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评]地球是吃货的菜市场

本文作者:田不野

【《时蔬小话》,作者:阿蒙】

地球陆地面积约四分之一覆盖着植物。天然可食的植物品种并不多,要不纤维太硬,口感不佳,会导致消化不良;要不含有刺激性成分,吃下去会有中毒风险。绝大多数的你现在愉快吞下的植物,都经历了成百上千年与土壤和人类胃口的磨合,才能从野外走入城市的菜市场,然后呈上餐桌。

菜市场甚至可以成为每一次旅行的主题,还有什么地方比菜市场更能体现一个城市的生活特色?在云南的菜市场,你能看到各种你不认识的植物的嫩芽,在浙江,你能看到各种你不认识的海鲜。要说一个地区的生物多样性,菜市场绝对是个好样本。

比如去厦门,除了文艺小清新的咖啡馆,你得去趟八市。八市是第八菜市场的简称,以琳琅满目的各色海鲜和地方小吃而闻名。八市是我唯一在厦门逛了两遍的地方。榴莲、菠萝蜜、芒果、芭乐、释迦、莲雾、百香果……水果们多且有趣,好奇之余,也很遗憾,并不清楚它们的来历。长相神奇的释迦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为什么南方的芒果可以这么润滑香甜?菜市场实为植物学实习的好地方,可惜并没有人给讲解一二,只饱了口福。

现在还真看到一本书《时蔬小话》,说的是日常生活里的这些蔬菜水果。一落到分类学和培育史上,任何一种蔬菜都有庞大的家族故事和跌宕的探险传奇。

最普通不过的,大部分绿油油的叶菜,比如大白菜、小油菜、芥菜、卷心菜等,都来自十字花科。它们被载入历史,是在三千年前的《诗经》。大白菜的老祖宗叫“葑”,《谷风》中记载:“采葑采菲,无以下体”,说的就是先人们采摘大白菜的故事。不过,那个时候的野菜和我们现在野地里发现的野菜,差不了多少,不仅产量很低,味道也不是很好。如今一棵最便宜味道最普通的大白菜,如果“穿越”到古代,说不定会被当成西王母菜园子里出来的神品。

而葫芦科蔬菜的特点则是圆润硕大。葫芦科的果实名字里大多有个“瓜”字,南瓜、冬瓜、丝瓜、甜瓜、菜瓜,甚至长得坑坑洼洼的苦瓜,也是葫芦科的品种。

茄科蔬菜是形状、颜色、滋味和可食部分最丰富的。这种随处可见的丰富,得益于一些先驱者从世界各地采集并传播了种子。荷兰人从地球的另一边南美,把土豆带到了中国;佛教徒和土耳其人把茄子从印度带来中国,辣椒就不用说了,也是万里之外漂泊而来。你进入一个小馆子,点一盘平淡无奇的地三鲜,那也是几百年来,无数车马、人力、农田共同培育出来的。

曾经听到一个故事,说在非洲的菜市场上看到很多蔬菜,品种类似国内,但是大小风味均不同,以为是当地特色;后来才知道都是中国援助的农业品种,只是在非洲气候和当地农民的调教下,发展出了新的花样。故事不知真假,但颇有橘生淮北为枳的感觉。在蔬菜的培育史上,类似的故事并不少见。芸薹是各种白菜的祖先,其驯化中心位于江浙一带。先是发展出来没有苦味的菘菜,菘菜又发育出紫菜薹。说起来有趣,芜菁是产自北方的蔬菜油料两用作物,南方引种之后,被本地同宗的菘菜所杂交。杂交品种虽然失去了高油的品质,但是歪打正着让大白菜进入了我们的菜市场。

便捷的交通和温室大棚让统一采购的超市在全国范围内变成趋同而无味,但是中小城市的菜市场大多还保持就近进货的习惯。每一座城市,每一个乡村,在不同的时空背景下,不仅仅形成了独特的地域文化,也同时不可避免地形成了独特的时蔬市场。跟着这本书,像读一本家谱似的读一个菜市场。生活确实美妙。

