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用户尺度评价的人物角色分类方法与实践

人物角色可以从很多维度来划分,例如用户目标、用户场景、用户行为、体验周期、用户价值、……,根据实际情况,人物角色可能按一个维度划分,或结合多个维度进行划分。

为设计服务的人物角色,用户目标是人物角色划分中最重要,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维度。

对于资讯/信息型的分析对象,对资讯/信息的关注度能够很好地体现用户的使用目标。

本文以1688网站用户对供应商信息关注度的问卷调查案例为基础,来介绍基于用户尺度评价的人物角色分类方法,主要分为以下几个过程:

 

1 获得尺度评价结果 1.1调研目标

通过了解用户对供应商不同信息的关注度,为产品详情页面供应商信息的组织与呈现提供设计参考与依据。

1.2调研内容

根据目前供应商信息中所展示的内容,以及公司档案中的相关信息,结合以往相关调研结果,总共进行17项供应商信息的关注度调研(详见因子分析结果列表,因子分析结果列表中只列出了16项,根据因子分析理论,“保障”没有纳入到最终的因子分析中去)。

1.3评价尺度

用户对供应商信息关注度的评价尺度分成为5级,分别为:

1-不关注、2-说不清、3-有点关注、4-比较关注、5-非常关注。

1.4调研样本

本次问卷调查在1688网站产品详情页面投放,经过筛选后得到有效样本3032份。

 

2. 获得评价尺度因子 2.1 项目分析

对17个供应商信息分别进行项目分析,结果都为显著性,表明17个供应商信息适合进行用户关注度评价。

(项目分析:将每个样本对17个供应商信息的关注度总分进行排序,将关注度总分最低的27%样本作为低分组,将关注度总分最高的27%样本作为高分组。低分组与高分组在17个供应商信息的关注度评分分别进行独立样本T检验,来判断高低分组的评价是否存在非常显著差异。如果独立样本T检验显著,则说明此供应商信息适合进行用户评价。)

2.2 信度检验

使用Cronbach’s Alpha进行信度检验,Alpha系数为0.906。删除“所在地”时,Alpha系数变为0.909,可考虑删除。

但认为“所在地”还是有必要保留的,以及根据最终因子分析结果的实际意义,“所在地”还是保留在因子分析中。

 2.3 因子分析 2.3.1显著性检验

最终因子分析结果的适度性KMO值0.905,Bartlett球形检验近似卡方值26152.146(df=120,p值=.000),非常适合进行因子分析(初始的KMO值、Bartlett球形检验都为显著性)。

2.3.2因子分析结果

由于“保障”这个供应商信息在主因子上的荷重=0.482,同时对客户满意度、供应通力上的荷重分别为0.452、0.326,“保障”这个供应商信息从因子分析中剔除。

综合考虑指标聚类分析、因子特征值与因子的实际意义,将用户评价尺度分成4个因子,解释率达到64.356%,效果较好。

归纳后4个评价尺度因子分别为基本信息、客户满意度、供应能力、交易历史,也就是说用户在查看供应商信息时,从这4个维度来了解供应商。

 

 3. 获得评价尺度因子得分

因子分析可以直接获得标准化的因子得分,但我们日常接触到的是更直观的非标准化用户尺度评价得分,在样本聚类分析结果解读时,结果也更直观。所以要使用基于用户尺度评价的非标准化因子得分进行样本聚类分析。

非标准化因子得分计算过程如下:

step1:用因子得分系数(Factor Score Coefficient)基于标准化的原始影响力系数X(i),X(i)代表第i个供应商信息对主因子的得分系数。 Step2:基于标准化原始影响力系数的非标准化还原,X(i)*d(i),d(i)代表第i个供应商信息的标准差。 Step3:归1处理。同一指标集(不同一级指标为一个指标集、某个一级指标下的不同二级指标为一个指标集)下不同指标的权重之和为1。影响力系数归1处理公式如下:

 W(i)=X(i)* d(i)/(X(1)* d(1)+X(2)* d(2) +……+X(n)* d(n))

[…]

和高德纳吃饭是什么感觉?

