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SS布局中一个简单的应用BFC的例子

上文中我们讲述了在一个星球上发生的有关overflow:hidden的故事。这次,我们再欣赏下她另一个迷人之处。其实,关键也不是她啦。而是由于她会引起BFC(Block Formatting Context)。BFC又是什么?什么情况会创建BFC?它有什么用?其实在写代码时经常会遇到。

什么是BFC

BFC(Block Formatting Context),简单讲,它是提供了一个独立布局的环境,每个BFC都遵守同一套布局规则。例如,在同一个BFC内,盒子会一个挨着一个的排,相邻盒子的间距是由margin决定且垂直方向的margin会重叠。而float和clear float也只对同一个BFC内的元素有效。

什么情况产生BFC

W3C标准中这样描述: Floats, absolutely positioned elements, block containers (such as inline-blocks, table-cells, and table-captions) that are not block boxes, and block boxes with ‘overflow’ other than ‘visible’ (except when that value has been propagated to the viewport) establish new block formatting contexts for their contents. 非块级盒子的浮动元素、绝对定位元素及块级容器(比如inline-blocks,table-cells和table-captions),以及overflow属性是visible之外任意值的块级盒子,都会创建了一个BFC。即当元素CSS属性设置了下列之一时,即可创建一个BFC:

float:left|right […]

创业公司招人两难:资深人士,招还是不招?

莎翁有言:To be or not to be, that is a question. 这个问题,对于创业公司来说,或许是:资深人士,招,还是不招,这是一个问题。资深人士对于创业公司来说,好处是能够加速公司的成长轨迹;而隐患在于,稍有不慎,不但会毁了公司的自有文化,公司甚至还会因此堕落至死。

著名的科技企业家Ben Horowitz最近在自己的博客上发文《Old People》阐明了自己的观点:

你刚创办的公司表现不错,生意也日益扩张,就在这时,你听到懂事会有人说:“你应该聘请那些资深的、真的“到过那儿、做过这些事儿”的高管来协助你,将公司带入下一个阶段。” 只是,真的是这样吗?现在是时候吗?如果是,你需要从哪里入手呢?聘请了他们之后,你需要对他们做些什么呢?你又以何种标准来评判他们的工作表现?

或许,你首先应该问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我要聘请这些资深人士?他们时尚的着装、政治上的野心和时常要回家陪家人的习惯,这一切,难道不会毁掉公司的文化吗?”从某种程度上讲,这类问题的答案,可能都是肯定的,这也是这个问题值得认真思考的原因。然而,无论怎么说,在正确的时间,能否引入正确的人才,对公司未来的发展影响,可能天差地别。

让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为什么需要聘请资深人士?最简单明了的答案是:时间。作为一个科技类的创业公司,从创办那天起,直到你死,都是一个同时间赛跑的过程。没有哪家创业公司能够拥有很长一段摸索市场的时间。即便是最好的想法,隔段时间再看,可能就会很糟。试想一下,如果Mark Zuckerberg上星期才创办Facebook,会是什么情况?在网景,我们仅花了15个月的时间就上市了。如果再晚上六个月,我们可能就会面临来自其他37家浏览器公司的竞争。退一步讲,就算没人能跟你做正面较量,在公司创办五六年后,大部分的员工都会丧失最初的梦想,无论你给他们画的大饼有多大,梦想有多辉煌。因此,聘请一个对你正在尝试去做的事情有经验的人,会从根本上加速你成功的步伐。

但CEO们要注意的是:聘请这些资深人士到你的创业团队,就好像运动员为了成绩服用兴奋剂一样。如果一切运作的好,你可以快速达成一个前所未有的目标;如果弄巧成拙,你也可能就此堕落至死。

为了让一切进展顺利,创业公司不要让你对这些资深人士的要求变得抽象和模糊。如果你对自己究竟想要找一个什么样的人只有一个模糊的定位,失败是可想而知的。聘请一位资深人士,最正确的动机应该是去获取其在某一专业领域的知识和经验。

比如说,一位技术出身的创始人,可能不会了解如何去搭建全球的销售渠道、创立及维护一个能够立于不败之地的品牌等。招来一个世界级的专家,可以帮助公司迅速在特定方面获得成功。

针对一个特定职位,究竟是外招还是内部提升,最重要的是需要明白,这个职位需要外部知识还是内部知识。例如,对于工程经理这一职位来说,首先你需要具备基本的编程技能、对于技术方面也要有非常深入的了解,同时你还需要懂得如何去运作一个有规模的工程师团队,因此,你可能就会更加看中来自公司内部的知识,而不是从外部聘请。

同样,如果公司想要招一个面向大公司做销售的人,考量的标准就要更多的来自于外部的经验了。这样的销售人员,要了解目标用户群在想些什么、洞悉他们的趋势、熟悉他们文化倾向,以及如何在特定数量的人群中,将自己的销售额最大化,这些素养都比你对公司内部的了解更加重要。而这,也是为什么工程项目经理通常都是内部提拔,而销售总监通常会从外部招聘的原因。你需要问自己的是:“我所招聘的职位,究竟还是需要外部知识多,还是更看重内部知识。”这个问题同样会帮助你考量那些招聘来的资深人士。

