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序员是否可以在家办公——在家办公的利与弊

对软件技术工作者来说,办公的场所对工作效率似乎并没有大的影响——毕竟,大部分软件工程师给人的印象是埋头于电脑前,似乎只要给他们一 台能够连上Internet或是公司VPN的电脑,他们就能产出我们期望的代码。在理想情况下,公司还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节省不少固定工作场所的开销。听上 去十足像是个双赢的选择。

然而,时至今日,真正能彻底贯彻“在家办公”的公司却少之又少,Google、Facebook等公司虽然允许员 工在“不方便的时候”选择在家办公,但不允许员工长期如此;在“在家办公”方面执行宽松政策的Yahoo!公司,在新老板Marissa上台后,便取消了 允许员工在家办公的政策。

那么,在理想和现实之间到底有哪些差距呢?显然,允许员工在家办公是个充满温情的福利:在忙碌的工作之外,员工总免不了遇到各种突发状况。例如,孩子生病了,家里漏水了,遇到大雪出门不安全,临时需要在家等待新买的洗衣机安装完成……

在这些情况下,为员工提供“在家办公”的福利让员工能兼顾生活和工作,能体现出公司对员工的关怀。另一方面,如果软件技术工作的主要工作产出是由个体的智慧和经验决定的话,那么在什么环境办公理应不是问题。

但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对于取消允许员工在家办公的政策,Marissa给出的理由是“为了创建公司新的创新和协作文化,员工必须到公司来报到”。可是,创新不应该是通过个体来进行的吗?通过网络方式进行协作难道不是可行的方式吗?

Zappos 公司CEO谢家华在谈论到面对面沟通的重要性时讲到:“虽然Zappos是通过技术进行扩张的,但我们仍然非常依赖于面对面的互动,这一点似乎很奇怪。原 因则在于,我们生物形态进化的速度远远慢于技术。我们是一种社会性的物种,天生应该在不同的场合跟人进行面对面的互动,而不只是使用电子邮件和电话,或是 在家进行远程交流。”

我很认同这一点。创造性往往是在不同的个体之间碰撞产生的,而非由单个个体在日常的环境中产生。另一方面,虽然通过网 络协作可以在技术上实现无延时的互动。然而,与面对面的互动相比,基于网络的协作能够传递的信息通常要少得多。在一个有着良性技术文化的团队中,文化通常 依靠身教的方式被不断地传递给加入组织的新成员。然而,远程办公的方式却极大制约了文化的建立和传递过程。很明显,在与一个人比肩而坐,一起完成一个项目 的过程中,我们最终得到的不只是完成工作的代码,还有两个人之间的相互影响,以及通过思维碰撞得到的各种火花。而这些是很难通过远程协作的方式达成的。

另 一个在家办公的不利之处在于效率。其实对大部分来说,家并不是一个合适的办公环境,至少对我个人来说就是如此。太多事务会导致分神,而缺乏来自身边同事可 见的压力则会导致工作中容易出现懈怠。我不否认有那么一些人即使在家也能严格地分清工作和生活,但我相信,对大部分人来说,如果选择长期在家办公,恐怕很 难在工作和生活之间划上明确的分隔线。

作为一个技术管理者,我愿意相信团队成员的自觉性,也愿意照顾团队成员偶然会遇到的困难,因此,我愿 意在团队中保留大家在“特殊情况下”偶尔在家办公的权利,但从文化建立、协作、创新、以及经验传递的角度,我更愿意大家有尽可能多重叠的办公时间。只有这 样,才能真正在组织内建立一个高度信任、充满活力的团队。

本文选自《程序员》杂志2013年5期,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 market@csdn.net

《程序员》2013年杂志订阅送好礼活动火热进行中

亲历NSDI 2013

文/范斌

NSDI(Networked System Design and Implementation研讨会)是计算机学术界中研究分布式系统和网络的旗舰学术会议。相对于计算机领域内其他动辄几十年历史的会议,2013年才刚满10岁的NSDI无疑只是一个年轻的小字辈。但近十年来,在以Google为首的几家互联网巨头的推动下,超大规模分布式系统(例如包括上万台甚至更多服务器的集群)从理论到应用都有了跳跃式的发展,作为这个方向最前沿的顶级学术会议,NSDI自然也越来越受到关注。