先声明,《灵犀志趣》暂时还没有资格能和高大爷同桌交流。这只是看到的一个有趣文章,与大家分享。

这是Quora上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回答者是一位非计算机系出身的女生,在2013年11月曾经和高德纳大爷在Stanford大学的Stern Dining大厅一起吃饭。同坐的共有8人,2位教授,6位学生。

在这次晚餐中,8个人谈到了Standford大学,计算机科学,家庭等等。这位女生给高大爷的评价是:

To tell the truth, Donald Knuth turned out to be one of the nicest and friendliest people I have ever met. Answering the questions, he never missed a single detail and demonstrated a great sense of humor.

(真实的高大爷是我所遇到过的最平易近人,最友好的人之一。回答问题时,他从未遗漏每一个细节,而且表现的非常有幽默感。)

 

关于这次晚餐中的趣闻:

其中一位学生问为什么高大爷不教课了。高大爷说,可能谁都能教授计算机科学的课程,但是只有他能写他想写的书。 还有学生问高大爷是否尝试解决P是否等于NP的问题。高大爷回答说,他试过,而且他觉得P=NP,但是还需要对P和NP,以及这个判定做更清晰的定义。 当被问及高大爷是如何想出Knuth-Morris-Pratt(KMP)线性时间字符串匹配算法时。高大爷说,他当时恰好读了一篇伯克利科学家关于使用线性大小栈的下推自动机的论文。在读了文章之后,他花了10个多小时的时间思考如何将这个理论用在字符串匹配的问题上。当天晚上他就想出了如何实现这个线性时间算法。 当谈到为什么他的女儿觉得学习生物而非计算机时,高大爷解释说,如果她选择CS,且使用”Knuth“这个姓发表论文的话,可能会导致她的工作被过分关注。 高大爷还分享了一个小故事。自己64岁生日的时候,他老婆给他的贺卡上写的是 ”Happy 1,000,000th birthday”,因为64用二进制表示是1,000,000.

高大爷是应Stanford大学的一个传统活动—Faculty Night的邀请来参加的。 […]

Github上的500本免费计算机科学电子书推荐

不管你是正在编程初学者,还是已经非常有经验的程序员,这个GIthub库中真正“汗牛充栋”的免费电子书资源你都值得拥有。猛击此处获取列表@GIthub

StackOverFlow上曾经给出个一个免费电子书列表,现在你能在Github上看到时刻保持更新的列表了。

 

看看下面的目录,你就能体会到这个列表的价值了。记得一定要看几本,而不是仅仅收藏了这个资源,或者下载了所有的书,但是没读!

Meta-Lists Graphical user interfaces Graphics Programming Language Agnostic

Algorithms & Datastructures Licensing Theoretical Computer Science Operating systems Database Networking Compiler Design Programming Paradigms Parallel Programming Regular Expressions Software Architecture Open Source Ecosystem Information Retrieval Datamining Machine Learning Mathematics Cellular Automata Misc Web Performance MOOC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Security Ada Agda […]

足兆叉虫的2013

我是从来不记日子的,这导致我也不知道有些事情是2013年发生的,还是2012年发生的,亦或只是我的臆想。即便如此,2013年也是变化的一年。

跳槽,工资没涨,工作忙了2倍,但经手了更大的系统(虽然设计很渣),更多协调,带小弟,基本达到了初衷,也说不上是好是坏。搬离大学生活圈、一个人住,第一次有家的感觉,虽然依旧一个人。

想学日语,想出国,但完全没有干劲。

依旧是没有理想,没有希望的一年,就这样一觉不起就好了。

新年快乐!

2013年即将过去,2014年马上就要到来,你制定好新年计划了吗?打开Google首页,热闹的Party已经开始了,舞动着的“2”“0”“1”“3”跟大家一起跨年,祝大家新年快乐!

