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CSS形状

【感谢 Neo 投递本文 – 微博帐号:@_锟_ 】

在StackOverflow上有这么一个问题,有位同学在http://css-tricks.com/examples/ShapesOfCSS/  找到一些使用CSS做的形状,其中一位同学对下面的这个形状充满了疑问。

形状是:

代码是:

#triangle-up { width: 0; height: 0; border-left: 50px solid transparent; border-right: 50px solid transparent; border-bottom: 100px solid red; }

这位同学就提问啦,为啥这么这么几句就能画出一个三角形呢? 于是呢,有高人出现,这个高人图文并茂的解释了这个三角的成因

首先呢,我们需要了解HTML标记的Box Model(盒模型),这个例子中呢我们将content,padding都看作content。忽略掉margin。那么一个盒模型就是下图

中间是内容,然后是4条边。每一条边都有宽度。 根据上面CSS的定义,没有border-top(顶边)的情形下 ,我们的图形如下:

width设置为0后 ,内容没有了就成为下图:

height也设置为0,只有底边了。

然后两条边都是设置为透明,最后我们就得到了

这个属于奇技淫巧,但是也说明CSS的强大,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另外http://css-tricks.com/examples/ShapesOfCSS/ 还能找到很多其他的形状,感兴趣的同学可以自己去看。还有酷壳以前的这篇文章《CSS实现的各种形状》

您可能也喜欢: 纯CSS做的3D效果 40个很不错的CSS技术 IE的CSS相关的BUG 22个不错的CSS技术 CSS图形 无觅 相关文章 […]

QQ圈子:实名社交的潘多拉魔盒

  摘要:QQ圈子对关系链的梳理能力很强,​国内还没有哪个SNS产品能把关系分析和拓展做到这种程度,​这是腾讯对社交产品软性实名化的一步,​如果再有一个统一的内容发布平台,则必然会形成垄断优势,“​圈子”展示的正是腾讯最值钱的东西–用户关系链,通过“圈子”​已经把关系链升级为关系网。​QQ圈子对于其他基于人际关系的网站来说,将是终结性的产品。

  QQ 圈子的产品形态

  3 月 21 日,腾讯体验中心推出 QQ 2012 “QQ 圈子”功能使用体验。用户通过 QQ 圈子可将好友按照真实生活中的关系自动分组,同时也提供为 QQ 好友批量备注等功能。圈子功能导入了用户的 QQ 好友、群好友及可能认识的人等,并自动分成同学、家人等几个圈子,每个好友旁边都显示了用户与好友之间的共同好友数目,用户可以通过圈子直接添加好友、发起会话、查看资料。

  QQ 圈子的背后——强大的数据挖掘

  QQ 把服务器里的二度好友关系、群成员关系、朋友网班级校友关系、微博听众关系等等所有关系链资源整合到一起,把用户的社交圈完整的勾勒出来,借助多年的用户资料积累,通过用户行为的分析,帮助用户找到更多的社交关系联线,从而组建若干个定位更加精确的社交网络。

  在体验过程中我比较关注 QQ 圈子好友名和圈子名的来源,据 QQ 团队介绍:“好友名来自于同一圈子内多数成员对该好友的共同备注名,圈子名也是来自于同一圈子内多数成员对该圈子内成员的分组名。如果构不成多数,就不会显示该好友或该圈子。我们有严格的策略把关保护用户的资料和信息安全。”

  基于庞大的用户基数和十几年的数据积累,腾讯掌握了互联网最庞大的用户数据库,QQ 圈子”智能识别出了每位好友及潜在好友的真实姓名,并根据社交关系进行了智能分组(命名)。根据海量用户的信息进行数据分析,并通过精准算法划分圈子和联系人,数据量越大越精准。

  QQ 圈子的社交需求和隐忧

  QQ 圈子的社交需求

随着 QQ 的发展,之前的大部分用户关系已经在 QQ 上得到了沉淀,但由于 QQ 账号体系的特殊性(等级、昵称、QQ 秀等),这些在现实生活中的关系在 QQ 上已经稍显混乱,圈子的第一个好处是:帮你重新认识好友关系,自动智能分组,理清关系,至少是理清人脉关系。