招到人之后

在你招到人之后,如何让他们高效的去工作,也是个非常困难的问题。这些资深人士会带来几个问题:

他们已有的文化——他们身上的习惯和行事风格,都来源于他们曾经供职过的公司,这些都不可能跟你公司的文化完全匹配。

他们知道整个系统是如何运作的——因为资深的从业人员,往往来自于一个更大的环境,所以,他们通常的技能和效率,都是从以往的经验中习得的。这些习惯可能对于新的创业公司来说,拥有更多的政治色彩并且略显突兀。

你不懂的事情,他们懂——事实上,这正是你需要聘请他们的原因。因此,创业公司如何去衡量他们的工作表现究竟够不够优秀?

为了预防招聘资深人士带来的创业公司文化变迁,以上这些问题,都需要着重考虑。

首先,你需要在公司的文化和规则上做出严格要求。有人带着其他公司的文化来,这没问题。有时候,这些外来的文化会比创业公司自身的文化更具价值。只是,一个创业公司的创立,本身会形成自己独有的文化和行事风格,如果你想要纳入新的想法,让企业更多元化,这也没问题,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一定不要因为这些外来的人员,改变了自己最核心的文化和价值观。

其次,要警惕那些带有政治动机的行为,对此要零容忍。更重要的是,在审核员工表现时,要设定一个高而清晰的标准。如果你想要拥有一个世界级的公司,你必须得确认你公司的员工——无论新老——都必须是世界级的。仅仅招聘一个比你优秀的人是不够的,因为你并不擅长这方面的工作——这也恰恰是你要招聘他们的原因。

千万不能因为你不擅长做某事,而为这项工作,制定一个非常低的标准。比如说,我认识一个非常年轻的CEO,她只是在午餐的时候听了几个感人的故事,就对公司的市场和公关部信心满满。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对一家优秀的公司写一个漂亮的报告,这并非世界级公关的工作。世界级的公关应该有一种逆转颓势的能力,必要时,他们可以将鸡屎说成沙拉酱。这种能力,需要建立在长期且互相信任的关系之上,并且需要对公关的职能和技巧有非常深刻的理解,在运用时,也有信心能做到恰到好处。而这些能力,都是一个公关菜鸟所不具备的。

至于究竟何为高的标准,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是采访行业里顶尖的人。找到他们的标准是什么,然后将这种标准,借鉴过来,为你所用。而标准一旦设定,就算你不知道如何去达到这个标准,在执行过程中,你也必须严格遵守。如何创建一个有价值的品牌、在公平的竞争环境里如何占据优势地位,或者怎样完成一个貌似不可能达到的销售目标,这些都不是你要考虑的——招聘资深人士的价值也就在于此。

最后,你需要让你新招入的资深人士不能只局限于是一个目标完成者,他同时也需要是团队中的一员。我的朋友Bill Campbell对此有一套非常好的方法论,他通过以下四个部分来将衡量这些新招入高管的表现:

目标VS结果——一旦你设定了一个高的标准,你可以直接通过这个标准,来衡量高管们的表现。

管理——就算这些资深人士做的非常好,也不意味着他们就能打造一个高效而忠诚的团队。即便他们能够非常好的完成目标,你也需要了解他们的管理水平如何。

创新——有时候这群资深人士会因为只顾着眼前的目标,而忽视了未来的规划。比如,对于一个工程经理来说,他可能仅为了在预定的时间里完成应有的功能,而不去管整体的构架,结果可能是最终的产品都不支持下一个版本。这就是为什么你不仅需要看到最终的香肠(产品),还要深入到香肠加工车间,去了解它们究竟是怎样生产的。

跟同事一起工作——这一点可能一开始不是太容易注意到,但高管们必须得保证能与员工之间高效的交流、相互支持并且帮助团队获得应有的资源。这也是衡量他们的一个重要指标。

哦,亲爱的,你卖掉了自己的灵魂

初次聘请资深人士,你可能会有种卖掉自己灵魂的感觉。一不小心,你可能还会因此丢掉整个公司的灵魂。但是,如果你想从一无所有中做出点成绩,你就必须得冒这个险,赢得与时间的赛跑。换句话说,你必须得聘请那些资深、有学识、有经验的人——即便聘请他们可能会带来很多因为年龄多样性而衍生出来的问题。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36氪

来微信加36氪为好友吧,打开微信“添加朋友”->按号码查找,然后输入“36氪”添加好友。二维码

[…]

博观而约取 温故以知新——“21世纪的计算大会”报道

文/刘江 2012年10月25日,坐在富丽堂皇的天津大礼堂里,与天津各高校的两千多师生一起聆听“21世纪的计算大会”的报告,不由得感慨如今的年轻人在求学阶段就能与包括图灵奖得主在内的世界顶尖学者零距离接触,实在令人羡慕。