扩展阅读

[书评]吃货的自我修养

关于

本文已发表于《晶報》

2014年度Google博士生奖研金:助力计算机科学的未来发展

发表者:Google中国教育合作项目部

培育并维持与学术界的密切关系是Google公司的重中之重。今天,我们将揭晓2014年度Google博士生奖研金获得者的名单。这些获奖者以令人难以置信的创造力、知识和技能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可以说他们代表了一批全球从事计算机科学研究的未来之星。我们很荣幸能为他们提供帮助,并向今年的获奖者致以最热烈的祝贺。

特别值得高兴地是,今年有4位来自中国的博士研究生获得了此奖学金。他们是来自北京大学的邵蓥侠和陈立玮、来自香港科技大学的王乃岩以及来自清华大学的邓栋。同学们对于获奖都表达了自己的喜悦之情,对于未来更是充满信心。 来自北京大学的邵蓥侠同学凭借在数据挖掘,特别是大规模图像处理方面的研究成果获得了今年的奖研金。他说道:“Google博士生奖研金充分展现了Google对年轻博士生科研生活的鼓励和支持。很荣幸我能获得2014年Google中国博士生奖研金。我将以此为契机,通过与Google优秀员工的交流,解决实际中的难题,做更有趣的研究。” 北京大学的陈立玮同学在自然语言处理方面颇有建树,对于Google在这一领域的研究,他说道:“ Google在自然语言处理领域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就,如Google 知识图谱是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的多语言知识资源,是迈向下一代搜索业务的关键一步。而我目前的研究方向也是信息抽取和知识库构建。非常感谢Google 对我的研究工作的大力支持,以及我的老师对我的帮助。我将会在自然语言处理领域进行更加深入和踏实的研究。” 香港科技大学的王乃岩同学一直在机器学习领域投入了很多精力和心血。对于这次获奖,他回答说:“我从初中时代起使用Google,本科时还担任过学校Google Camp的主席,所以对Google很有亲切感!我们生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如何有效地整理和理解每天产生的成千上万的数据,尤其是视觉数据是一个非常必要而严峻的问题,这也许是对于我的研究而言最好的一个时代。所以我今后还会继续致力于机器学习与计算机视觉方面的研究。至于奖金,我希望能主要用于之后的学术交流活动,与全世界顶尖的研究者分享和交换我的想法。” 邓栋目前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研究生,他主要的研究方向是搜索及信息检索。谈到Google对他的支持,他回答道:“Google是一家伟大的公司,一直以来我都很崇敬它。奖研金将会显著改善我的科研环境,做很多之前没有条件做的研究,我很感谢Google对我们的资助,我会更加努力的工作争取做出更多成果回馈社会。”

Google博士生奖研金为从事计算机科学或其相关领域研究的博士生提供支持,体现了Google为构建同全球学术界的紧密关系而付诸的努力和承诺。如今,该计划已经步入第六个年头,覆盖了北美、欧洲、中国、印度及澳大利亚等国家。截止目前,我们已经为17个国家72所大学的193位杰出博士生颁奖。

PS教程:教你打造惊艳的分散特效美女

@_Wangyijie_ 分散效应是Photoshop cc中相对简单的一个功能,但是做不好可能会非常棘手。其基本思想是使对象从背景中分离出来,然后创建对象层的副本。一个对象层,然后摇身一变使用液化工具来几乎占满整个画面。

最终效果:

Scarlett Johansson Wallpater Splatter Brush

网络不好的同学可以直接下载这里的打包文件微盘下载

开始

1. 在photoshop cs6/cc中打开该图片。

2. 在图层面板双击此图层(背景),将会创建一个图层。该操作将使背景图层隐藏。

3. 新图层出现后按确定键转换为背景层。

清理背景

打开后,我们需要去除背景中的文本和窗帘。 1. 利用多边形套索工具粗略选中图中文字

2. 文字选中后,按Shift + F5或编辑>填充菜单来填充然后选择内容感知

3. 按确定 4. 使用内容感知重复上述选择窗帘的过程

从背景中提取

1. 利用多边形套索工具小心地选择 Scarlett 的身体,头发区域大致选择即可。 2. 选中Scarlett后按ctrl+J,创建一个新的副本,将只包含选定的区域 3. 按住Ctrl点击新层加载层作为一个选择