发现和扩大关系。有些你平时经常接触的朋友或者同事,你们的联系很频繁且紧密,可是你恰好没有他的 QQ 号,如果你大部分朋友跟你在一个圈子里,那么这个圈子里遗漏的部分朋友有很大的可能性也是你的朋友,你可以找回这些人,重新维系关系,类似于手机通讯录的换号通知重新保存新号。

圈子的定向推广。腾讯各平台都有类似的需求,某些动态和分享是需要分固定圈子来分享和推广的,腾讯帮你完成了圈子划分,你就可以在不同的圈子里分享不同的内容。(部分内容来源于知乎)

  隐私保护的担忧

  前不久微博才实名制,而现在腾讯的 QQ 圈子,在另一个层面上实现了被实名暴露,假设A和B是好友,B和C是好友,而A和C不认识。但C极有可能会出现在A的 QQ 圈子里并且显示真实姓名。只能说腾讯未经B允许把好友信息给了A。这也是众多 […]

中国人为何宁花4000元买手机,不花6元买游戏

  网易游戏频道做了一个有意思的专题:“宁花4000买手机 不花6元买游戏”,来讨论中国iOS游戏市场上的怪现象。中国大陆已成为iPhone全球销量排名第二的地区,仅次于美国。而与硬件的热销形成对比,中国大陆的iOS应用市场的规模,仅占全球市场的3%。

  曾经毁了中国PC游戏市场的那些东西,如今又在iOS游戏市场一一重现:盗版、外挂、抄袭、强制消费、恶意竞争……这是整个中国游戏业的一个缩影。全球有10%的iPhone进行过“越狱”,而在中国,这一比例高达60%,这里最奇怪的一个问题是,为什么中国人会花费4000元以上来购买iPhone手机,却不肯花6元钱买游戏?

  游戏的价格是否合理?

  早期电脑上的盗版游戏大多是通过盗版光盘来销售,一张盗版游戏的价格也在5元、10元左右,其价位和目前主流iOS游戏大体一致。得益于iOS低廉的销售发布渠道,iPhone游戏的价格大多是0.99美元(6元人民币),一些游戏“大作”价格会高一些,但也少见超过9.99美元(60元人民币)。其总体价格可以说比较符合中国人的消费水平,早先购买盗版光盘的游戏用户应该不会认为这个价格会较高。

  观念的落伍?

  买得起iPhone应该不算是低收入人群,不买应用有很大可能是没观念,在中国人心中,与硬件相比,软件不值得尊重。中国人花60元购买iPhone贴膜不会有任何问题,但用来购买10个游戏却会觉得价格高,这也是常年盗版环境下的惯性思维,在一个漠视知识产权的国度,看不见、摸不着的“软件”是没有价值的。

  用户使用水平过低?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用户的使用操作水平过低,不会安装应用。很多人只是将iPhone当做一个4000元的电话,只是使用其电话功能,而不会或不懂如何安装应用。这部分用户应该并不多,iPhone的使用界面已经足够简单易用了,稍稍学习一下的话,用户应该可以学会如何进行应用的购买。

  iPhone对于中国用户的体验不佳?

  从另一方面上讲,苹果iPhone在中国的越狱率很高,也和苹果本身不重视中国市场有关,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拼音输入法”,在iPhone里面,繁体输入法中有台湾流行的“仓颉输入法”,可见苹果是可以将一些本地流行的输入法整合到iOS中,但iOS至今没有整合那怕一个中国大陆流行的输入法,而苹果自己的中文拼音输入法到底有多烂,恐怕大家都深有体会,百度拼音、搜狗拼音、腾讯拼音等任何一个输入法都比苹果的强。

  另一个本地化功能是“来电归属地”问题,这对于饱受垃圾短信和电话骚扰的中国用户来说,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功能,苹果不但自己不提供,还不开放接口让第三方开发商提供。

  对于中国用户来说,这两个功能只有越狱之后才能使用,既然越狱之后iPhone的使用体验能大幅提高,那为什么不越呢?这就是中国特色。

  可见中国地区越狱率极高的原因,苹果自身也难咎其责,如果苹果公司能稍微重视一下中国用户,改善一下其烂到极点的中文输入法,内置一个“来电归属地”功能,估计大部分中国用户就不会越狱了,越狱也是技术活,谁愿意没事瞎折腾啊。