大会期间,刘江(中)与Michael Jordan教授(左)和Eric Horvitz(右)合影

“21世纪的计算大会”由微软亚洲研究院主办,始自1999年,到2012年已经是第十四届,是微软亚洲研究院自成立之初便开始举办的学术盛会,主要面向来自亚太地区各大科研机构和高等院校的计算机科研人员及相关院系师生,集中展示计算科学领域的最前沿技术及未来的发展趋势。正如本次大会的主办方之一,南开大学的校长龚克所说,微软亚洲研究院所主办的“21世纪的计算大会”能够激励青年人更加前瞻、深入地思考“二十一世纪的计算“所面临的种种挑战,同时帮助人们更好地理解“二十一世纪的计算“和经济、社会、文化等方方面面之间日益密切的联系。

今年是我连续第三年参加“21世纪的计算大会”。大会主题从2010年上海的 “人·计算·现实世界”、2011年北京的“计算之本,创新之源”演进为今年的“计算,自然而然”。顾名思义,自然用户界面(NUI,Natural User Interface)是中心议题。

果不其然,Rick Rashid博士演讲中有几个演示都与更自然的用户界面有关。其中包括在今年UIST大会上引起广泛注意的手腕穿戴式3D交互原型项目Digits,用不太复杂的硬件实现人手运动的捕捉和模拟,已经达到较高精度。而反响最强烈的是实时语音机器翻译,系统不仅将他实时说出的英文语音识别出来,翻译为质量很高的中文,还能匹配他的语音语调用中文说出来,实在是技惊四座。演讲视频在微博里也引起了轰动和广泛传播,更成为国内外很多媒体热议的话题。Rashid之后也专门撰文指出,这个演示其实包括语音识别、机器翻译和语音合成三个领域的研究成果。仅仅语音识别方面,这个系统因为采用了深度神经网络(Deep Neural Networks),错误率降低了30%,是1979年隐式马尔可夫模型出现以来精确度的最大提升。

但是仅有人机界面层面的突破,仍然是无法实现自然而然的,自然界面离不开大数据的支撑。图灵奖得主、康奈尔大学教授John Hopcroft的演讲“计算机科学的新方向”一如既往的高瞻远瞩,而其主题正是近一两年非专业人士也喜欢议论几句的大数据。他认为计算机科学正在经历根本性的变革,将改变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意识到这种变化并未雨绸缪的人会获得巨大优势。过去30年编程语言、编译器、操作系统、算法、数据库等领域关注的主要是怎样更好地发挥计算机的作用;而未来将转为应用导向,如何将计算机应用于各个其他领域,比如某些理念在科技文献中是怎样传播的,社交网络中社区怎样演变,如何从非结构数据源中提取信息,处理各个应用领域产生的海量数据等等。计算机科学理论和教育都需要改变,以适应这样的变化。他指出,支持新方向的基础理论有:大规模图,谱分析,高维和降维,聚类,协同过滤,从噪声中提取信号,稀疏矩阵等。其中很多方面以前都没有很好的研究,需要学术界和工业界的共同努力。

依据数据决策有多重要?在会议间歇我采访微软雷德蒙研究院的副院长Eric Horvitz时,他兴致很高地回忆起自己曾经救过导师George Dantzig(线性规划之父)命的轶事。1980年代Dantzig被诊断有心脏病,医生建议他尽快手术,但搞优化的Dantzig岂能随便答应。他找来Horvitz,让他把自己的心脏病手术时间当成一个研究课题来做。Horvitz查阅了大量医学文献资料和数据,结合老师的个人情况,画出一个优化曲线,推算出Dantzig的手术应该一年后做,结果决策大师研究一番后居然照做了。Dantzig此后逢人便夸Horvitz的功劳,他又活了20多年,90岁高龄时才去世。

那么,大数据是否意味着数据越多越好呢?去年大会上斯坦福大学教授Emmanuel Candes在演讲中就给出了一个反例。他2004年偶然发现,一幅采样不足的图片,利用数据的稀疏性和不连续性,通过巧妙的数学处理,可以得到比采样更多的对比图片更清晰的结果。他与陶哲轩在此方面的合作开创了现在非常热门的压缩感知(Compressed Sensing)研究领域,并因此获得SIAM Polya奖和NSF Waterman奖。现实生活中,由于处理和通信能力的限制,加上传感器和采样系统设计不佳,大量采样数据是冗余的,很快会被压缩而丢弃,造成了大量浪费。压缩感知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考问题的角度。

本次大会的演讲嘉宾,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Michael Jordan教授有心理、统计和认知科学学位,同时是电气工程与计算机系和统计系的教授,他对大数据本质的认识非常独到。“计算机研究的是对资源的管理。资源指的是时间、空间和能量,传统上数据并不认为是资源,而是工作负荷。但现在数据也成为资源了。”Jordan教授强调,时间、空间和能量等其他资源基本上是多多益善的,越多处理越快,而数据作为资源却很不一样,数据越多,计算处理不快反慢,而且数据越多越复杂,麻烦也就越大。数据多了,不仅查询起来复杂得多,而且在给定时间里应用复杂算法也越来越不可能了。这正是大数据的本质困难。