4. 选择第一层,然后删除

5. 完成上述步骤后,会留下两个图层

清理头发

我们从背景提取了Scarlett,但是留下了太多头发和原始背景的间隙,所以应该去清理这些间隙。

1. 在背景和前景中创建新图层 […]

AI绘制扳手

最近拿了一个LostTool.com的域名,并没有打算用来做网站,暂时还是和loopdoor.com一样,仅仅作为设计的材料。

对于工具来说,不知为何,人们的第一印象总是扳手和螺丝刀。在绝大多数的工具图标里,扳手的出镜率更是高得惊人,所以最后就琢磨着先绘制一个扳手练习一下。虽然最近依旧非常非常忙碌,但对于实际存在的设想和事物,不用花很多时间来构思,仅仅只是将其实现出来的话,可以像挤牙膏一样一点一点凑出来。

做了部分的卡通化处理,但总体还是写实的,因为起初的设计上手柄会更加的短小和可爱。不过可能因为手里有一把rubicon的黑色扳手,那个细长的手柄给我留了下来太深的印象(其实际的握持手感非常出色),以至于后来缩短绘制扳手手柄的长度的时候自己会感觉非常别扭。

最后再上个色。纯色加白色是dribbble上的主流展示方式,所以最后也这么处理。添加了微弱的径向渐变和10%阴影。

放在了dribbble上:

https://dribbble.com/shots/1616502-Wrench-Grid https://dribbble.com/shots/1617911-Wrench-Blue

CONVERSE找寻JACK之旅II-上海!周运筹的生活方式

上篇的BLOG中两位找寻JACK的女孩和Nathan聊了些他的奇思异想和手工创作,究竟他的穿搭风会是怎样的类型。来看看两位女孩对他的穿搭造型及城市地图所做的搜寻。

周运筹的穿搭风

作为一枚“宅男”,Nathan的穿搭以舒适休闲为主,当然也会有一些小个性,像是现在流行的破洞牛仔裤(你只需找一条闲置很久的仔裤自己动手,就能收获一条潮裤),搭配从德国跳蚤市场淘来的套头毛衫vintage风十足,脚上自然是Jack Purcell帆布鞋一双,符合他随性又追求创意的个人风格。

 

周运筹在上海最喜欢去的地方:

 

*典谟新知DEMO CAFE

兴安路139号,我平时就经常坐在这儿点一杯咖啡,看看书,很放松的地方。

配图

 

*玉兰园绿地

重庆南路南昌路路口,我在这里有的时候放放空,或者看路人,总之就是什么都不想,但是什么也都想想。

配图

 

*徐汇滨江龙腾大道丰谷路路口

吹着风看看船可能会让我的思路更清晰,不一定什么时候脑子就会有一个新故事蹦出来。

配图

 

“好礼”大放送:

Nathan教你如何手工做一本Zine

1. 烧水泡茶,听着音乐整理画好的稿子。

2. 桌上放一面镜子,偶尔瞄一眼,排列书页的顺序和方向,在中间页钻两个孔。

3. 点一根香,喝两口茶,拿铁丝或蜡线穿过纸张,打结。

4. 打开冰箱,吃一个冰淇淋,这时就要给书页裁边了!

5. 再喝两杯茶,这样一本Zine就诞生了!

6. 拍照,发Instagram,和朋友分享一件新的东西诞生的感受。

 

 

 

 

[…]

开源硬件平台: Banana Pi M1开发板 开箱[多图]

Banana Pi是我上个月在某宝上看到的高级玩具, 预售只用299RMB, 手一痒就买了下来.

由于是第一作, 这个东西全称应该叫Banana Pi M1, 中文简称就叫香蕉派了. 简单说这是类似于树莓派的卡片式电脑, 也属于开源硬件平台, 按官方的说法, 性能比树莓派要强上很多, 大部分接口也是兼容的.