  结束语

  中国的iOS游戏市场虽然刚刚起步,中国的软件开发商还具有比较饱满的热情,如何构建一个良性循环的生态环境,不仅仅需要开发商、消费者的努力,做为平台商的苹果公司也应该多加一把力,对于中国市场“稍微”重视一下,相信这给苹果公司带来的回报会远远超过其关注的成本。

评论《中国人为何宁花4000元买手机,不花6元买游戏 》的内容…

找不到相关文章,请发表留言

微博:新浪微博 – 腾讯微博 – 论坛 月光博客投稿信箱:williamlong.info(at)gmail.comCreated by William Long www.williamlong.info

GameOver——Programmers(35)

载于《程序员》杂志2012年第3期。这一期采用了创新的强手棋的形式。我很喜欢。如果大家都很喜欢这一期的话,或许我们可以开发一些周边,比如海报,本子或者T恤之类的。

我希望在漫画里不断尝试新的表现手法。嗯哪,我也会一直画下去的,虽然更新很慢。等我不忙了,可以每月再画一些小面积的更灵活的故事。但是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够不忙。

从这一期漫画开始,我想尝试以 crowdsourcing 的方式创作漫画。 这次征集的主题 是 你认为”作为一个程序员,最悲哀的时刻或最悲哀的事是什么? ” 我在Twitter, G+, V2ex 发起了征稿贴,征集大家的创意。在这里感谢很多很多想法和创意的提供者~~特别是在twitter上。

http://www.v2ex.com/t/27192

https://plus.google.com/u/0/117226800945712146990/posts/M4oEJXEvgNK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且以互联网开发背景为主。

如果你有什么可乐的关于程序员的故事、对话、代码,愿意通过漫画的形式分享,请给我发邮件。arthur369@gmail.com。

高效方案——Programmers(34)

载于《程序员》杂志2012年第2期。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且以互联网开发背景为主。

如果你有什么可乐的关于程序员的故事、对话、代码,愿意通过漫画的形式分享,请给我发邮件。arthur369@gmail.com。

读书

从某个时候开始,我已经沦落到不写博客,天天刷饭否的状态。直到现在,我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失去了阅读的能力,因为之前买的几本书基本处于“阅读中”的状态;再看看自己的豆瓣读书,根本没有新书入驻。

不写博客,完全是失去了兴趣,可不读书就不行了,这样是个危险信号:天天只靠 140 字消息、简短的网帖和千字的教程文档可不行。好吧,既然说到这里了,就在这里给自己提个醒,在接下来的两个月内结束掉手里的书。鉴于我十分讨厌读书笔记(别跟我说它有多么好,多么重要),我就只好在豆瓣读书里标记我的读书状态了。

结束浑浑噩噩的日子,从开始读书做起。

Paul Graham:最伟大的创意都是令人恐惧的:(七)持续诊断(完)

编者注:Paul Graham是美国互联网界的教父级人物,他创办了Y Combinator这个初创企业的孵化器,一举改写了创业家和硅谷投资者之间的旧秩序,塑造出创立技术公司的新范式。从2005年成立至今,Y Combinator扶持的初创企业已经达数百之巨。毫不夸张地说,这里简直就是亿万富翁的批发地。Paul Graham刚刚发表了一篇新文章,文章里面列举了一些他在Y Combinator注意到的某些最伟大的初创企业创意,他说,这些创意雄心勃勃,甚至到了令人恐惧的地步,任何一个想法都有可能令人成为亿万富翁,但其想法之大胆也许同时也会令你望而却步。我们将连载编译他的这篇文章。

7.不间断诊断

等一下,还有一个东西面临的抵触可能还会更大:不间断、自动化的医疗诊断。

要想出初创创意,我的技巧之一是,想象一下,什么东西在未来人的眼里是落后的。我相当可以肯定的是,在五十或百年之后的那些人看来,我们这个时代的人要等到有症状之后才会被诊断出患有心脏病或者癌症,这种情况绝对是非常原始的。