对此,Jordan提出两种解决途径。一是自底向上,化整为零,将算法里的分治原则更全面地运用到统计推断里去,将大数据化为许多小数据来处理,即大数据的Bootstrap法。普通的Bootstrap算法非常简单,而且看上去与分布式计算/云计算非常匹配,但因为重抽样的数据量也会很大,并不实用。Subsampling(子抽样)法又有无法保证正确性的问题。最后行之有效的是结合了前两者的BLB方法(Bag of Little Bootstraps),实践证明非常高效,而理论上又能证明高阶正确性。

二是自顶向下,通过凸松弛法(Convex Relaxation)实现计算效率和统计效率的权衡。在计算机学家看来,数据多意味着计算多;而在统计学家看来,数据多意味着风险(错误率)越低,随着数据增长,统计推断反而可能简化。Jordan在演讲前进行的专访中特别向我指出,计算机科学只有几十年,遇到的很多问题统计学、数学都思考了几百年了。大数据实际上做的正是将计算机科学和统计两个领域联系到一起。他建议计算机专业人士要多看本学科外的相关论文,并半开玩笑地说这是他的授徒秘诀(他门下弟子如Andrew Ng、David Blei等多成就斐然)。这让我联想起2010年与会的图灵奖得主Chuck Thacker介绍自己屡屡能在多个方面创新的秘诀,是经常读各领域的原始论文尤其是比较老的论文,看人们最初怎么思考,又在哪里摔倒。

关于创新,大会专门有一个名为“颠覆性创新”的主题论坛。北京大学的迟惠生教授认为创新就要包容异见、但不要轻易受他人影响。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李卫平教授则提醒大家不应为了颠覆性创新而创新,颠覆性创新必须满足人们现实需求并且影响广泛,颠覆性往往出现在交叉学科点。微软亚洲研究院的研究经理张虹更强调创新的困难,但是不要因此而泄气;另外,软技能很重要,不要当书呆子,要善于激励别人加入,建立社区。这些都是我最近听到的最好的创新箴言。

大会最后,洪小文院长的演讲很有启发性。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举了一个有意思的例子,今天大家都已经习以为常、非常自然的用牙膏刷牙这一全人类的共同习惯,其实是在20世纪初因为广告大师Claude C. Hopkins的巧妙推销才很快成为一种社会风气的。也就是说,人们很多感觉自然的事情其实并不是天生的,而是久而久之的习惯和学习使然,本身就是人为创造的。不仅是刷牙,说话、写字亦然。因此,技术不应该仅仅适应已有的习惯,更应该从数据中获取真知灼见,创造新的习惯和自然,并勇于促成人们的改变与社会的变革,这才是真正的创新。

博观而约取,温故以知新,自然、大数据、创新,在这里融会贯通了。

本文选自《程序员》杂志2013年11期,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 market@csdn.net

《程序员》2012年杂志订阅送好礼活动火热进行中

 

会员成长体系icon设计总结

中文站会员在网站上感受不到成长的引导; 新/老会员的权益区分不大,核心会员体会不到对他的特别尊重; 交易双方不能直观的识别对方的综合资质; 会员缺少一个清晰有效的方式对外传达自己在阿里巴巴的实力积累; 由于会员数目不断的增长,管理复杂性增加,会员品质差异明显;  ……

成长体系实际上是整个网站文化价值标准的量化,是用户做出贡献的风向标。 能够区分不同价值的用户,这样不同的用户可以享有不同的特权,例如参加各种采购活动、不同的折扣; 用户为了保持他/她所拥有的特权,从而提升用户的活跃度;也愿意通过口碑营销向他/她的朋友推荐我们 的网站;我们的客户忠诚度更高、维系成本更低、营销成本更低;

通过在同行业的会员成长体系竞品分析和讨论后,结合阿里巴巴B2B会员特性,我们最终 以‘星’‘钻’‘冠’的方式来体现阿里巴巴会员用户的成长等级区分,并分为采购商和供应商两种。

结合网站现有的‘金牌供应商’和‘金牌采购商’的会员勋章为基准,并以红色和蓝色分别区分采购商会 员和供应商会员,红色则代表供应商会员,蓝色则代表采购商会员。

在确定了以‘星’‘钻’‘冠’的外形和颜色区分上,我们脑暴了这三种图形的品质和特征,由于在16像 素的基础上,点像素无法呈现100%的质感体现,所以我们选择了以形补质。

以‘星’‘钻’‘冠’三种形态等级区分划分为15个等级,分别为:初级为‘星’分别由一星到五星5种体 现形式(1级-5级);中级为‘钻’分别由一钻到五钻5种体现形式(6级-10级);高级为‘冠’分别由一冠到 五冠5种体现形式(11级-15级);

[…]

SSD FRESH – 一键快速优化 SSD 硬盘

SSD FRESH 是款专门优化 SSD 硬盘(Solid State Drive)的软件,可以延长 SSD 硬盘使用寿命以及部分性能。@Appinn

青小蛙在体验过 SSD 的速度(普遍在500MB/s左右)后,就再也无法忍受普通硬盘(7200转硬盘内部传输速率约为 66MB/s)的龟速了(当然 SSD 的速度还取决于接口速度,比如 SATA2.0 只能达到 300MB/s,而 SATA3.0 则理论上可以 600MB/s)。