要做温暖的人,常州陈设工作室推出“Be Warm”公益日历

新年到来,各种台历成为馈赠礼物的主角,而江苏常州的陈设工作室推出的“Be warm”日历除了本身的功能,还加入了公益的部分,有 12 位摄影师以及宠物和它们的主人们加入到创作当中,用了 20 天左右的时间完成了这样一份公益日历,并通过销售和传递来让更多人感受到温暖,一起加入关心流浪动物的行列。

▲感谢名单也做得非常细致。

▲放在实验室编辑部。

▲随日历赠送的小卡片,背面可以写上祝福的话。

这次公益日历销售的所有收益将捐给常州流浪动物救助组织,在这样寒冷的冬天也有阵阵暖流,我们非常喜欢这件有心意的设计产品。

产品价格:45 元 购买渠道:淘宝地址

[…]

终极吉他利器 Roadie:能自动调弦,还能监测琴弦健康状况

美国设计团队 Band Industries 为吉他爱好者们带来了一款号称终极吉他利器的 Roadie。只需把它放到弦轴上,通过 App 进行简单操作,它就会开始调音,特有的减噪收音方式也保证了调试音准。不仅如此,Roadie 还能通过监测琴弦张力来了解其健康状况,并通过 App 告知你。

Roadie 能帮助吉他初学者快速完成调音,建立起对音准的认识。对常常弹琴尤其是需要外出表演的同学来说,它则能帮你在不同调式之间快速完成切换,省时省事。

▲不止是吉他,Roadie 还适用于其他琴弦类乐器。

▲用 Roadie 为电吉他调音时,将音源线插上智能设备的耳机插孔即可收音。

▲设计师参考了许多吉他爱好者、人体工程学家的建议,经过两年的设计研发,最终将 Roadie 呈现于我们眼前。

通过视频看看 Roadie 是如何工作的:

[youku id=”XNjU1MDY5MzI0″ w=”500″]

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点击这里进入 Roadie 在 Kickstarter 的募款页了解更多信息。

[…]

百年纪念,巴西徕卡专卖店打造非功能性徕卡组装相机

为庆祝徕卡第一台相机诞生百年,位于巴西圣保罗的徕卡专卖店委托其广告伙伴 Saatchi & Saatchi 打造了一款非功能性徕卡组装相机。相机的每部分组件都被压制在一块亚克力板上,到手后即可开始组装。尽管它无法真正使用,但每一处的精细设计都呈现出徕卡的精密工艺。

设计师 Marcelo Ribeiro 为它准备了一部视频:

[youku id=”XNjU1MTA3MzIw” w=”500″]

这款相机将会作为特别礼物,赠送给该徕卡专卖店的重要客户。

拍照会降低亲身的体验吗?

本文作者:PanSci

作者:cleo

拍照似乎是个保存当下的好方法,但新研究指出我们有些人可能会因拍照而不能好好体验当下。一项由费尔菲尔德大学Linda Henkel博士执行的新研究指出拍照的实验参与者较记不清楚当时被拍照的物品或特别的细节。

Henkel进行这项实验部分是因为自身的经验。「人们常常不自觉就迅速拿出相机来「保存当下」,但他们却错过了眼前的事物」,Henkel表示。这让她思考用相机记录当下会如何影响我们之后对「当下」的记忆。

为了找出结论她在费尔菲尔德大学的Bellarmine艺术博物馆进行了实验。大学生被导览参观了博物馆,且被要求以拍照或纯观察的方式记下某些物品。翌日,大学生做了一个关于博物馆物品的记忆测试。资料显示拍照的人较无法准确辨认出他们所拍的物品。此外,他们也较无法回答与物品外观细节相关的问题。

Henkel称此现象为「摄影损伤效应photo-taking impairment effect」。「当人们依赖科技记下美好时刻时,他们无需全心专注于当下,因此可能会影响我们记住当下经验的程度」,她解释说。