昨天收到货, 但为什么今天我才写这篇文章……这是因为呆萌的卖家把货装错了, 给我发了2盒亚克力板, 一盒树莓派的一盒香蕉派的, 就是没有香蕉派本体…好在补发很及时, 今天就收到了香蕉派本体, 不然真的要给差评了.

由于平时也不拍照, 一时没找到相机, 就用手机拍了些图, 效果很差, 见谅.

纸箱

包装实在简陋.

配件

左边是Class10的SD卡, 不知道对香蕉派的IO性能有没有帮助.

最右边是电源线, 上面是供电器, 供电器厂家刮LOGO的技术太差, “ASUS”4个字母还可以隐约看到, 可能是华硕的产品.

亚克力外壳

亚克力外壳展开

送错的树莓派外壳

香蕉派和树莓派定制外壳大小对比

对比亚克力外壳可以看出香蕉派为了提升硬件, 比树莓派大了很多.

包装

连个LOGO都不印.

香蕉派

袋子下方提供了三角缺口方面撕开包装.

[…]

Airbnb与创投

最近,网上有一篇文章《黑暗创投圈》引起了争论,新浪科技的杜丹编辑向我约稿,谈谈对它的看法。

那篇文章抨击了国内创投圈的乱象,感慨国内缺乏导师型的创投,多的是职业投资人出身的创投。这导致了一方面,投资人像评估银行贷款一样地评估创业项目;另一方面,创业者日益重视项目的包装和概念,而忽视”内功”。

一定程度上,我同意那篇文章的观点,确实感到国内很多创投,不善于孵化和培育项目,只是一个单纯的出资者的角色。更糟的是,往往投钱以后,创投就深度介入项目开发,主导产品方向,逼迫创业者采纳他们的观点,不顾自己其实对技术知之甚少。大多数时候,这种做法只会起到反作用。

这让我想起StackOverflow的创始人Joel Spolsky,在《软件随想录》中举过的一个例子。

19世纪的时候,在俄国的一个小村庄里,住着一个贫穷的犹太人。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骑着马的哥萨克人 。

“你用什么喂鸡?”哥萨克人问。

“就用一点面包屑。”犹太人回答。

“你好大的胆子,竟敢用这么低等的饲料喂俄国鸡!”哥萨克人说,拿起棍子打犹太人。

第二天,哥萨克人又来了。”现在,你用什么喂鸡?”他问犹太人。

“报告大人,我给它上三道大菜,分别是新割下的鲜草,上等的鲟鱼鱼子酱,还有一小碗鲜奶油,上面还洒着进口的法国松露巧克力作为甜食。”

“白痴!”哥萨克人说,拿起棍子打犹太人,”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在低等的家禽身上浪费这么好的食物!”

第三天,哥萨克人又来问:”你用什么喂鸡?”

“不喂了!”犹太人禀告,”我给它一个铜板,它想吃什么就自个儿去买。”

在我看来,很多国内创投就像上面故事里的哥萨克人,他们其实不知道怎么把事情做好,只是下命令,让创业者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真正优秀的创投,应该起到一个指路人的作用,帮助创业团队把项目做对、做大、做好。

Airbnb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2009年出自美国最著名的创业孵化器YC。今年4月刚刚完成4.5亿美元的B轮投资,目前估值为100亿美元。可以说,它是历史上最成功的创业公司之一。

就是这样一家明星公司,曾经令美国两大创投产生过严重分歧。YC创始人Paul Graham坚决看好,而纽约风险投资家Fred Wilson则表示怀疑。我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例子,可以说明一个优秀的创投可以发挥多大的作用。

Fred Wilson之所以不看好Airbnb,是因为他是投资银行出身,使用传统眼光评价。在他看来,首先,Airbnb的两个创始人都是设计系毕业,缺乏软件背景;其次,他们在旧金山过得穷困潦倒,连房租都付不出;第三,只因为某次会议导致旅馆紧张,他们靠出租自己的公寓赚了一笔,居然就觉得可以创办一个类似Ebay的专门出租公寓的网站。这怎么可能成功呢?况且,就算有人将自己的公寓放上他们的网站,也可以放到其他网站啊!