对于妹纸,青小蛙决定不告诉她们 Solid State Drive、SATA 这些 Geek 男/女无比热爱的关键词,说了等于没说,只要一句话就够了:来给你把电脑搞搞快,打开程序再也不卡了。

SSD FRESH 可以关闭以下系统属性,让 SSD 使用寿命短的问题得以延长:

磁盘索引、碎片整理、文件访问时间、预读取、整理启动文件碎片、Windows 事件记录器、系统还原、8.3命名法支持、Trim 功能

注意上面的每个属性在 SSD FRESH 都有详细的文字说明,请在优化前仔细阅读选择适合自己的。

SSD FRESH 使用期需要免费注册并验证邮箱。

参考维基百科:SATA、固态硬盘

官方主页 | 来自小众软件 | SkyDrive

©2012 scavin for 小众软件 […]

一切不以银子收场的道歉都是耍流氓

事件的起因大概是这么回事:新周刊发现网易新闻客户端里抄袭了它的内容,于是在微博上进行控诉。考虑到今天的互联网整体而言,“端着”、“严肃”的文风不讨人喜,新周刊用了有那么点无厘头的行文手法。这个微博被网易看到,迅速做出了反应,写下了如下的道歉信:

这封道歉信受到了好评。一位投资公司公关总监这么评价这封道歉信:

“对端媒体目前最好的新闻App来说,网易深知抄袭是件丢人到家的事。带着调侃道歉是颜面扫地后给自己的小台阶,孩子气的语言更容易让人原谅,也不至于上纲上线。况且短短数言界定问题、表明态度、明确受众、解决方案,危机公关的元素一个不少。”

我对她的看法相当不以为然,稍许唠叨了几句。考虑到我一向对网易这个公司很尊重,网易公关部里也有那么几个所未谋面但的确有些网络交往的网友,本来不打算写什么。但这件事的发展,让我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人为之叫好,甚至有用“网易凭一封致歉信瞬间逆转形势,被赞2012最佳危机公关”这样的溢美之词,实在忍不住要吐槽两句。

前文所提及的那位公关总监说“界定问题、表明态度、明确受众、解决方案,危机公关的元素一个不少。”我同意前面两个元素具备,但后面两个元素完全不具备。这封道歉信几乎就是写给旁观者看的,而不是给需要道歉的人看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问题的核心在这里:网易认错并愿意处罚自己的员工,但它完全没有提及该如何给“受害者”何种补偿。它只是用了两句很轻描淡写的话:希望大家去下新周刊客户端以及我喜欢你的内容——言下之意有那么点帮新周刊做推广的意思。但新周刊认不认你这个推荐未必,要知道网易新闻客户端这个微博不过11万粉丝,新周刊可是600万粉丝的主。

新周刊既然认为受了伤害(老实讲,我个人对这种抄袭不抄袭倒并不是太在意,但既然新周刊在意还要发微博公之于众,想必是很正经地认为自己利益受损),网易既然认为自己有错,那第一位的问题就是该如何补偿(也就是第四个元素:解决方案),至于网易炒不炒自家编辑,那是网易自家的事;要不要以后引以为戒,那是以后的事。当下呢?如何补偿我的损失?

有态度的网易所写的这篇文章我个人觉得是很狡猾的,它用这样一种态度,让新周刊发作不得,大有一种吃了苍蝇的感觉。跟你认真吧,看客们会说自己太较真,不就是几篇文章嘛。不和你认真吧,你炒你自己编辑,关我袅事?(事实上,炒一个编辑,网易没啥损失)

我在大概2006年的时候,研究过一些跨国企业在中国的危机公关,我发现这些企业很少道歉,以至于公众认为他们傲慢。后来我得知,西方人对“道歉”看得很重,说一句I am sorry问题不大,有我很遗憾之意,但说一句I apology,那就不是言语的事了,你得拿出行动来做补偿:负责人引咎辞职以及很重要的一点:赔偿。中国人在这点上我一向不太认同,那就是道了歉就算了,我要的是一个说法。但殊不知所有的民事纠纷到最后就是个钱字,必须让伤害者付出金钱上的代价,才能让它记得教训,以及让后来者不再犯类似的错误。

我在微博上说了这么一句话,我认为这句话应该上升到公众的常识层面:一切不以银子为收场的道歉都是耍流氓。嘴巴上干说,是毛用没有的。F4里一句台词:如果道歉有用的话,那要警察干什么。警察是做什么的呢?就是逼着你把银子掏出来。

大概一天后,又发生了一件事,这回权益受损者属于网易这边,确切地说,是网易的员工。潇湘晨报发了一条关于自家要印有香气报纸的微博,配图是一位女性的胸部,着实很养眼。但经人发现,这个胸部是某位网易员工自晒的照片。潇湘晨报是怎么看待这件事的呢?