2013年的 NSDI于4月2-5日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Lombard举行。与计算机领域内其他方向的顶级学术会议的规模相比,NSDI可谓袖珍:本届会议从数百篇来 自全球各个高校、研究机构以及公司的论文投稿中,仅收录并发表了其中的38篇。值得一提的是,被收录的论文中有一篇来自中国的清华大学与中国科技大学,这 也是我们中国高校首次发表第一作者的NSDI论文。在网络学术界中享誉盛名的大牛包括普林斯顿大学的Jennifer Rexford教授和华盛顿大学的Thomas Anderson教授均现身此次会议。两人都是近年来热门的OpenFlow最初的倡导者。众多著名的高科技公司如Google、Facebook、 Microsoft、VMware也纷纷派出技术人员参加并赞助了会议,其中来自Facebook的工程师团队更是在会议上发表了一篇关于 Facebook如何部署并改进Memcached的论文。

本篇报道将为你描述我所见到的那些有趣的议题和最前沿的研究。

未来的网络会由软件来定义吗

软件定义网络(SDN,Software-Defined Network)的讨论无疑是本次NSDI一大重头戏。SDN是近年来开始发展的一种网络虚拟化技术,它强调在网络中将决策部分(决定将每个数据包发送至 哪里)和实现部分(对于每个给定目的地址的包如何发送)分离,并提供编程接口让网络管理人员在不更改硬件的前提下,以软件的方式迅速更改决策部分进而重新 规划整个网络。实力雄厚的互联网公司诸如Google和Facebook已开始在其各自的数据中心内部署SDN。

NSDI的第一个演讲里, 来自普林斯顿大学的研究者就展示了他们最新开发的一种叫Pyretic的编程语言(http://www.frenetic-lang.org /pyretic/)用于描述交换机的包处理规则。Pyretic基于Python,因此看起来和Python十分相似。Pyretic模块化封装了一系 列包处理策略,同时借助Python强大的表达能力,可以用区区几行简单的语句实现复杂的包处理逻辑,从而大大减轻了网络管理的负担。这项工作因此获得了 2013年NSDI的社区奖。

未来浏览器乃至互联网Web架构会演变成什么样

针对当前层出不穷的Web安全隐患(例如缓冲区溢出、JavaScript API漏洞、点击劫持等),来自微软总部研究院(MSR)的Jon Howell提出了一个极其大胆同时也备受争议的改革构想。

Jon首先分析了导致Web安全问题的根本原因:一方面,为了追求更强大、更丰富的表达效果,Web开发者不停地新增或加强那些本已复杂的Web API(包括HTML、MIME、CSS、JavaScript、DOM等);另外一方面,浏览器为了在客户端一一实现这些Web API,也被迫变得越来越庞大和复杂,从而带来种种难以避免的安全漏洞和隐患。

为解决追求丰富的Web API和提高用户安全性之间的矛盾,Jon与两位同事设计并实现了一个叫做Embassies的系统来负责让用户安全地浏览Web,而不用担心是否点击了恶意链接。在Embassies中,每个Web应用都被限制在一个容器(例如虚拟机)中运行,并和同样运行在本地的客户端浏览器通过IP网络通信。 Embassies的浏览器仅负责最基本的绘制像素工作。由于功能简单,它比传统大而全的浏览器要更高效和安全。另外,Embassies在其容器内部提 供丰富的Software Stack选择,以方便Web开发人员,并保证对恶意应用的隔离。这种Web API和Client API的隔离,兼顾了Web的安全性和丰富性,也使得本篇论文获得了NSDI组委会的青睐并被评为两篇最佳论文之一。微软会把这一奇思妙想变成现实,进而 在愈发惨烈的浏览器大战中杀出重围吗?我们拭目以待。

Facebook如何快速生成每位用户的页面

Memcached是一种使用内存作为存储载体的key-value存储。随着内存容量的不断增长和价格下降,近年来Memcached大行其道,其中Facebook的示 范效应可谓功不可没。在Facebook后台,海量的用户数据是以key-value条目的形式被缓存在Memcached服务器上,从而缓解对后台数据 库的压力,同时利用内存的巨大带宽大大加速对于常用数据的读取。