Paul Graham是程序员出身,看问题的眼光,与投资家出身的创投完全不同。他最看中的不是令人叫好的项目或者创意,而是创业者的素质。因为一个优秀的创业者,可以将坏点子变成好点子,将好点子变成可以出售的产品。在他看来,Airbnb的两个创业者有着非凡的创造力和执行力,这远比Airbnb的创意本身重要。

一个例证是,2008年正赶上美国总统大选,Airbnb的创始人灵机一动,将奥巴马和麦凯恩的卡通形象,分别印在500个包装盒上,里面装入燕麦片,每一盒都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编号,然后拿到民主党和共和党的全国代表大会出售,每盒售价40美元。最后居然赚了30000美元,这比当时Airbnb得到的天使投资都要多。这件事给Paul Graham留下深刻印象,从此认定Airbnb这个项目会成功。

后来,Fred Wilson公开承认,错过Airbnb是他风投生涯中最大的错误。他说道:

“我太关注他们那时正在做的事情,而忽视了他们做过的、将做的、有能力做的事情。” (We focused too much on what they were doing at the time and not enough on what they could do, would do, and […]

[活动回顾]更多芝士,更多知识

本文作者:科学松鼠会

回顾:田小森 

这次的科学一课和之前的科学一课有些不同,听众们早早地就到了咖啡馆。当工作人员还在布置场地时,奶酪的香味已经在咖啡馆内部四处飘散,大家已经被芝士吊起了胃口。

主讲少个螺丝是最熟悉乳品的松鼠,在法国攻读的乳品专业博士学位。现在呢,除了在法国享受法兰西的浪漫情怀以外还会顺便在微博上晒晒小个螺丝的成长故事。

这次他回国休假,在和亲朋好友相聚之余,当然也少不了和大家分享美味的芝士。(喂,是知识!)不过说起来,知识总是有很多谜团,让我们像侦探一样去探案解密才是了解知识最原初的乐趣所在。就单拿这次讲座的主题“奶酪”来说,也同样适用。当少个螺丝追本溯源地告诉我们奶酪是怎么起源时,他说,具体还没定论,但很有可能起源于一次偶然事件。

几千年以前的中东地区出现了原始的文明,人们已经开始驯养牛羊。当一位牧民偶然将收集来的牛奶放在用动物的胃或是皮做成的袋子里后,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牛奶并没有腐坏,而是沥去了多余的水分变成了块状,既保留了牛奶的香味,又可以储存更长的时间,变成一种更方便食用的食物。奶酪就此诞生。

听众们听得很乐呵,螺丝也讲得很有劲。螺丝的特质和很多外放型的讲者不太一样,他说话的声音会稍微小点,讲的时候也不会有过多花哨的动作。但你能明显感受到他沉在骨子里的一种幽默。像是撒克逊人端着他们的绅士帽子跟你讲哪一种花香更吸引蜜蜂。

当讲到奶酪的分类时,好戏才算是真正的上场。软质奶酪和硬质奶酪有什么区别,他们分别是怎么被制作出来的,在口味上有什么区别,命名又有什么特点。随着对两种软质奶酪和两种硬质奶酪的讲解,听众能够在现场尝试相应的奶酪并和周围的朋友一起分享自己的感受。

螺丝还讲了酸奶的形成和我们一般意义的奶酪有什么不同。奶酪是靠凝乳酶凝乳,而酸奶则是靠酸凝乳,两者不同的凝乳方式,制成品呢不仅外观和状态不太一样,连口感和味道也想去甚远。只可惜酸奶不能长时间储存。我想,从实用的角度出发,对于一种重要食物而言,还是奶酪这种短则几天长则几年的储存形式更让当时的人们喜欢吧。

在讲解期间我们品尝了四种不同的奶酪:卡门佩尔奶酪、艾门塔尔奶酪、车达奶酪和洛克福奶酪。软质奶酪和硬质奶酪不同的口感和味道都让大家觉得有完全不一样的体验。主持人0.618还不时好心的提醒:“奶酪高热量哦。”听起来像是提醒各位在座的女士要注意自己的热量摄入,实际上可能是奶酪太好吃,怕前面的听众拿多了后面的听众尝不到吧,机智的的小六。