“今天,小编意外得知,照片上美女是网易的妹陀,具体名字就不说了,如果按某网友的话说,应给点版权费,小编觉得也应该。可转念一想,只给这点稿费也太少了,干脆不如请客好了,还可以献殷勤,哪天这位妹陀要是‘香临’长沙或小编去北京了,一定得请吃大餐,希望赏脸哦。”

这就很自说自话了。你侵了人的权,既然认了,就给钱呗,还在那里“转念一想”,一幅你不要和我较真的嘴脸,要知道,较真不较真,不是侵害者说了算的,是权益受损方说了算的。

网易这封道歉信,公关目的或许达成——毕竟还是有很多叫好声,但要是说道歉,那委实蹩脚得很。

—— 首发于donews ——

Copyleft © 2010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注意:转载勿改标题!ItTalks — 魏武挥的Blog (digitalfingerprint:fc4f8fc31f70097eea4b780b13146415)

欢迎 浏览我收集的信息图 关注我的微博 访问我的分享

无觅猜您也喜欢: 案例分析:一份道歉信 难道豆瓣不是一个流氓,抑或上帝? 马化腾,你应该道歉 新媒体启示录之十五:视(音)频 无觅 与本日志可能相关的文章有: 读书:《网众传播》 —— 从信息爆炸到传播力爆炸 (4) 营销之后 (2) 数字脱困? (6) 从麦克卢汉到乔布斯:媒介技术与环境保护 (7) 操作口碑 (11) 难道无聊不是一种快乐么? (49) […]

我的2012年年终总结

2012年即将过去了,从建立独立博客以来,每一年我都会做一个总结,今年也不例外。下面就和大家分享下自己在网站与生活方面的一些收获与感悟。

一, 网站方面

初步找到方向

今年上半年我发布了很多不同方向的IT文章,但逐渐发现朋友们对这些信息并更不感冒。慢慢的,我开始找一些点击率或评论量高的博文,观察你们到底需要什么。

后面才发现,从大出着眼,从小事做起。标题取的太大,容易迷失方向,经过几个月的观察,我发现你们还是喜欢站长、搜索引擎方面的文章。11月,我把网站的Title改为“关注站长与搜索引擎的IT博客”。在今后的日子里,我会多关注站长与搜索引擎方面的消息,并提供给大家。

我希望通过博客可以引领部分人走近进入互联网或站长的世界,同时希望通过本站能帮助广大站长解决实际问题。

博客方面

前两年一直在技术方面给博客打基础,微博客、网络文摘、IT段子、博客大全、松松软件站这几个栏目都是在前两年做的,今年没有增加新的频道,在运营维护方面下了很大力气。

(点击看大图)

上图是网友勾俊伟统计了我的主博客更新频率,但很少人看到我在微博客、文摘、软件站发布的文章,实际上今年的博客文章更新频率几乎是一天2-3篇文章了,微博客、文摘几乎是一天一更新,甚至经常有1天发2篇的情况。

松松软件站改版

今年6月底,我对软件站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升级,从程序和界面都做了全新改版,删除了几个栏目,增加了移动互联、IT业界的栏目,倾向于内容资讯方面发展。

11月又对首页进行了改版,把以资讯形式的页面替换成博客列表形式,进一步减少内容输出,缓解了文章更新压力。

站长工具导航

今年我也把原本融入在博客里的站长工具开始了二级域名,并建立了一个“站长工具大全”的导航式首页,并新增了一台服务器。

博客大全

到年底,博客大全收录的博客数量已经突破7000个了,主动收集的博客也接近1000了,每天开电脑第二件事就是审核各个博客,每天有几十个网站等待审核。但大多数淘宝客、企业站,而且不少站长为了让我收录,把站名改为“XX博客”,点开一看却是个淘宝客,不断增加我审核的难度。

在这里提要提醒各位朋友,导航站的审核完全是人工审核,并且每个提交的URL我都会点开看,不是博客的我都会删除。

二, 生活方面

1, 买房了

今年8月份初,我买了人生中第一套房子,一套二手房。合同签订的那一刻,心情就像五味瓶那样既兴奋也失落,兴奋的是终于有家了,失落的是我不喜欢在北京生活。

2, 我结婚了

就在这个月,我完成了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件喜事——结婚!

经过两年的恋爱,其中有争吵、相互不信任、分手,但各种困难我们都克服了,我和她终于走进了婚礼的殿堂。

生活的意义远大于工作,家庭、父母、亲人和她,这才是我值得去奋斗的事。

过去的年终总结文章

2009独立博客统计数据

再见,独立博客的2010

2011年独立博客工作总结

2012,辞去工作的一年

眼看 2012 年的日历就要被翻完,各式各样的年度总结纷纷出场。Nathan 是一名应用开发者、体验设计师,2012 年他过得很不一样。年初 Nathan 选择了辞职,成为一名自由职业者。炒掉老板、成为自由职业者是不少人的愿望,但迫于生活压力,真正实践的并不在多数。让我们随 Nathan 的年度总结去看一看,一个 IT 人辞去工作后,日子过得是如何模样。

