

吐槽之前我先唱个赞歌。《火星救援》发生在极近的未来,(理论上)所有情节都是基于今天的技术水平就能实现的。科幻感不强,但却更加激动人心,因为触手可及。马克的求生故事实际上反映了宇航员生命维持系统的核心思想——循环利用一切可循环的东西。在马克的计算中,他活到救援到来所需的物质是足够的,唯一欠缺的是能量。人毕竟不能靠晒太阳喝西北风活着,而土豆的作用就是把太阳能转化为马克可以利用的化学能,因而成为整个循环系统中最重要的一环。要让这个循环系统运行起来,马克只需要造出600升的水,靠燃烧MAV的火箭燃料就可以。

非常精妙的设计。但是!

最可怕的就是这个但是,影片里马特·呆萌把造水和种土豆的顺序搞反了。他先把火星土运进栖息舱铺平,耕出浅沟(动作非常专业),把肥料和土豆埋进去,然后才开始造水。他就这样把土豆们送上了绝路。

【正在用非常专业的姿势耕出浅沟的马特·达蒙】

农业上有个概念叫萎蔫系数(wilting coefficient),是说植物发生不可逆的永久萎蔫时的土壤含水率。这个值因土壤类型不同而有很大差异,比如说砂土是1.8—4.2%,粘土是17.4—24%。土壤里的水含量比这些值低,植物就会干死。这里说的是液态水,测量方法是105°C烘烤土壤看质量减轻了多少。然而火星表面根本就没有液态水。尽管好奇号发现火星土的水分含量“高达”2%,但这些水是以化学和物理的形式紧密结合在固体物质中,高温加热才能释放出来——作为参考,好奇号使用的热氦气流大约是835°C。

别说土豆的根系无法从火星土里吸收水分了,火星土反而会夺取土豆体内的水分。作为一个压过上万份腊叶标本的前标本馆工作人员,我负责任地告诉你,用来吸干植物的吸水纸可比火星土湿润得多啦!不出一周,马特种下去的土豆就会变得比乐事薯片还干。就算他种完立刻开始造水,也需要大约30个火星日(见原著)才能造够,在这之前土豆早就回天乏术了。

原著小说里土豆的命运也许稍微好一点。马克先用储藏的250升水处理了大约6.25立方米的土壤并种下了土豆,他计算的依据是每立方米土壤需要40升水灌溉。然而这里他搞混了一个概念,这40升水指的是“土壤有效水分”,必须浇在含水量高于萎蔫系数的土里才能被植物利用。对于原本不含液态水的火星土,每立方米40升水也就是大约1.4%的含水量,哪怕是砂质土最低的萎蔫系数也比这个值高。所以马克的土豆还是得干死,只不过过程更长更痛苦而已。

正确的姿势是先用储藏的水让较少的土壤保持足够湿润,种下土豆,然后造水、处理更多的土并扩大种植规模。一开始弄那么大规模有啥用?你总共只有12个土豆而已。

屎里有毒?土里也有毒!

马特·呆萌说这部影片里他最喜欢的台词是“I gotta science the shit out of this planet”,他和翔的搏斗是影片中的一大看点。不过该死的编剧又要背锅了,呆萌哥处理翔的方法也是危机四伏啊。

从栖息舱外捡回大家真空包装冷冻干燥的翔,剪开袋子,吐槽队友贝丝·约翰森的食物结构,加水搅匀,挖出一坨,把土豆块摁在上面,埋起来。看到这里老农民可能已经笑得在地上打滚了。俗话说得好,种地不上粪,等于瞎胡混,可是哪有你这么上粪的?生粪会把庄稼烧死不知道吗?哦马克你是科学家,那换个科学的说法:施用未经充分腐熟的粪肥,其后续发酵过程中产生的热量会对作物生长产生不利影响。那么大坨翔,把土豆直接烧熟了也说不定呢。咱又不是没有微波炉,干嘛用这么重口的烹调方法。

原著小说对翔的处理周到得多。作者提到粪便里的细菌非常重要,它们能把粪便分解成植物能吸收的营养物质。然而之前积存的粪便是真空冷冻过的,细菌都死了,于是马克需要在其中混入自己新鲜出菊的粪便,并把粪便和土混匀堆放一周以上,以达到让细菌繁殖并腐熟粪肥的目的。要我说马克也是赶上了好时候,在阿波罗计划的年代,装翔的袋子里是要加杀菌剂的,不然粪便发酵产生的气体会让袋子炸开——然而杀菌剂也会让后加进去的细菌全部阵亡,谢天谢地现在的太空厕所都是真空冷冻干燥杀菌的了。顺便说,粪便发酵产气的这个步骤是在马克的栖息舱里完成的,那酸爽简直……