比方说,2004年,克林顿感觉呼吸急促。经过医生诊断才发现他的几条血管动脉90%已经被阻塞,3天之后他被执行了一个血管手术。我们说克林顿拥有当时最好的医疗保健应该是合理的假设。但是即便是贵为美国总统的他也只能等到动脉阻塞率超过了90%之后才能掌握这个确切的数字。我可以肯定,总有一天我们会像了解自身的体重那样随时对这些数字了如指掌。癌症亦是如此。对于未来的人来说,要等到出现身体症状以后才被诊断出癌症是十分荒谬的事情。相反,癌症应该会像雷达屏幕上的点一样,一旦出现马上就会被发现。

(当然,我们显示在雷达屏幕上的东西也许会跟我们现在认为的癌症有所不同。如果在某一个特定的时间有10个甚至100个尚不成气候的微型恶性肿瘤出现我也不会感到奇怪。)

不间断诊断需要克服非常多的障碍,因为这违反医疗这个行当的意愿。医学一贯的行事方式是病人带着问题找到医生,然后医生指出问题所在。许多医生都不喜欢这件事情,即你自己不知道要看什么就过来来查问题,用律师的话来说叫做“审前调查”。他们把通过这一方式发现的东西叫做“意外瘤”,这是件麻烦事。

比如说,作为一项研究的一部分,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做过脑部扫描。主持此项研究的医生发现她的脑部似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肿瘤,这令她十分的害怕。可是经过进一步检查之后,结果却发现那只是一个无害的囊肿。但是这让她担惊受怕了好几天。许多医生担心,如果你对没有症状的人进行扫描的话,这种情况会大规模地出现:即出现令病人恐慌的大量误报,而这些东西则需要进行昂贵乃至于危险的检查才能够排除。不过我认为这只是当前局限性的一种假象。如果人们能够不间断地接受扫描,应该就能够更好地判断出真正的问题所在,我的朋友也就一辈子都会知道有这个囊肿的存在,并且也知道它是无害的,就像胎记一样。

这是一片广阔的天地,可以让大量初创企业大显身手。不过,他们会面临所有初创企业都会遇到的技术障碍,以及所有医疗初创企业都会面临的官僚主义壁垒,此外,他们还需要与千百年来一直延续的医疗传统作斗争。虽如此,但它必将冲出重围,成就伟大—伟大到未来的人们会对我们这些活在麻醉和抗生素之中的人感到悲哀。

战术

最后请让我以一些战术建议作为结束。如果你希望担负起解决这些规模的问题之重任,不要发动直接的正面进攻。比方说,你如果你打算取代电子邮件的话,不要说出来。这么做会使得众人对你的期望过高。你的员工和投资者会不断地问你“我们实现了没有?”然后还有一堆对你怀恨在心的人在一旁等着看你失败的热闹。应该这样做,就说你正在开发待办事宜软件。这个听起来就没有杀伤力了。一旦它成为既成事实,大家就会注意到你已经把电子邮件给替代掉了[1]。

万丈高楼平地起。从经验上看,真正伟大的事业往往是从具有迷惑性的小事情开始的。想主宰微机软件?那就先给机器写一个Basic解释程序,得到几千用户再说[2]。想组建全球网站?先建立一个供哈佛学子相互跟踪的网站再说[3]。

从小处做起不仅仅是为了别人,更是为了你自己。无论是盖茨还是扎克伯格,他们都不是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未来的公司到底有多大的。也许一开始就雄心万丈是个糟糕的主意,因为你的野心越大,需要花的时间越长,项目的愿景越广,你就越有可能出错。

我认为利用这些大想法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找出未来的精确点,然后自问如何才能从这里到达那里。最好还是像哥伦布那样,出发,一路向西走便是。不要试图像建筑那样构筑未来,因为你现在的蓝图几乎必定是个错误。从你知道可行的东西开始,然后开始扩张的时候,记住你的大方向,一路向西!