螺丝对比了下中国人常吃的豆浆和衍生的豆制品,与牛奶和奶酪之间的关系。如果硬要对比的话,那可能会显得牵强。比如,豆浆和牛奶都是蛋白质含量非常高的食物,牛奶可以通过凝乳酶形成奶酪,豆浆则可以通过加石膏或者别的添加剂变成豆腐,豆腐和奶酪的制作流程中,又同样都有压制的过程。但是究其本质,他们连蛋白质的类型都不同。

活动快结束时,多位听众向螺丝提问,进一步交流些和乳制品相关的问题。而此时雕刻时光的二楼上依然挤满了人。在结束语时,小六跟大家说:“听这场讲座的人真是越来越多,都快挤不下了,大家一定是被芝士的香味吸引过来的!”

扩展阅读

什么样的奶酪适合给宝宝吃?

酸奶能代替牛奶吗?

乳制品,怎么选

那些有趣的奶酪们(上)

那些有趣的奶酪们(下)

不如养只狗

本文作者:游识猷

“人拉拢到了狗这样勇敢而驯良的兽类,等于获得了新的感官,等于获得了我们所缺乏的技能。”

两百多年前,法国博物学者布丰写下《动物肖像》,人狗相伴的历史比此则悠长得多。上一次冰期中,最好奇的人与最温和的狼结成了无往不利的狩猎联盟,共同捱过漫漫长冬。在以色列曾掘出一具12000年前的人类骸骨,与一只六月大的幼狼葬在一起。人手抚着狼头,就此静埋万年。

如今我们远离荒烟蔓草,再无需拿起石斧利矛,与狗并肩战斗,狩猎糊口。不过,动物并未从我们的生活里就此淡出。在钢筋水泥森林里,它们以“伴侣动物”的身份重新登堂入室。在美国,三分之二的家庭拥有宠物。在英国,剑桥公爵夫妇3月公布的家庭官方照中一共有四个成员,威廉、凯特、8个月大的乔治小王子,还有被小王子专注凝视着的小狗 “卢波(Lupo)”——这只纯黑的可卡猎犬拥有高昂人气,曾以非人之身在《闲谈者(Tatler)》杂志评出的“英国最受欢迎人物”中排名50。

对许多宠物主人来说,一只宠物与一个家人无异。每年都有许多人满心欢喜地接纳一个“非人类家人”,从此喂养清洗夙夜匪懈,劳心劳力甘之若饴。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宠物带来的幸福感,往往超过了照管它们的麻烦。研究也显示,家有宠物的两脚兽,健康水平与生活质量往往较高。发育免疫、心理情绪与心血管系统这三方面,养宠物者的优势尤其明显:与宠物一起生活的儿童更少生病,也更少缺席课程。与宠物互动后,血清素、催产素和多巴胺都会提升,让人感觉平静放松,甚至能改善自闭症儿童的状况。压力巨大的股票经纪人如果同时吃降压药并养上一只猫或狗,半年后血压比单纯服药者降低更多。同样是血糖、血压、胆固醇三高的日本人,养宠物者的心率变异性(HRV)更长,这意味着他们心跳更缓慢,心脏病风险更低。还有一项研究直接跟踪追查了421名心脏病发作的成年人,一年后,养狗者的生存率高过了不养狗的人。

有人猜测宠物本身并非造成这些差异的直接原因,毕竟养宠物需要心力和金钱投入,能养宠物的人,会不会本就更有钱也更健康?不过,芬兰一项研究显示,养宠物与较低的社会地位和教育水平相关,这意味着养宠物的人先天条件其实并不优越。种种的健康益处,可能确实是来自宠物本身。