第二项实验有着相同的结果,但也显示出一个有趣的异处:藉由拉近镜头纪录物体的特定细节似乎有助于记忆此项物品,且不仅限于被拉近的部份,镜头之外的部份也包括在内。「实验结果显示心理的镜头与相机的镜头是不同的」,Henkel说道。

Henkel的实验室目前正在研究相片的内容,像是你是否在相片中,会不会影响之后的记忆。她也想知道若是主动挑选拍摄的内容对我们记忆的内容是否会产生影响。

「这是项严格控制的实验,参与者被指示拍下特定的物体」她表示。「但在日常生活中人们拍下重要、有意义,他们想记下的事物。」

大部分爱去博物馆的人可能会说,他们拍照是为了日后好好鉴赏。我们重新审视照片难道不会增强我们对这些物品的记忆吗?记忆研究指出事实或许是这样,但必须在你肯花时间重新审视的情况下。

「研究指出巨量且缺乏组织的数位照片让许多人无法使用且重新回忆」,Henkel表示。「想要记忆的话,我们必须要能使用且与相片互动,而不是一昧累积照片。」

此研究刊登于Psychological Scienc 期刊。

原文来源:Does Taking a Photo Diminish the Experience? – PSYCH CENTERAL [12 DECEMBER 2013]

资料来源:Association for Psychological Science

VOL.450 – 一封信 – Mon, 30 Dec 2013 13:50:00 GMT

一封信

作者/ 安妮宝贝

我想给你写封信。没有什么特别原因,现在也不知道你在哪里,过得可好,以及我们将会在何时何地相逢。告别之后,已经过去很多年。我在信中说些琐碎的言语,就像去探望母亲,早晨醒来彼此絮絮地说话。躺在床上,在刚亮的天色里说各自的心思,说完才起身去梳洗。能够温柔耐心地对话的人太少了。更多时候,更多人,他们关心的都是这个世界的虚假和热闹。

也许没有逻辑和秩序。也许颠倒了记忆和未来。这些都不重要。只要我在写,你在读。之前我只遇见过一个人,可以说话说到连心的缝隙也没有了。他住在很远的地方。我们说过那么的一次话之后,就告别了。但我知道,这样的告别之后,一定还会再见。

每个人靠近我们都带着他宿世的要求和责任。如果无缘,就不会在茫茫人海中交际。如果缘尽,就会断然放下再无牵挂。如果心还在背负困难,就说明时间还没有到限。扛着它走,不要对抗,不要推卸,不要控制,不要试图解决。背着它一直往前走。现在如果有任何人问我关于困难的问题,我都会这样说。

过去不重要。过去不能累积起我们此刻的心情。幸好有无常,所以一直都会有变化。有时我也会想起一万公里之外,地球的某端,某个小镇。想起清晨微微有些冷的空气,树木的香气,碗里的樱桃,洗衣机的声音,走上楼梯时一盏一盏摁掉的灯。这仿佛是前生与你一起度过的日子。但大多数时候,我什么都记不得了。我把一切忘得干干净净。所以我现在一点都不害怕黑,也不害怕破碎的事物。因为我知道在这些背后,总有一种空无而透明的光芒闪烁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说的就是这个。

我猜想有很多人临终之前,会感觉自己的一生,没有真正地爱和被爱过。人类抵抗孤独,渴求和试图获取爱,最后却以虚荣、以怀疑、以欲望、以婚姻……以各种方式扼杀它。最终他们依然如同没有爱的动物,孤独地死去。我猜想,在人死去时,只有爱是唯一可以被带走的。但是大多数人没有这个。

如果对方老了,你会悉心照顾,如果你去世,对方会为你安葬。做这些事情其实都不那么难,都未必需要相爱。可以是因为宿缘或者业力,也可以是出于善良和慈悲。爱是太高的奖赏,需要好几世的承诺和执迷不悟。普通人会被自己吓倒。