[1] 如果你希望成为下一个苹果,甚至可能都不想从消费电子做起。也许一开始可以先做一些黑客用的东西。或者做一些流行但表面上并不重要的东西,比如耳机或者路由器。你所只需要的只是桥头堡而已。

[2]暗指微软。

[3]暗指Facebook。 Paul Graham:最伟大的创意都是令人恐惧的:(一)做一个新的搜索引擎

Paul Graham:最伟大的创意都是令人恐惧的:(二)取代电子邮件

Paul Graham:最伟大的创意都是令人恐惧的:(三)取代大学

Paul Graham:最伟大的创意都是令人恐惧的:(四)互联网影视

Paul Graham:最伟大的创意都是令人恐惧的:(五)下一个乔布斯

Paul Graham:最伟大的创意都是令人恐惧的:(六)恢复摩尔定律

Via:paulgraham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为原创或编译,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自36氪

有关的故事

iPhone版Sparrow登陆苹果应用商店[视频] 另类肤质分析应用”Beautecam”——告诉你用什么护肤品最好 Path的好友上限为何为150人? 诺基亚高管确认正在研制平板电脑,欲挑战iPad 携全新帐户服务深耕移动支付市场,Boku获得3500万美元巨额融资

[…]

读《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

 

 

 

 

 

 

多年前,我读过《DOOM启世录》,那是一个英雄传奇,看得我热血沸腾。那本书曾提及,有一本书让John Carmack产生了极大的共鸣,给予了它在这个领域前行的动力。Carmack的启示录是《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Hackers: Heroes of the Computer Revolution)。

我一直很好奇这是一本怎样的书,不过,作为Carmack的启示录,一本1984年撰写的书,在这个技术日新月异的领域,指望重新读到这本“古代”著作似乎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当我在网上书店里看到这本书时,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还有什么好说的,下订单。

终于读完了这本书,我也终于可以理解为什么John Carmack的激动了,那是一部波澜壮阔的黑客史,那是一群发自内心喜欢计算机的人,对技术最简单、最纯粹的热爱,那是一种超凡的魅力。如果真心热爱计算机,你会发现,其实你并不孤单。

我们可以看到五六十年代,一群黑客乐此不疲地探索着初生计算机的威力,也可以看到七十年代,一群硬件黑客努力把神秘的大家伙开始走进寻常百姓家,还有八十年代初,游戏黑客们推动了计算机的普及。

这本书里出现了“家酿计算机俱乐部”的名字,如果你读过《乔布斯传》,或是了解过苹果公司的历史,这个名字不应该让你感到陌生。是的,苹果公司正是从这里起步的。史蒂夫·沃兹尼亚克(简称沃兹),就是通过这个俱乐部分享的一些信息打造出了Apple I,后来,才是史蒂夫·乔布斯和他通过这台电脑起步,开创苹果神话。在这本书里,有一个专门属于沃兹的章节,由此可见,沃兹在黑客历史中所起的重要作用。

这里还有出现了许多如今看来响当当的名字,比如比尔·盖茨,他的那封公开信,并不像后人描述的那样,在软件历史上是浓墨重彩的一笔,更多的还是年少盖茨的处事不够圆润。比如理查德·斯托曼,他称自己为最后一个黑客,他的个人能力在书中得到了极高的评价,一个人可以顶上十几个一流黑客。所谓最后一个黑客,更多的是对纯真年代的一种追思。

作为《Wired》杂志的资深作者,Steven Levy的写作功力是相当深厚的,在他的黑客世界里,每个人都是那么有血有肉。其实,对于一个中译本来说,巨大的挑战在于翻译,感谢这本书的几位译者,在我看来,这本书算是翻译得相当流畅,少有因为语言的原因造成阅读的障碍。

工作很多年,我经常面对的是一张张无辜的面孔,他们努力在软件焦油坑中挣扎。他们中的很多人选择计算机作为自己的职业,并非因为他们多么热爱计算机,而是因为他们要找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周边的环境告诉他们,只要低着头写代码就好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原来计算机也可以很有趣。常常与这样的人打交道,

久而久之,我都几乎忘记了自己最初选择写程序为职业的初衷:乐趣。感谢《黑客:计算机革命的英雄》,它帮助我重新找回了写程序之初的追求:探求事物本质的乐趣。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