收入概况

Nathan 2012 年总收入:约 14.5 万美元,比 2011 年给人打工时多赚了约 8 万美元。Nathan 承认,给人打工时生活更清闲,自己折腾更辛苦。以下是收入明细:

为他人提供咨询收入:34310 美金。Nathan 表示,下半年主要时间在写书,所以影响了这部分收入。

自己编写的 APP 收入:25522 美金。Nathan 写了三个 APP,OneVoice 创收 17624 美金、Commit 创收 7846 美金,Fluent 创收 46 美金。没错,只有 46 美金。

出书收入:Nathan 2012 年出了两本书,《应用设计指南(The App Design Handbook)》创收 41450 美金、《网页应用设计(Designing Web Applications)》创收 44189 美金。

[…]

另一种视角:一个15岁美国姑娘眼中的科技趋势

几个月前,我15岁正在上高一的妹妹信誓旦旦跟我说:Snapchat将成为下一个Instagram。在更早以前,她还称她的同学朋友们正把Instagram当成Facebook在用。对她的判断,我都以呵呵回应。但事实证明,可能真的被她说中了。

因此,趁着圣诞假期,我问了她许多关于她和她朋友如何使用科技的问题,包括对Instragram, Facebook, Instant Messaging, Snapchat, Tumblr, Twitter和FaceTime的看法,并把她的回答和我的观察整理如下。

Instagram

看着她的Instagram,我注意到她信息流里的绝大多数照片都是人物,而不是美景、物件或是体验。这和我关注的Instagram好友所分享的照片截然不同,却同时和出现在我Facebook信息流里的照片类似。

我的看法:Facebook买Instagram真心是买对了!

Facebook

她表示她会尽可能少上Facebook。“你会上瘾的。最后你会迷失在里面,我可不想那样。”这个观点实在有趣。Facebook在为用户呈现高相关性的内容方面的确做的不错,但它的用户(至少这个用户)却会因为使用了Facebook的服务而感觉糟糕。她还提到,她只会在看Instagram看累了时才会再上Facebook去看看。

我的看法:Facebook会成为一个糟糕的品牌,而这是不可避免的。

即时通讯

在我的童年时期,我先是使用手机短信、AOL Instant Messenger,后来发展到Facebook Chat,而我妹妹却表示她和朋友们几乎不会和朋友发IM。“你要是到Facebook Chat上看看,你会发现那些你不乐意和TA说话的人总会在第一时间向你打招呼。”

放学后,她与她朋友的沟通基本上都是通过iOS应用完成的,比如iMessage和Snapchat。她也会经常使用Facebook Message,主要是异步向别人发送笔记用(作用和成人用的Email差不多)。

我的看法:等我妹妹这一代到了上大学的年纪, Facebook的邮件产品说不定还能从Gmail和Yahoo的嘴里抢来可观的市场份额(我在大学里,几乎所有的社交或是学术沟通都是通过邮件完成的)。前段时间我给她发邮件时才发现她连Gmail的邮箱密码都记不起来了,可以想象,她有多长时间没有用过邮件了。

Snapchat

我妹妹很肯定地说在她的朋友圈中Snapchat的受欢迎程度和Instagram相当。她给我举了个例子:有一回她在机场看到一男子打瞌睡的样子滑稽至极,于是就用Snapchat拍了下来。这样的事情如果用文字表达的话,效果不但大打折扣,还会让人感觉别扭。“在你确实没有什么话可说,但又想和朋友保持沟通时,这是很好的办法。”按我的话就是,如果说传统的消息传递更侧重功能性的话(基于某个目的的沟通),Snapchat则正好相反。

我的看法:Snapchat确凿无疑是一个通讯工具。

Tumblr

我妹妹对Tumblr的看法也相当有趣。她首先认为Tumblr只是一项照片服务(她当然也知道在上面可以发布文字)。我提醒她:“它是一个博客平台,这你是知道的吧?”但实际情况是,她自己在Dashboard上看到的尽是照片。

其次,尽管她也知道Tumblr上有许多活跃的博客用户,但她称认识的人当中几乎没有在上面发布内容的,并表示,她大多数的朋友只消费上面的内容,而只有极少数会发些东西,表达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第三,她还说她的大多数朋友一上高中就不再用Tumblr了。“Tumblr基本上是初中生的玩意儿,尤其是那些赶时髦的家伙,他们只管转载别人的内容。”

最后,尽管说Instagram是一个可关注“名人和品牌”的地方,但她指出,她的朋友会在Tumblr上关注那些他们想要成为的人。

我的看法:我没法反驳“Tumblr是初中生的玩意儿”这一说法,尤其是Tumblr被他们当成了身份工具在使用。回想起来,我和我的朋友也在初中时使用Myspace,上了高中,我们就转投Facebook了。在初中,你会很在乎个人的展现(折腾Myspace或是Tumblr个人页面的主题和背景图片),而上了高中以后,你会更注重展现与你在一起的都是些什么人(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照片)——可能事情真是这样的?