世间的孤独有四种。我们和无法真正接纳自己的人有很深的因缘。他们认为自己在爱你,但爱的不是你的灵魂,是你需要修饰的表达和形式。你等待可以接纳自己的人,最后却越来越清楚地看到自己才是支点。一些人于是选择宗教,但宗教如果没有被真正地理解,又会成为他们的止痛片和鸦片。说真话总是会触犯别人,会被误解。最后一种是,始终需要相信。

当人们真正相爱时,会看到对方婴儿般的灵魂,或者是对方的本来面目。他们就会不再那么需要一切看似庞大而无关的东西,也不关心这个社会或者同类会如何评价他们的生活。人们就可以抛弃掉这些虚假和热闹,而只是安静地互相陪伴,度过余生。只有在我们不相爱的时候,才会把对方看成有侵略性的,危险的,无法掌控的。人们才会需求物质和欢娱,金钱和声名,以这些爱的替代品填补内心的惶恐无助。

如果不能成为一个有纯度的容器,人接应不了真理,同样也无法承载极致的感情。佛陀一再在经文里说,对什么样的人才可说法,因为这清凉而滚烫的灌注有可能使你碎裂。同理,有些人因为自己的身心受限,一生都不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爱,真正的相信。

夏天时我去海边,半夜模糊醒来,看见落地窗外圆月下的大海,潮声汹涌。泛着银光的波浪好像在奔走,但其实哪里都没有去,不过是起起落落。世间大部分事情都如此虚妄,但在一些人心里却是坚定不移的。我想起日本人的审美观,瞬间的美丽可以拿性命去换。他们的偏执可说是一种无明,也可说是一种突破之后的洒脱。

即便没有过错或罪恶,只是甘愿压抑和拖拉地过一生,也已经是身堕地狱。人还能如何穿透轮回?有勇气真实地活着,才是有力量的。《浮生六记》里面写道:夏月,荷花初开时,晚含而晓放。芸用小纱囊撮茶叶少许,置花心,明早取出,烹天泉水泡之,香韵尤绝。噫。质朴的细节,仿佛梦里逐花,又真实无比。只有被虚掷的不善美的时日,才跟假的一样。

如果人类不是为了完成本能的繁衍使命,看不出有何理由需要共处。但在超越性别之后,我们各自才有机会窥见彼此灵魂的暗示。轮回的灵魂最终需要的是融合,消失不见。最易腐朽的肉体却需求着纯属妄想的安全和长久。能够被表达清楚的,通常都不是重要的。那无法陈述的,无法脱卸的,无法展示的,无法传递的,才是重要的。

我记得那一天离开威尼斯的早上,听到房间外面传来剧烈的声响,打开旅馆窗户,发现因海风猛烈,船只桨橹在晃动。当时沉浸在这个声音中,仿佛发了愣,心里变得很安静。细节之中,隐藏着无常的美和动荡。人生充满荒诞。荒诞的美,荒诞的艰难。而人们在荒诞的梦中都活得太用力了。

我只愿在时间中慢慢成为一个简单的人。遇见复杂的事情,知道睡一觉就过完了。事实也是如此。于是突然之间想清楚了一些事情。生命很短暂。在游戏,幻梦,谎言,戏剧,妄想之中,活在当下,这是唯一的意义。然后应该忘记,继续往前走。艰难的时段无一例外都会过去。快乐也是。如同人与人,在告别之后会再次重逢,或者永不再见。

如果有选择,你愿成为漂亮的轻快的花好月圆的人类,还是一个在完成任务的战士般的人类?你愿与人做平庸的神仙眷侣,还是一生跨越千山万水但孑然飘零?幸好,我们从没有得到过选择的权利。

我们只会相认自己的同类,并最终跟随他们。这种相认也并不局限于人。一座古老的桥,月光下盛开的花,隐隐雨声,四行诗,两盏茶……有些人与事物的呈现,带来和谐及宁静。人与人之间,开端于相认。如果想控制或改变自己所遇见的一切,就会彼此背向而走。