在NSDI上,来自Facebook的工程师向参会者展示了 Facebook是如何部署上千台规模的Memcached集群,从而将上万亿条key-value条目存储在内存中,并实现每秒处理数十亿次访问的吞吐 量。难能可贵的是,Facebook的工程师们详细介绍了在实际部署中,他们是如何克服遇到的种种挑战——例如如何保证访问低延迟的同时增加并发性,如何 合理利用批量访问(Batching)来均摊网络开销,如何使用契约(Lease)来保证Memached客户端数据的一致性,如何使用冗余,如何处理 Memcached服务器的宕机等。

巧合的是,今年还有另一篇来自卡内基-梅隆大学和Intel的论文,从数据结构的角度对单机Memcached的性能瓶颈做出了分析,并尝试使用无锁的散列表和Cache替换算法来实现更加高效并节省内存的Memcached。

帮助非洲人民减少“手机话费”

在以非洲为代表的第三世界,移动通信正变得日趋普及。基于GSM的2G手机已变成了很多普通非洲人最重要的通信手段。

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和华盛顿大学的一组研究人员展示了一项很有趣也非常有意义的工作。他们调查并发现,在很多非洲地区运行一个GSM手机基站的电费(通 […]

人生,青春,生命,就是不停的战斗

五一闲在家里没事,花掉蛮多时间做了三件有意义的事情:

睡觉,补了春节过后倦怠已久的睡眠,要调整到更好的状态 看了一部国产偶像泡沫剧《爱的创可贴》(douban),居然觉得一部分还不赖,镜头感有不少电影级别的进步,不再是单纯的拼长相跟坑爹剧情了。 重新把《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翻出来看了一遍,在我的 NAS 里面还有另一部同样收藏了 1080P 版本的电影《不能说的秘密》,在我极尽无聊或者有聊的时候,我会选择其中一部翻出来再看一遍。

我会喜欢《那些年》,更多部分还是因为它能够带给我关于生活、爱情、命运的正能量,无论在什么时候,它会告诉你,做一些自己喜欢并认为正确的事情,能带给自己快乐与开心。

在这里需要推荐九把刀 2011 年 11 月 5 日在北京大学的一场演讲《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刀君的同名书就不推荐了),这是《那些年》台湾香港上映引发轰动后,九把刀在内地做的一次非常“热血”的演讲(当时电影还没有在内地上映),用他自己的故事告诉我们:

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

以前我不相信这句话,但是在看了九把刀的电影跟小说,看到这场演讲的文字版本后,我相信了。我相信这个世界上仍然有一些人以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独立、热爱生活、善良、不矫作,这进一步加深了我对台湾的向往,对于那片土地所产生的独特社会与生存形态表示关注。

九把刀在这场演讲里面讲到了沈佳仪,讲到了他如何开始写小说,讲到了他小时候的热血生活,讲到他因为母亲得血癌然后疯狂写小说赚钱,到现在母亲仍然非常健康,顺带变成台湾最畅销的作家,然后又怎样把自己的前半生用电影的方式记录下来。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女孩》,归根结底,就是九把刀的青春自传。看完这部电影,你会获得很多的正能量,在电影之外,看看这篇九把刀的演讲实录,你能够获得更多激励。

九把刀说:

为什么我要一群没有追求到自己梦想的人(大人们),告诉我如何追求梦想?为什么?没有道理。所以我想要成为一名漫画家,最快的方式就是立刻去做。

九把刀说:

把困难题的解题过程都背起来,当然不是为了要知道问题的答案,而是想要让你知道,我也有一点点的聪明,不要觉得我是笨蛋。

九把刀说:

很多人啊,从媒体上面认识的九把刀,都是觉得:九把刀这么火爆热血叛逆的人,他的青春一定过得非常乱七八糟,就是有空就打老师,没空就打校长的人(观众笑)。但是不是这样子的,我的青春啊,就全部在努力用功读书,我的青春,全部都是沈佳仪。

九把刀说:

很久很久一段时间,我都是一个没有梦想的人。如果我曾经拿到过一个宣称可以是梦想的礼物,这个礼物的盒子外面一定写着,“沈佳仪,我们永远在一起吧”。所以当沈佳仪告诉我说她想要当一个交通警察的时候(观众笑),我就觉得,突然想要成为一个交通警察(观众笑)。

九把刀说:

我真心觉得,成长,最残酷的部分就是,女孩子永远要比同年龄的男孩子要成熟,女孩子的成熟啊,没有一个男孩子能招架得住。

九把刀说:

从2004年的11月份开始,我连续写了14本书,我完全是为了赚钱而写小说,因为我知道我所赚的每一笔钱,都可以拿来救我妈妈。那是我这辈子最想赚钱的时刻。每天写5000字,8000字。

九把刀说:

电影,远远比小说还要好看,因为电影最后夺回了我在真实人生以及百分之百真实的小说里面没有得到的画面。

九把刀说:

我在各位这个年纪的时候,我在做什么?我在办“九刀杯”自由格斗赛,我不知道自己将来想要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我很迷惘,但是我没有放弃追寻。我一直好想知道自己会成为一个什么样子的人,所以我一直一直不停地拆礼物。

我当然愿意祝福大家拆到看到非常绚丽风景的礼物,但是如果你拆到叫你“去吃大便吧”的礼物,也不要紧,怀着真诚的希望,勇往直前,有一天,你也会跟我一样,看见神的微笑。

电影与演讲的区别是,前者是九把刀希望大家看到的九把刀,演讲里面是更真实的九把刀,有大量电影里面的桥段但却更丰富。分享正能量(尽管这个词很鸡汤很公知),分享九把刀给大家,共勉。

© XJP for XJP的碎碎念, 2013. | Permalink | 暂时还没有群众围观该文 | Post tags: 九把刀, 青春

[…]

So long Hasselblad V

Hasselblad has confirmed that the last 503CW has rolled off the production line, bringing an end to over half a century of cameras of the Hasselblad V system. Above is just a very small selection of medium format goodness that you uploaded over the past couple of […]

每周一书:《字体传奇》

就算不知道 Helvetica 这个字体的名字,但我们仍然无法脱离地生活在满是 Helvetica 的世界里,包括苹果、微软、宝马、MUJI 在内,我们身边太多熟悉的品牌 logo 都用了 Helvetica 作为英文字体使用。这本《字体传奇》准备了丰富的资料,让我们了解字体发展的过程(也包括同时期的其它竞争字体),内页设计也完全的“Helvetica 化”,在阅读之外,也有了更多收藏的意义。

更多信息:我们还推荐 2007 年上映的纪录片《Helvetica》,在我看来,这是我看过最有意思的纪录片之一了。

原罪

中国互联网的原罪,纯吐槽,节假日期间仅供娱乐。哈哈

——————————————

我是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 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我不差钱,旗下有中国前十大APP中的四大APP 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我帮助整个国家提升了就业率 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我成功地将老外赶了回去 实现了高难度又拿钱又独立自主 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我一天的交易额是黄金周上海最旺的街铺交易额数倍 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我们的领袖讲演视频全中国机场都看得到 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我公司里普通一名店小二抖抖脚也能让大卖家打个寒颤 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为了诚信,我们自己清理门户,一个真高管下台,一个假高管坐牢 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我能让政府高官向我道歉 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我的PR能力全中国无出其右 还是不能把你洗白“你丫就是卖假货起家的”

——————————————

我是中国流量最大的网站 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我能躺着收钱 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我的员工上班不要打卡 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当年门户把我当vendor,我成功完成逆袭 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我鼓吹有狼性为表小资为里 得内圣外王之精髓 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我们老大是中国第一个去太阳谷峰会的 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我网站排名规则一改,多少中国网站焦头烂额 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我的广告客户是中国最多的,最具长尾效应的 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我和某些力量有深不可测的交情 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我的御用公关是本土最大的公关公司 还是不能把你洗白“你丫就卖假广告起家的”

————————————————

我拥有中国最多的用户 你丫就山寨起家的

我在游戏上的实力,让第二名都望尘莫及 你丫就山寨起家的

我拿到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张船票 你丫就山寨起家的

我切实帮助到用户省下了好多通讯上的银子 你丫就山寨起家的

我市值中国最牛逼 […]