Twitter

她对Twitter知之甚少,因为她的高中同学当中几乎没有人用它。“压根儿就没人用它。我知道你很迷它,但我理解不来。可能也有那么几个孩子会用Twitter吧,但他们几乎都是班上比较聒噪的家伙,总觉得自己有很多重要的东西可说。”(注:很不幸,高中的我就是这样的。)

Twitter主要被我当成了一项用来发现其它链接的服务。于是我跟着问她都是在哪里发现链接的?“你说的什么?”她根本听不懂我在问些什么。我换了个问法:“你都读些什么链接?它们都来自哪些网站?哪些博客?”

“我不阅读链接,也不阅读博客。我还是不太懂。你是指Facebook上好笑的视频吗?有些人会在上面发些链接,但都不怎么能引起我的兴趣。”

她也不知道BuzzFeed是什么东西,还不看时尚博客!我震惊了!

我的看法:对Twitter而言,这其实意味着巨大的机会。十来岁的孩子们正驱动着Instagram和Snapchat的发展,但却不怎么用Twitter。如果Twitter能整明白如何吸引更年轻的一代的话,带来的增长机会将十分可观。

The Next Big Thing

可惜的是,我妹妹说不出来下一个Instagram或Snapchat会是哪款产品。不过,她跟我提了一个她和她朋友一定会用的产品:免费的类似FaceTime的应用。

显然,高中生热爱FaceTime(我完全没想到),但经常用的话,钱会是个大问题。为了省电话费,她的一些朋友会使用Kik之类的应用(不怎么用短信),并迫切需要一款免费的类FaceTime应用。

我的看法:看来,我老了。

via Josh Miller @medium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 36氪

来微信加36氪为好友吧,打开微信“添加朋友”->按号码查找,然后输入“36氪”添加好友。二维码

[…]

《程序员》2013年1期精彩内容:产品设计

《程序员》封面报道:产品设计

每家企业、每个设计师都希望自己能够像乔布斯那样做出伟大的产品,中国设计在逐渐走向成熟,虽然面对的挑战还很大。设计师、企业、咨询以及其他众多协作团队构成影响产品设计的不同角色。本期封面报道通过不同角色的经历、思考与分享让我们了解过去,看到当前的一些截面,更为重要的是为未来留下了令人回味的思考。

(1)创新中国——中国设计体验谈

(2)由点到面的用户体验设计

(3)从产品设计流程中寻找好的设计

(4)以痛点为中心的设计

(5)Weico背后的故事

(6)做最有效的设计——青蛙设计创意副总监刘毅林专访

(7)想用户所想,做一站式的产品——神拍手PowerCam团队负责人谢军波专访

(8)反模式

资讯

(1)外刊速递

(2)网文精选

(3)新闻

(4)新产品新工具

(5)程序天下事

(6)大数据,大势谈——Hadoop与大数据技术大会(HBTC 2012)侧记

(7)博观而约取,温故以知新——“21世纪的计算大会”报道

(8)以人为本的时代,以人为本的技术——ResysChina 2012推荐系统论坛见闻

管理

(1)迈向企业级移动之路

对于企业而言,移动互联网是一个机遇与挑战并存的新的发展方向。本文不仅指出了新环境下,企业级产品所面对的挑战,更提供了应对之道。

(2)别了,产品经理的能力模型

(3)敏捷:工程方法论的自优化机制

基本上,所有带着“敏捷”字头的,我都很难有建议。那是个黑洞,什么概念都往里扔,却没人担负解释的责任。

移动

(1)从游戏研发和运营解析玩家归类问题

(2)《街旁》未死——《街旁》CEO刘大卫专访

地理位置功能已成为许多移动应用的必备扩展功能,独立LBS应用的空间遭受到极大压缩,在这种情形下,《街旁》并未退缩,而是逆流而上,在营收上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他们是如何做到的呢?

(3)探索语音类应用的新可能——《声声》CEO陈桦专访

(4)智能语音对话系统解密

作为移动互联网新入口,智能语音系统竞争日趋激烈,语音识别、纠错、查询意图理解、智能问答、语音的信息搜索服务、上下文补全处理……本文将解密如何在功能和技术层面打造一款成功的语音App。

(5)探寻Android Wi-Fi Display(上)

(6)Android中TCP缓存和数据传输(上)

云计算

(1)两种基本的协同过滤算法比较

(2)Redis经验谈

新浪作为全世界最大的Redis用户,在开发和运维方面有非常多的经验。本文作者来自新浪,希望能为业界提供一些亲身经历,让大家少走弯路。

(3)厚德载物:腾讯高一致性数据服务解决方案

(4)DataRelay 在企业社交网络中的应用

(5)探秘淘宝愚公数据平滑扩容和迁移平台

愚公数据平滑扩容和迁移平台能高效地完成在线数据库的扩容和迁移。本文详细介绍了该平台产生的原因、需求分析、系统实现和业务挑战等内容。

(6)Cloud Foundry技术全貌及核心组件分析

技术

(1)压力益于成长——MemSQL CTO Nikita […]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