宠物不是药,但却能改变你的日程安排与生活方式,帮你过上有规律、多体力活动、多人际交往的生活,典型如养狗。一只狗就像一台健身提醒仪,为了让它获得规律的进食和锻炼,你再抑郁也得按时起床喂狗遛狗。而带只汪星人上路,还会给你带来更多的注目与搭讪,进而带来更多的蓝星人朋友。一项调查了5200多人的日本研究发现,养狗人士里达到推荐运动水平的比例更高。在加拿大,有狗的孩子平均每周步行五小时。而没狗的孩子平均每周步行不到三小时。在中国,养狗的女性增加了锻炼次数,减少了看病和病假次数。

不但如此,宠物对情绪的安抚作用更是立竿见影。当愤怒、焦虑等负性情绪袭来,经典的“战或逃反应”会激活交感神经系统,让我们身体处在警戒状态,心跳加速、血管收缩、血压上升……你当然可以靠冥想或者运动来平复情绪,不过,抚摸宠物也能达到类似效果。一只沉默的动物就像一个最好的倾听者,不加评判、无限关爱、耐心陪伴,提供温柔积极的非语言沟通,外加极佳的抚摸手感。

哪怕摸不到也没关系,注视动物足以令人心生欢喜,比如在水族馆看鱼足以降低心率、松弛肌肉、舒缓当众演讲后的心理压力。这种效应确实来自游鱼,如果注视的是仅有水草和水泡的空缸,减压效果便大不如前。如果你是牙医,不妨养一缸鱼让惊恐欲逃的患者们得到催眠。

关于

本文已发表于《南方人物周刊》

找寻JACK之旅II-上海!对话周运筹

“喝茶受到谁的影响?

Nathan:因为我是广东来的,每家每户都会泡茶,甚至很难喝的那种普洱茶,哈哈。但是这是那边人与人沟通的方式,聊聊天,就自然熟了。到了厦门之后这种习惯就更加深了,每天起来不喝咖啡,也很少吃早饭,觉得这样自己就更清醒。

 

“觉得什么样的作品才“够劲”?”

Nathan:其实这个跟够不够爆炸没什么关系,我更喜欢能准确地表达自己的艺术方式,这也是我后来不太拍照了的原因,我觉得画画才能更加真诚地表达我自己,这样就是“够劲”。

 

“什么元素是在你创作时挥之不去的?”

Nathan:我特别喜欢几何图形,圆的,长条的,立方体,我喜欢用不同的几何图形营造出和现实不同的空间感。

 

“什么缘由让你开始做自己的zine?”

Nathan:刚开始我就是不想和别人做一样的东西,而且自己动手也能省点钱,另外这种真实的纸张拿在手里的感觉肯定不一样,很特别。我都是自己复印,剪裁卡纸,也经常戳到手。但是其实也没有那么复杂,我经常看着电影就做出一本来了。在网上肯定看不到真实的纸的尺寸,显示器的颜色也都会有差别,我是一个特别老派的人,特别喜欢翻看纸张的感觉,我的每一本zine都会经过自己特别的加工,我希望每一个拿到它的人都能获取自己不同的感受。

 

“你作品里的你,和平时你展示给别人的你是不是同一个人?”

Nathan:不是。我平时还是一个挺为别人着想的人,但我是处女座,挺龟毛的。作品里的我又比较分裂,我的精神比较黑暗,所以画画是我特别好的一个释放和“同自我和解”的方式。

 

“你不开心的时候,创造的作品更多吗?”

Nathan:我不开心的时候画,我开心的时候更要画画。不开心的时候更像是一种发泄,就像很多人要游泳和跑步一样。但开心和平静的时候可能画得更好。我不是那种特别急于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出来的人,因为你发泄的太多了,可能你的作品就没那么客观了。

 

“有没有特定的工作习惯?”

Nathan:我在工作的时候必须要放音乐,或者一部电影,总之有声音就可以。我还是挺没安全感的。我觉得每一个创作人都一样,你在创作的过程中必定是孤独的。

 

“你画人像的时候最重要的一个因素是什么?喜欢画陌生人吗?”

Nathan:眼睛。你可能并不需要把一个人画得很像,但是需要把他的眼神画出来。我特别喜欢坐在公园的长椅上观察,人群里总有一个人特别奇怪,可能是他走路的姿势也可能是他特别的形态,这都是我特别愿意用心去记录的东西。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