Re: 被鹅追

发信人: iamkk (iamkk), 信区: Joke标 题: Re: 被鹅追发信站: 水木社区 (Tue Apr 30 08:06:05 2013), 站内

鸭也一样啊,很记仇。小时侯,我们家养鸭子,你知道的,公鸭母鸭那点事,可小时侯的我不知道啊,每每这个时候我就充当英雄把公鸭赶跑。从此被记恨上了。经常是家里别人正聊天呢,发现我嗖嗖跑过去,后面跟着一只同样狂奔的鸭子。【 在 keymake 的大作中提到: 】: 小时候 大概也就四五岁吧。去亲戚家参加婚宴,亲戚家养了几只鹅,还咬人。: 别的小孩年龄大一些,跑得快,所以来往自由。: 我要么不出门,要么要大人陪着。可是有一次落了单。我站在门口打算冲过去。觉得自己都跑得耳朵生风了。结果还是被一只鹅追上了,结果我大哭….还好表哥赶紧把我救了,给我一个夹了好多肉菜的馒头安慰我。: ……………….—

※ 来源:·水木社区 http://m.newsmth.net·[FROM: 61.148.244.*]

苦味矿泉水能喝吗 ?

本文作者:云无心

市场上出现了一种“苦味矿泉水”,宣称“内含30多种对人体有益的矿物质且含量极高,其中部分矿物质含量是同类产品的几百倍甚至上千倍,堪称水中极品”,然后又是“欧洲皇室专用”又是“限量生产”,具备了典型奢侈品的特征。

在功效描述里,这种水更融合了“排毒”“清脂”“减肥”“美容”“养肝”“调理内分泌”“提高免疫力”等最具市场号召力的功效,堪比观音菩萨玉净瓶里的水。

然而,这种价格高得令人咋舌的水,不仅这些功能不靠谱,连基本的安全性都成问题。

注意一下这种矿泉水的成分,会发现它的确“矿物质含量极高”。一般的矿泉水,钙、镁、钠的含量都是每升几十毫克,钾只有几毫克,碘则基本上不含。而每升苦味矿泉水中,钙、镁、钠的含量分别超过300、5000和1700毫克,钾接近700毫克,而碘接近400微克。

这些矿物质是不是“对人体有益”呢?虽然这些矿物质都是人体需要的,但是它们对健康的影响是倒钟形—少了不好,多了也有害。它们“有益”还是“有害”,取决于摄入量是解决了“缺乏”的问题,还是超过了“安全的上限”。为实现不同“保健功能”,这种水的推荐饮用量在每天几十到几百毫升之间。以每天喝200毫升为例,贡献的钙、镁、钠、钾大约分别为60、1000、340和140毫克,而碘则接近80微克。

成年人每天需要1000毫克左右的钙,多数人达不到,所以苦味矿泉水对于补钙多少有点用。

钠的推荐摄入量是不超过2400毫克(对应6克食盐),很多中国人都会超过。过多的钠会增加高血压的风险,所以这340毫克钠有害无益。

适量钾对一般人群的心脏健康有益,而多数人的摄入量距离“过量”还远,所以这个钾含量无所谓好坏。

碘的问题则比较有意思。普通人体每天需要150微克,孕妇需要250微克。多数地区的食物中提供不了足够的碘,需要通过碘盐补充。按照科学界对于“补碘”与“碘过量”的主流认识,这几十微克碘倒也未必有多大问题。不过因为舆论的炒作,许多人对于碘盐充满了疑虑甚至恐惧,而苦味矿泉水中的碘却又被当作了“保健成分”,实在有趣。

苦味矿泉水之所以苦,主要是镁的作用。加上其中大量的硫酸阴离子,这种水相当于浓度很高的硫酸镁溶液。硫酸镁的一个别称就是“苦盐”。在医学上,它是泻药的有效成分。所以,喝这样的矿泉水相当于服用泻药,导致腹泻自然也就顺理成章。许多人把这种腹泻当作了“排毒”“清脂”,于是认为“起作用了”。

长期腹泻,自然有“减肥作用”,这跟吃泻药完全一样。需要注意的是,且不说这种减肥是以伤害身体为代价,它本身也不能保持,一旦停止腹泻、正常进食,很快就反弹。而泻药有用法用量的规范,比起这种“天然产品”,要靠谱安全得多。

