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电商化路径考

在传统媒体转型大潮中,所谓“电商化”是一个很多媒体都很关注和重视的方向。因为从逻辑上而言是成立的:当一篇文章/一张照片在介绍某种好玩有趣的事物时,读者的确有可能会产生这个念头:哪里有卖?如果能够有一个比较好的方式让读者成为购买的消费者,媒体就可以从中获取利润。

国际时尚媒体巨头纷纷涉足这个路径,比如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康泰纳仕集团。它曾经前后做过7次对初创类电商企业的投资,旗下多本时尚刊物都有自己的在线商店,如女性时尚杂志 Glamour运作的 Glamstore 网店,男性杂志 GQ与奢侈品百货 Nordstrom 合作推出的购物网站 NordstromMen.com。

赫斯特出版集团旗下Harper’s Bazaar(它的中文版杂志《时尚芭莎》在我国大大有名)与奢侈品电商 Yoox 合作,共同打造了电商网站 ShopBazaar.com,主要售卖奢侈品百货,也包括一些独立设计师的商品。

在中国,时尚媒体同样有一股电商化的风潮。《时尚芭莎》通过与银泰百货集团的合作,做了一个芭莎风格的网购衣橱。《ELLE 世界时装之苑》的官方网站 ELLESHOP、《瑞丽》杂志旗下的瑞丽女性网以及《mina 米娜》杂志的官方商城久尚网等均是媒体电商化的体现。

除了时尚刊物以外,其它类型的媒体也在试水。比如在雾霾严重的时候,曾有一个都市报媒体人告诉我,他们的报纸有一期整版做了雾霾的文章,底下配了一个卖空气清洁器的广告,仅仅一个晚上,卖家就成交了上千单。空气清洁器价格不菲,总流水相当可观。

小结下来,媒体电商化,是有几种操作手法的。第一个,肯定和阿里巴巴有关。

释放营销潜力

阿里的想法是让媒体作为一个电商行业的营销出口,其实也就是用阿里丰富的商品与媒体的既有流量(无论是传统的发行还是线上的数字端)进行一次合谋。体现这一想法的,就是今年推出的“码上淘”项目。

坦白讲,这个项目阿里是先砸钱进去的:报纸读者只要对报纸上的二维码进行扫的动作,阿里就要支付给媒体,而且阿里还要对读者提供类似集分宝、淘金币这种用于线上折扣的积分型工具。这种先砸钱进去的行为势必使得阿里对合作媒体是有选择的,于是进入到码上淘项目里的媒体并不是太多,到目前为止是50余家。码上淘现下是在测试期,观测报纸上的扫码行为和真正完成消费的转化关系(这里还有不同时段,比如工作日与假日的区别)。预计今年的双十一后,阿里将向报纸提供销售流水的分成。

站在阿里的角度,线上一年50-60亿的阿里妈妈的现金分享告诉它汇聚淘外流量是有效的,它希望把码上淘做成一个媒体版的阿里妈妈(现在先定义为纸上的阿里妈妈)。故而它关心的是媒体如何充分挖掘它流量的营销价值。码上淘项目的核心是二维码,只要一个媒体能够带来消费流量,这个二维码就可以出现在任何一个地方,比如阿里和九个城市的地铁媒体都有着合作意向。

站在媒体的角度,码上淘这种项目使得它几乎可以不用关心电商行业的三大环节(供应链、物流和支付),它要做的事就是如何把二维码传播出去。这种操作手法短期内的确可以见效,尤其是已被列入存量的“报刊发行量”。纸媒专门为码上淘多印数版版面,都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

不过,长期而言,媒体至少还必须关心“商品”——这不是关心供应链,而是要关心什么商品更容易得到用户扫码和下单购买。商品和内容文章之间的匹配关系也要做好。换而言之,这不仅仅是一个广告项目,还是一个运营项目。