如果我们再次遇见,我希望自己爱你的方式,就如同爱着身边正在遇见或即将离开的陌生人。我会以爱其他人的方式去爱你,以爱你的方式去爱其他人。没有所谓的特别的爱,我们所有的人都是一样的。以彼此的痛苦为痛苦,以彼此的快乐为快乐。我正在学习如何去爱。

爱更多人,用爱做通道以使彼此能够走得远一些。即使是相爱的伴侣,也应把他当作其中的一员,而不是单独的一个。没有慈悲和承担的感情,走不了远路。在一起,不是为了欢娱,是为了完成。

这世间万般幻象都只是心的镜像。憎嫌他人,未必对方有错误,也许只是自己的心被障碍遮蔽。心生喜悦,未必对方多值得赞颂,是这颗心原本就有的情意。如何对待自己,就会如何对待他人。如果对他人有恨意,警惕此刻的心也许抱有投诸对方的期待和恐惧。完整的内心模式,不需迎合或供给。如果能够扩展心量,装下任何一个人,看起来会如同谁都不爱。

是的。容器只有清空,才可能试图承载无限。对我来说,重要的事情,不是投入地热爱或忘记。而是无限地热爱或忘记。

从本质而言,人,生而孤独。得到伴侣,不是为了填充寂寞或让对方充当令自己快乐的工具。身心合一的标准是,在彼此给予亲密、照顾、关怀、欢爱的世俗内容的同时,生命应因对方的存在而获得更高级别的提升。在关系的修炼中获得实证,这是与自己与他人合一的途径之一。因此,爱对我们来说始终重要。但这种爱,并不仅是指一种亲密或契约的关系。

无限制的爱,也许是一种悲心,不是被欲望和业力纠葛的小爱。希望眼前这个人是快乐的,希望对他的生命有所助益,而非伤害与损毁。不管他是谁,出现多久。

我远方的朋友说,你要离花近一些。当花开放,它付出生命里此刻全部的能量,是竭尽全力,毫不保留的。这本是接近终结的时刻,但它却这般宁静。全然的相信之后,才会有全然的接纳。而当我们处于修复的过程之中,有时会发现自身存在着一种无需修复的完美。

他又说,爱不是把自己当做救世主,要求对方改变。爱是牺牲,把自己化作空气,与对方融为一体。最困难的不是给予,是接纳。接纳即是允许发生,如此便可以熄灭我们的期待和忧虑。很多事情只是我们的方式,并非目标。不能把方式当做目标。

所以我们不应有追求空性的执着,但也没有丝毫的消极。可以全心全意做完一件事情,也可以什么都不做。可以用全部身心爱一个人,也可以消失。没有黏滞和妄求的内在,这是一种训练。每个人都需要掌握一些可通过训练得到的基本的技巧,知道如何不伤害自己。只有懂得不伤害自己,才可能做到不去伤害别人,伤害身边的事物。

所以,真实的生活即是,认真做好每一天分内的事情。不索取无关的远景。不纠缠于多余情绪和评断。不妄想,不在其中自我沉醉。不伤害,不与自己和他人为敌。不表演,也不相信他人的表演。

“你当下周围发生的事情全都是你心性的映照。也就是说,是你的心和念头创造了这个世界。”你相信这段话吗?我相信。这个相信或不信,会决定我们各自的生活方式和价值观点。但这里面没有区分之心。即便见到各种软弱、局限,不管来自他人还是自己,我知道一切均是自然合理。没有美丑,也不存在善恶,只是人类各自的属性所得到的命运。

只是,很多人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喜欢,骄傲,他们不必相信,也不用听懂其他的话。任何外在的改变都是形式。心,只需要自己发生的改变。

人除了自己醒来,无人可帮。只有经历自己对他人的穷追猛打,再经历一次他人对你的穷追猛打,会看到自己曾经有过的错误,和一些做法的不可理喻。再走一段弯路,然后自己醒来或一直不醒。人是多么僵硬和自傲的动物,充满对他人的妄想和断论,却只需要对方配合和服从自己。