镁也是人体需要的微量成分,成年人每天需要几百毫克。通常,人们能够从食物中获得,即使不够,也不会到“缺镁”的地步。镁过多会造成“镁中毒”,腹泻就是“镁过量”的表现。美国的推荐标准是:成年人额外补充镁,每天不超过350毫克。200毫升苦味矿泉水就超过了1000毫克,相当于“安全标准”的3倍。这样的水,已经不适合饮用。而营销广告中,不仅向健康人推销,连孕妇病人都不放过,实在可怕。

许多人喜欢温泉浴。一般来说,在温泉中洗浴让人有舒爽之感,除了水温和放松的心情外,也可能与其中所含矿物质有关。

温泉浴毕竟不是可以经常享用的。于是,有人把这样的水蒸干,得到“浴盐”,如此就可在家里模拟“温泉浴”了。这种浴盐又被叫做“泻盐”,因为最主要的成分是硫酸镁。在中国,“盐浴”的人可能不多,人们大概一般只用来泡脚。

所谓的“苦味矿泉水”,最合理的用途大概是制作“泡脚盐”。在泡脚过程中,即使有一些矿物质能透过皮肤吸收,也到不了“过量”的地步。直接喝,不危害健康就该谢天谢地,请别指望它能“保健”。

Dazzling flower fields of Holland

Holland’s flower fields break out with vast bands of vibrant colors this season, and these photos capture the tulips, hyacinths, and other floral species on display. Spring’s largest garden in the region called the Keukenhof Gardens spans 80,000 acres and does a fantastic job at showcasing them […]

“C++的数组不支持多态”?

先是在微博上看到了个微博和云风的评论,然后我回了“楼主对C的内存管理不了解”。

后来引发了很多人的讨论,大量的人又借机来黑C++,比如:

//@Baidu-ThursdayWang:这不就c++弱爆了的地方吗,需要记忆太多东西

//@编程浪子张发财:这个跟C关系真不大。不过我得验证一下,感觉真的不应该是这样的。如果基类的析构这种情况不能 调用,就太弱了。

//@程序元:现在看来,当初由于毅力不够而没有深入纠缠c++语言特性的各种犄角旮旯的坑爹细枝末节,实是幸事。为现在还沉浸于这些诡异特性并乐此不疲的同志们感到忧伤。

然后,也出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理解:

//@BA5BO: 数组是基于拷贝的,而多态是基于指针的,派生类赋值给基类数组只是拷贝复制了一个基类新对象,当然不需要派生类析构函数

//@编程浪子张发财:我突然理解是怎么回事了,这种情况下数组中各元素都是等长结构体,类型必须一致,的确没法多态。这跟C#和java不同。后两者对于引用类型存放的是对象指针。

等等,看来我必需要写一篇博客以正视听了。

因为没有看到上下文,我就猜测讨论的可能会是下面这两种情况之一:

1) 一个Base*[]的指针数组中,存放了一堆派生类的指针,这样,你delete [] pBase; 只是把指针数组给删除了,并没有删除指针所指向的对象。这个是最其它的C的问题。你先得for这个指针数组,把数据里的对象都delete掉,然后再删除数组。很明显,这和C++没有什么关系。

2)第二种可能是:Base *pBase = new Derived[n] 这样的情况。这种情况下,delete[] pBase 明显不会调用虚析构函数(当然,这并不一定,我后面会说) ,这就是上面云风回的微博。对此,我觉得如果是这个样子,这个程序员完全没有搞懂C语言中的指针和数组是怎么一回事,也没有搞清楚, 什么是对象,什么是对象的指针和引用,这完全就是C语言没有学好。

后来,在看到了 @GeniusVczh 的原文 《如何设计一门语言(一)——什么是坑(a)》最后时,才知道了说的是第二种情况。也就是下面的这个示例(我加了虚的析构函数这样方便编译):

class Base { public: virtual ~B(){ cout <<"B::~B()"<<endl; } }; class Derived : public Base { public: virtual ~D() { cout <<"D::D~()"<<endl; } }; […]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