但是码上淘项目对媒体电商的支撑只是一部分,因为它最重要的支撑介质纸媒,是谁都知道正在没落的。而新的支撑介质数字媒体,一时里APP、网站都不再是最流行的东西。媒体一定会把目光投放到时下最火爆的社交网络上。而在这个领域,媒体可能的玩法还有其它种。

口袋通平台上的故事

拜阿里巴巴所赐,杭州可以说是中国电商行业的中心。在这个风景秀丽的城市中,诞生了一个名为“口袋通”的创业项目。官方对这个项目的描述是:“口袋通是基于微信微博等社交平台和工具的微电商解决方案服务商”。

这个项目的创业历史其实并不长,满打满算,不到2年,创始人正是前阿里的员工。这个平台上已经汇聚了大量媒体的“微电商”,数目愈5000家,包括:传统纸媒(报纸、杂志、商业DM、广播、电视)、媒体类网站、自媒体等。传媒一脉有,南方报业集团旗下大部分品牌、杭州日报集团、浙江省内大部分电台媒体、央视旗下电商平台、云南湖南等若干卫视,网站媒体比较知名的有雪球(嗯,就是那个炒美股的网站,卖卖周边)、宝宝树、亿邦动力等,自媒体则包括罗辑思维、育儿百科等。

在蜂拥而来的媒体电商中,不乏做得风生水起者。销售额目前排在前三位的是央广购物、湖南卫视《我是大美人》、罗辑思维,日均峰值可以达到几十万流水的规模。

我并没有太大的意愿来讨论口袋通这个服务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微电商解决方案服务商”——它本身不是什么媒体电商——但有趣的地方在于,为什么5000多家媒体会选择这个出身两年都不到的平台来展开它们的电商化之路,其中,还不乏业绩喜人者?更重要的问题是,为什么这5000多家媒体不是直接选择上淘宝开个店,还要跑它那里做个什么“微电商”?

这需要从传播中的“关系”说起。早期媒体主要靠的是订阅(报纸杂志),订阅其实已经代表了一种信任关系。但随着网媒兴起后,大量的人通过互联网上获取媒体的内容输出,这同样能有传播抵达的效果,但恰恰“信任关系”被抽离。网民的阅读大多是随机漫步式的,在网络上经由门户发生的传播,是一种表意性传播(单篇内容的信息抵达),而不是一种目的性传播(媒体作为一个单位的信任获取)。

微博、微信这两微兴起后,给媒体们的“目的性传播”带来了一定的复兴:用户需要通过关注来获取信息,而这种关注和以前的“订阅”所隐含的信任关系一般无二。更进一步的,两微都具有通过社交属性进行链条传播的属性,而这种基于或强或弱的社交属性,都有一定的信任关系。媒体将两微等社交平台作为电商突破口,就成了很自然的事了。

但在两微——尤其是微信公众平台上——开店有很多的技术活,包括商品管理、订单管理、交易系统、会员系统等等程序开发和搭建,口袋通提供的是这种类似“基础建设”的输出,对于媒体来说,属于可合作的对象,而自身要做的则可以更聚焦:经营和用户之间的关系。这个事情对媒体来说,有的属于较为擅长,有的则属于可以学习,因为关系是通过内容来完成的。内容,对媒体一点都不陌生。 […]

创业成功的秘密:读《YC创业营》

格雷厄姆和他的YC创业加速器(Y Combinator)鼎鼎大名。格雷厄姆在把他的创业项目Viaweb以5000万美元卖给了雅虎之七年后,将Viaweb的创业伙伴们重新聚集,打造了YC。从05年到14年,YC一共投资了564家创业公司,这些公司总估值144亿美元,融资20亿美元(其中最成功的是07年8月投资的Dropbox,目前估值接近百亿美元),格雷厄姆已经成了美国互联网世界里的当之无愧的导师型大腕。