要让土豆长好,光有粪便里的细菌还不够。在地球上,植物根际土壤里的微生物构成了一个小小的生态系统,植物依赖这些细菌吸收养分,甚至还能利用它们传递信息。原著里非常贴心地让马克带了一些地球上的土样,而马克正是利用这些土样完成了对火星土的改造,方法如前所述。所以说出远门带上一撮家乡土防治水土不服很有道理啊,尤其是远到另一颗行星上的时候。这个情节在影片里省略了。

马克的整个土壤改良计划都是在做加法,加水加菌加肥料,但他完全忽略了火星土里特有的成分可能坏了大事。火星表面的尘土里含有大量的硫酸盐和氯化物盐,这是液态水曾经存在的证据,但同时也意味着加水后土壤会呈现较强的酸性。总的来说土豆喜欢偏弱酸性的土壤,因此还算是一种蛮有前途的火星作物的候选者。但如果PH值低于4.8,土豆就不能正常生长了,毕竟不是做醋溜土豆丝。

除此之外,凤凰号发现火星土含有千分之几的高氯酸盐,这种强氧化剂对绝大多数地球植物都是有毒性的,你没法直接把土豆种在这样的土壤里。好在这些盐类是溶于水的,也许马克可以先用水把土漂洗一遍,反正水是可以循环的。提取出来的高氯酸盐可以派别的用处,比如说,造点焰火用来庆祝存活一火星年。

火星:Wanna science the shit out of me? 你仲未够班啊桀桀桀!

把灯开亮点儿!冷气也开大点儿!

前面说过,在马克的生命维持系统里,土豆是把太阳能转化为他能利用的化学能的反应器,这个反应就是光合作用。火星上的阳光强度只有地球上的三分之一到一半,能够维持植物生长,但显然无法满足土豆丰产的需求,而且土豆也没法种在室外。所以马克用太阳能电池板先把太阳能转化为电能,再用电灯把电能转化为光能。一来一去之间,能量损耗超过90%,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土豆丰产需要大量的光照,如果光照不足,会导致茎叶徒长、块茎发育不良。那什么程度的光照算不足呢?对,就是影片里呆萌哥那片土豆地里的样子。不过这也无可厚非啦,完全可以解释成他为了拍视频日志而暂时调暗了灯光。对于其他的火星拓荒者来说,还有个需要注意的事情。土豆在发芽和茎叶生长的阶段需要尽可能多的光照,但结薯期则需要比较长的夜间和较大的昼夜温差,这样能促进淀粉积累,让土豆长得更大。

由于马克一直在燃烧联氨造水,栖息舱里的温度超过了30°C,用他的原话说:“这地方现在真成热带雨林了。”但他认为高温是有好处的:“只要把栖息舱里的温度调高到25.5°C,植物就能长得更快。”这可是犯了个大错,土豆喜欢凉爽的环境,温度高于25°C,块茎就停止生长了。于是你们可以想象一下马克欢天喜地地拔起茁壮的植株却发现下面没结土豆时,那种心塞……更加雪上加霜的是,由于火星表面温度很低,栖息舱的设计思路是防止热量流失,所以根本没装能制冷的空调。

所以正确的姿势是,让这些会产热的步骤,比如堆肥啦、造水啦,都在播种之前完成。希望你的干粮能支持那么久。

说到温度,影片里还有个穿帮镜头。在1号气闸爆炸事故之后,所有的土豆和细菌都在火星寒冷的夜晚冻死了。导演还专门给了个冻脆了的土豆植株一触即碎的镜头。然而接下来马克从栖息舱里把土豆的尸体运出去丢弃的时候,我们能看到土豆的茎叶在火星的晨风中微微摇摆,柔嫩多汁的样子。按照火星探路者记录的数据,这一地区白天最高温度是-8°C,低于冰点,还不至于让土豆茎叶解冻。退一步讲,就算是温度够高,解冻后的茎叶也不会恢复原貌,而是烂成一滩泥。

好吧,这证明了这部影片确实是在地球上拍摄的。

植物学家的怨念

马克自己说过,战神三号之所以会带上他这么个植物学家,是为了研究在火星上种植地球植物的可能性。但看看他干的这些事吧:土壤改良、灌溉、施肥、播种、耕作、田间管理、收获、轮作……我敢说农民的全套活计他都干了个遍,除了虫害防治,因为火星上没有害虫让他治。尽管NASA可能不愿意承认,但这一次他们真的选错人了。大多数植物学家是不会干这些活计的,没学过。任务需要的是一名农学家!农学家!农学家!重要的事情说三遍。下回再挑人的时候,千万别去芝大了,去康奈尔吧。

哦对了,还有个事。马克终于和“抛弃”了他的战神三号机组成员取得联络后,驾驶员瑞克·马丁内斯说了这么一句话:“Botany is not […]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