那些可以轻而易举伤害我们的人,那些一再以痛楚和挫败试探我们的人,那些举起旗子引导我们走入迷途深林的人,那些在削弱我们的力量的人,那些让我们深深触动和粉碎自我的人,他们才是生命中最有力量的老师。如你我这般的俗人,只有真正穿行过黑暗与障碍,才能成为发出微光的人。我从不相信任何借口、理由、托辞、辩论。我只相信我们曾经走过的路。”

时间带来行为和意愿的回报。种子若被日光照耀,会开花结果。我们即便是一群时时失去自知的农人,面对的依然是一片井然有序的土地——收获会是什么,以及可曾照料这些被双手埋入泥土之中的种子。

有人说,有时也许只是自己内心的美好投射给他人,使一些存在变得美好。但这的确是一个工作,并且与他人无关。你所做的一切首先是要使自己的负面源泉被切断,不要让它像火焰一样四处去点燃更多人的烦恼和嗔恨。使自己和他人流淌出清凉,这是一种累积。见到,一切均是心的轨道,虚弱归于肤浅,质朴归于纯真。

如果没有得到想要的,那是因为的确还没有做到足够的好,无法做到平等地与任一人分享内在的美好。没有其他理由。而在心真正清楚的时候,我们所遇见的每一个人每一件事每一段风光,都可以带来意义。

有时我想,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在各自粉饰的外表下都有千疮百孔的人生和一个暗黑的深渊。如果了知这些,不会觉得自己特别,也不会觉得自己无辜。时间飞逝,人生百味杂陈,无法言说。仿佛一个人写了长长的信,但未等到那个可以投递的人。被阅读被接纳被理解是奢侈的。此刻做一个可以独自静静写信的人,也已不错。

我是个旧式样的人,喜欢用手工慢慢做东西的时代。那个时代,有人跋涉千山万水只为相见一面,鸿雁往来耐心等待,春夜无事庭院中闲坐,聆听雨水跌在芭蕉叶上,盖一座亭阁只为观望盛开的杏花。如果遇见生命中一个重要的人,我知道,在我等待他良久的时候,他也已经等待我良久。我们各自都应该是美而好的。

如同昨日我去买盆景,看到一对老人头发白了,气定神闲,容色干净,照料着姿态古雅的盆景。盆景也像它们的主人。我买了一盆大阪松,一盆垂丝海棠。什么样的人,种出什么样的东西。把盆景搁置好,桃花枝和白梅养在清水中。我想当我们遇见,将会找到一个地方,看花,喝茶,并肩坐着,说些絮絮叨叨温柔而轻声的话。不知不觉,就让岁月又翻了一页。

如果在任何变化中存在着接纳和顺受,那么即便是终结,也依然呈现着优雅和自在。最终一切逝灭都会朝向新生。

一切都有期限。只需往前走。执着过的,放空了。拖累过的,分解了。困顿过的,单纯了。被击伤过的,越过了它。如此,即便是有着微微伤感,也如同被清洗。若此刻没有一丝的期待或恐惧,就是当下最为完美的时分。而那一刻,心就像那秋天树枝上饱满的果实,悬挂着,知道会坠落,无念无想,不忧不虑,只是随顺因缘。

如此,天上一年,人间一世。

我从不奢望长久,只希望活得彻底。燃烧充分,展示出纯度。不停上演的生老病死,论证这个物质世界的变幻无常和岌岌可危。我们已知道它的苦,就可以快乐而不复杂地参与它的游戏。

最漫长的爱,其实是与自己相爱。但如果某天,我遇见了你,会邀请你一起与我跃入海洋。只有当我们各自成为渺小的水珠,彼此才会永恒地在一起。如同一段我所喜欢的经文:“世界是一座桥梁,你可以跨过它,但不要在其上建房。”我们的爱,也是如此。

(本文选自「一个」工作室新书《去你家玩好吗》,今日全国上市。)

安妮宝贝,作家。微博ID:@安妮宝贝

(责任编辑:贺伊曼)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