很多人把YC看成一个创业孵化器,但格雷厄姆并不认同。本书作者斯特罗斯这样写道:“YC从项目之初就不打算为创业公司提供工作空间,格雷厄姆强烈反对孵化器这个词”——不过,如果仅仅是不提供办公室就不是孵化器,这个理解未免浅薄。最重要的是随后的这句话:“格雷厄姆相信,创业者的独立思维会在由孵化器严密监管下的工作空间中受到严重的束缚,而这种独立思维的能力却正是创业者取得成功所必须的。他在为YC选择创业者时也会将其作为一个衡量指标”。(按照本书的说法,格雷厄姆对加速器也很敏感,他简称YC就是一个种子基金)

的确,这本书与其说是给做早期投资的人看的,不如说是更面向于创业者。它以格雷厄姆的眼光,说出了创业在早期阶段成功的秘密。除了前文所提及的“独立思维能力”以外,格雷厄姆还有这样一些准则:

创业需要一个好的创业环境,所以格雷厄姆反复要求,想要获得YC的投资,就得来硅谷住上三个月。书中提到一个非常有趣的例子,两个牛津的学生在英国创业时,得到了当地媒体的反复报道和吹捧。当这两位自视甚高的创业者来到硅谷之后,发现自己实在是太普通了。一群天才般的但又有偏执性格的人聚集在一起,对自己的创业其实帮助很大。

创业的环境重点在于:创业在这个环境中不是一件稀奇事,反而,如果有一技之长,却不去创业,倒是很奇怪。这里还包括投融资的活跃——不是单单有钱,而是投融资一脉,有大量的有丰富经验的投资客。这本书不仅提到了YC,还提到了类似500 Starups、SV Angel、Techstars这样的加速器(或孵化器或种子基金,随便你叫什么)。有了这样一群人和他们代表的资本,整个创业环境,才算成熟起来。

第三点,格雷厄姆近乎于偏执:必须有两个以上的创始人,必须有黑客(或者说技术高手)。考虑到YC投的都是互联网项目,要一个技术派创始人很重要。而两个以上的创始人,其实说明格雷厄姆是深知人性的。创业的道路并不好走,沮丧其实远远超过亢奋,所体味到的挫折远远大于成就。两个以上的创始人,有助于他们的互相支撑。而大多数人以为的性格互补,其实格雷厄姆并不太关切。

虽然格雷厄姆很喜欢技术出身的创始人,但他并不喜欢宅男,YC希望创始人要么就是在写代码,要么就是在和用户沟通。沟通并不是仅仅为获取用户需求,而且还在培养创业者面临挫折时的坚忍度。网上一句名言:胸怀,是被撑大的,可以作为一个非常棒的注脚。在这本书第101页上的一段话,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请允许我原文照录:

“有些创业者会坐在公寓里看着无人问津的网站流量数据或在APP Store上默默无闻的移动应用的下载数据,但他们却无法切身感受到被拒绝的痛苦。当你就坐在目标用户三米之外,眼睁睁地看着他们面对金钱的刺激都不愿意尝试你的创业项目时(作者注:比如下载应用可获得折扣券之类),这种对拒绝的感受就会更个人化。”

除了对人有这么上述四点要求以外,格雷厄姆和他的YC似乎完全不在意创业者改变他们的创业项目。这倒是有点投资界“投的是人”的意思,在YC创业营里,创业者改变自己想法的,比比皆是。有的是发现市场不对,有的是发现创业营里有比自己更强的人在操盘这个项目,还有的则是团队成员发生了变化。事实上,及时刹车自己的项目,丝毫不用觉得可耻。我倒是以为,美国比中国更强的一个地方在于:他们更懂得容忍失败。失败这件事,和面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书中还以章节的方式列出了很多创业者应该知道的法则,不过我在本文中还是愿意再提一条:快速发布——第一版产品应该让你感到羞愧。拜“极致”理念所赐,很多中国的创业者都有一种“完美”的期待,好像不拿出一个完美的产品,就羞于见人,或者,更实际一点考虑:动用的人脉关系帮自己推广是不是效用不能起到最大?

“快速发布就是制作出有需求的产品的不二法门”——如何理解这句奇奇怪怪的话,请翻阅此书。

欢迎扫码,向我捐助十块钱。

  

—— 腾讯科技 供稿 ——

说明:1、本博客文字,除特别注明外,均为本人原创,可以自由转载,谢绝长微博形式转载;2、转载时请注明本人大名,魏武挥,不是魏武辉,不要搞错。3、转载时请保留此段:本文由扯氮集博主魏武挥原创撰写,欢迎于钛媒体/微信/ZAKER/网易/腾讯新闻客户端中搜索ItTalks以订阅公众账号,或于搜狐新闻客户端科技频道订阅“魏武挥”4、本人不接受商业文章(俗称软文)撰写的合作,不要再询问我如何合作法。

Copyleft © 2013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关注我的微博

欢迎 订阅我的微信公众账号:ittalks

欢迎 于搜狐新闻客户端中订阅“魏武挥”

[…]

Node.js 打造实时多人游戏框架

在 Node.js 如火如荼发展的今天,我们已经可以用它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前段时间UP主参加了极客松活动,在这次活动中我们意在做出一款让“低头族”能够更多交流的游戏,核心功能便是 Lan Party 概念的实时多人互动。极客松比赛只有短得可怜的36个小时,要求一切都敏捷迅速。在这样的前提下初期的准备显得有些“水到渠成”。跨平台应用的 solution 我们选择了 node-webkit,它足够简单且符合我们的要求。

按照需求,我们的开发可以按照模块分开进行。本文具体讲述了开发 Spaceroom(我们的实时多人游戏框架)的过程,包括一系列的探索与尝试,以及对 Node.js、WebKit 平台本身的一些限制的解决,和解决方案的提出。

Getting started Spaceroom 一瞥

在最开始,Spaceroom 的设计肯定是需求驱动的。我们希望这个框架可以提供以下的基础功能:

能够以 房间(或者说频道) 为单位,区分一组用户 能够接收收集组内用户发来的指令 在各个客户端之间对时,能够按照规定的 interval 精确广播游戏数据 能够尽量消除由网络延迟带来的影响

当然,在 coding 的后期,我们为 Spaceroom 提供了更多的功能,包括暂停游戏、在各个客户端之间生成一致的随机数等(当然根据需求这些都可以在游戏逻辑框架里自己实现,并非一定需要用到 Spaceroom 这个更多在通信层面上工作的框架)。

APIs

Spaceroom 分为前后端两个部分。服务器端所需要做的工作包括维护房间列表,提供创建房间、加入房间的功能。我们的客户端 APIs 看起来像这样:

spaceroom.connect(address, callback) – 连接服务器 spaceroom.createRoom(callback) – 创建一个房间 spaceroom.joinRoom(roomId) – 加入一个房间 spaceroom.on(event, callback) – 监听事件 ……

 

[…]

请不要用验证码玩弄用户

我过去读过小虾的类似文章,很有意思,《无聊入门一下传说中的验证码识别技术》《浅谈某些网页验证码以及绕过验证》。谁想到今天遇到了更搞笑的:某网站光明正大地使用随机生成的文本。

我们来看看这是个什么网站。

一开始是有人来问怎么识别验证码的,但是,随手一看就能发现猫腻……

然后再看看代码:

嗯……这边没有检查。那是不是连带验证码也发送了呢?

……等等!!为什么只是在本地 validate 一下啊?!(其实还有 validate 和 createCheck 的源码,太懒就不发了)

(再吐槽一句,check code 是什么玩意儿?validation code 很不服气啊!)

也就是说,这个验证码只是在前端生成+验证的,つまり,也就只能糊弄一下用户!

验证码一开始是用来限制机器人的,用以辨别用户是不是人,随着 OCR 技术的不断精进,验证码也愈发复杂,今天见了这个验证码,倒是有点返璞归真的感觉……个屁,只能给用户造成麻烦,却不能阻挡机器人,要你何用?

当然,凡事我们要辩证地看,绞尽脑汁后我们也能找出那么一两点好处的(转自小虾文章):

加这个验证码是让查的人不那么急,流量不那么拥挤 加这个验证码的目的可能是让用户有机会停下来确认输入的数据是否正确

(但是,人都输入验证码了,谁还会去回头检查输入的数据?)

这篇文章权且一乐,大家轻松一下就行了。当然,也别去深究那是什么网页了……

[…]

swap函数陷进

使用c语言写一个函数实现两个数交换,很简单写下以下代码:

void swap(int *a, int *b) { *a ^= *b; *b ^= *a; *a ^= *b; }

只有三行代码,且没有引入中间变量,使用位运算,效率高!

但首先必须保证a, b 不是空指针,否则就会出现段错误。

于是代码进一步改成:

void swap(int *a, int *b) { if (a == NULL || b == NULL) return; *a ^= *b; *b ^= *a; *a ^= *b; }

似乎这样就完美了?

咋一看,真没有什么问题了,不信你可以测试,无论正数,负数,还是0,基本都不会出错了。。

[…]

论逗逼的自我修养之又一次失败的出题——DZY loves math VIII

似乎我出题被暴力艹是传统?DZY loves game暴力比标程快了十倍(所以我懒得改BZ上面的数据了),这道题也被非标算艹过去了..不过其实两个的运算次数的差距本来也就差了几千万次…唉自己弱出出来傻逼题也没办法..

言归正传,我把这道题放到BZ上的原因不是因为这道题有多难或者有多新。也和很多人吐槽的那样这道题的题面只不过是硬套上去的罢了,一点美感都没有。的确如此囧..但是在解这道题的时候我尝试了一种以前做这类题不同的思路——从优化常数入手把运算次数减少至最少,虽然复杂度我没有办法分析出来,但是至少在这个数据范围内取得了比传统的[tex]n\text{log}n[/tex]更优的效果。所以我放出这道和大家分享。最开始是想把[tex]n\text{log}n[/tex]算法卡掉的..但是作为从来不在意常数的人来说这有点不现实(最后果然是被艹了)

接下来是我的题解(懒得在is-programmer上重新写一遍了,我就直接贴图了。不要在意这些期望得分什么的..本来是一场逗逼比赛的D2T1,然后我弃坑了

好吃你就多吃点!30个超有食欲的美食网站设计

编者按:满足吃货的设计灵感!今天的网站,好吃也好看,还是设计师们学习的好地方呦,美食展示和产品设计一样,如何一瞬间抓住用户的眼是关键,今天的美食网站,有几个特别出彩的,分分钟勾起吃货们的胃口,在深秋稍凉的季节里,看到这么一组网站很暖心呢。

美食网站关键再关键,给美食拍照!分享专业摄影师的技巧:《吃货设计师必备!那些给美食拍照的技巧》

The Square

Gustave Cafe

Blue Bottle Coffee

Martin Auer

Natrel

Kok Au Vin

NEA Politan

Gloria’s

Chef-s

Rosa

Sonny’s BBQ

Soyuz Coffee

Level Foods

Black House

Gilgul

Ryvita

Pastini

Minon

Santa Barbara

[…]

[what if]第114期:反物质来袭

本文作者:一起剥坚果

提问:

如果除了地球以外所有的物质都变成了反物质会发生什么?

—— Sean Gallagher

回答:

这次的结局并不怎么好。但与往常与“反物质”有关的绝大多数情形不同,这次结局来的十分缓慢,慢得让人窒息。

据人类目前已知的信息来看,整个宇宙都是由物质组成的。没有人能够确切地知道为什么物质比反物质多,由于物理规律具有高度对称性,因而没有理由去指望其中一种物质会比另一种多。[1]

由反物质组成的星系是可能存在的,我们从没看到过它只是因为我们从来没去接触它。这个理念很不错,但如果有一个区域全是物质,而另一个区域全是反物质,那么在两个区域的边界我们应该会看到伽马射线的影子。但到目前为止,我们都没有观测到任何这种类型的伽马射线,或许再发射一台太空望远镜可能有所帮助。

(我们正在提交一份申请书,希望能够得到资金用来搜寻可以关闭宇宙的开关,然后再建造一个巨大的用无线电控制的手去把这个开关按下去)

如果整个宇宙除了地球所有的物质都被替换成反物质,那我们就有大麻烦了。外太空并不“空”[2];其实太空中充满了稀薄的气体。[3][4][5][6]

地球的地磁场保护我们不受太阳风的伤害,也能保护我们不受反物质太阳风的伤害。太阳抛射出来的物质中有极小一部分会抵达地球,在穿过地磁场的过程中会产生极光。如果是反物质的话,极光会变得亮许多,但绝大多数时候都不会引发什么不好的后果。

流星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

地球的大气层无时不刻不在“清理”途径其运行轨道的星际尘埃。[7]每天进入地球大气层的细小尘埃约有100吨,绝大部分尘埃质量在0.01微克上下;除此而外每天还有总重量相近的大块头闯进大气层。

涌入的反物质尘埃会与大气层顶部发生碰撞,进而发生湮灭。物质原子核和反物质原子核、物质质子和反物质质子之间的相互作用十分复杂,[8]但最终都会产生大量伽马射线,进而产生大量热量。这股持续不断的物质(如果你的房子正好朝向地球运行的方向,在黎明时情况是最糟的)

反物质带来的热量和辐射极有可能把地球带入一个被称为“失控温室效应”的后果,这种情况下地球环境将会和金星非常相似。

但我们最该担心的其实是大块头的小行星。即使是像车里亚宾斯克陨石那样相对来说体型较小的小行星冲进大气层所产生的能量也会和当年灭绝恐龙的那颗陨石所产生的能量相当。[9]体型相对较大的小行星平均每隔几个月就会闯入地球大气层——不过大多数情况下都没有人注意到。如果它们都由反物质组成,那么每一颗小行星都将在空中引发巨大的能量冲击波,并在各地造成大火。[10]

至今为止,宇宙中是否有相当一部分的东西由反物质构成这个问题仍然没有确切的回答。答案很有可能是否定的,但我们需要再修建一个太空伽马射线望远镜才能给出一个确定的答案。

但是用一架望远镜能轻松排除其中一种可能性:即天空中所有东西都是反物质。

(你拿了经费里的200万美元干什么去了?)

如果你有一架望远镜,也许你可以把这个发现发表出来。

注1:但既然事实如此,我们也别再乱猜了。 注2:确实已经很“外面”了,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注3:严格上说是等离子体。 注4:严格上说还有数量可观的固体尘埃。 注5:听着,许多小尘埃肉眼是看不到的,明白? 注6:好吧,有时也是看得到的。 注7:对我们来说不幸的是反物质极有可能会被物质产生的引力所吸引。 注8:大部分能量由中微子携带。 注9:不过好在车里雅宾斯克陨石产生的巨大能量局限于大气层顶端,因而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大危害。 注10:如果反物质陨石足够大,撞上一大片云产生的能量会将它反弹回太空,而不会将其彻底摧毁。不过在现实情况下很难能够看到这种场景,除非这颗反物质陨石足够大,但同时它也会把地球给炸毁了。

[…]

肿瘤分期是咋回事?

本文作者:riset

时下的中国,每六秒就有一人被确诊为肿瘤。这其中既有处于疾病早期的幸运儿,也有病情严重的晚期患者。那么对于肿瘤而言,分期到底意味着什么,有什么作用,又是怎么确定的呢?

分期是什么

在可用的分期系统诞生之前,医生们往往用轻微、严重、致命等主观色彩较浓的字眼来描述肿瘤的进展。很显然,这种方式既难以满足临床上有效性的需求,也不具备可靠性和实用性。

有鉴于此,上世纪中叶,研究者逐步开始建立描述恶性肿瘤病程进展的基准,中文译之为“分期”。通俗讲,肿瘤的分期是为了表示疾病的严重程度。在临床上,肿瘤的严重程度只有得到客观的评价和判断,医生才能合理制定方案,及时评价治疗并准确估计预后。而基于客观指标确立的肿瘤分期能够帮助医生对肿瘤的进展进行标准化的分类。可以说,准确的分期是选择治疗方法和判断预后最重要的影响因素,堪称肿瘤治疗的中心环节。

1943年,法国人Pierre Denoix首次提出了TNM分期,之后国际抗癌联盟逐步开始建立国际性的TNM分期标准,并于1968年正式出版了第一版《恶性肿瘤TNM分类法》手册。如今,TNM分期已作为国际标准被世界各国的医疗系统广泛接受,第七版手册也于2007年问世。

顾名思义,TNM分期是由T、N和M三个元素构成。它们分别是指原发肿瘤的大小(primiary Tumor)、淋巴结转移情况(regional lymph Node)以及有无远处转移(distant Metastasis)。根据病情的具体状况,这三个元素还可以具体细分。以T为例,Tx表明原发肿瘤无法评估,T0意为无原发肿瘤的证据,Tis说明是原位癌。T1,T2,T3和T4表示原发肿瘤逐级增大。N与M也可以进行类似的分级,用以标注淋巴结及远处的转移情况。最终,根据T/N/M的情况可以综合判断出患者的分期(即第1期至第4期)状况。比如,一位乳腺癌患者的检查结果为TlN0M0,这就表示乳腺原发病灶最大直径小于2厘米,腋窝无淋巴结扪及,亦无远处转移的迹象。综合这些指标,医生可以判断出患者的分期为1期乳腺癌。

经过实践检验,这三个元素基于客观的测量指标,几乎适用于全身各个部位的肿瘤,符合各种类型、各个层面的医疗环境的需要,而且在定义期别时需要开展的诊断项目易于施行,因而TNM分期成为世界范围内使用最广泛的分期系统。

当然,考虑肿瘤的特殊性,TNM分期并非放诸四海而皆准。临床上对部分肿瘤采取了一些特殊的分期方法。比如大肠癌的Dukes分期以及妇科肿瘤的FIGO分期至今仍为国际所公认。此外,Ann Arbor分期和Clark分期在临床上也有较广泛的应用。

分期如何确定

准确的分期对于医生准确地了解病情,并作出正确的医疗决策至关重要。不过,考虑到肿瘤的复杂性,确定分期并非一蹴而就的工作。相反,医生需要利用体检、影像学、内窥镜检查、活检、手术探查及其他相关检查的资料方能进行综合判断。

身体检查:医生可通过望、闻、问、查等手段来发现并评估异常征象。借助特定的仪器,还可初步确定肿瘤的部位、大小以及是否已转移至淋巴结或身体其他组织和器官处。

影像学检查:这种检查是确定分期的重要手段。通过X射线、CT扫描、磁共振成像(MRI)以及正电子发射计算机断层扫描(PET)可以提供肿瘤部位、大小及是否转移等信息。

实验室检查:这是指对患者的血样、尿样及其他体液和组织样本所进行的检查。比如通过对肝脏功能及肿瘤标志物的检查可以提供与疾病相关的重要信息。

病理学报告:报告会提供肿瘤大小、生长情况及细胞学类型等信息。这些信息可经由组织活检及细胞学检查等手段来提供。

手术探查:探查报告涵盖的主要内容是在手术过程中的发现。主要包括肿瘤的大小及外观,是否侵犯到淋巴结及周边组织等信息。

在冰河上用餐,快闪餐厅 RAW:almond 明年一月亮相

在加拿大温尼伯市冰冻的红河河面上,英国建筑团队 OS31 最近准备建造一座快闪餐厅 RAW:almond。他们选用质轻灵活的金属脚手架作为餐厅的主要框架,再搭建白色幕墙,建筑师形容它为“漂浮在河面上的雪雕”。RAW:almond 内部为封闭结构,只有一个出入口,以保证用餐环境的温暖舒适。

▲从图纸上可以看出餐厅的大致结构,能容纳的座位数量并不多。

RAW:almond 餐厅号称是“第一间冰河上的户外餐厅”,它将于明年 1 月 22 日开放,届时在加拿大的同学们可以留意。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