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ode VPS上搭建L2TP/IPSec服务

10个小时才折腾明白,真费劲啊。

慨叹1:想要学Linux,还真得买个像Linode这样的VPS,比自己弄台机器,或者自己弄个虚拟机好多了⋯⋯大不了Rebuild,几十秒之内就可以推倒从来⋯⋯(你要是决定购买Linode的VPS,在购买的时候不妨填写Referral Code:90e830ad0f9cccf433cbae2b24228d6c544a5b18,这样我能得到$20⋯⋯嘿嘿。)

慨叹2:无论网上有多少教程,自己必须会用Google,否则什么都白费。

如果全靠手动部署,GKP.cc的文章很好《Linode CentOS / Debian 部署 ipsec+l2tpd 简要笔记》。

几点补充:

1. 如果你用ubuntu的话,那么安装命令apt-get install…也可以 2. 如果你是ubuntu新手的话,别忘了sudo apt-get install build-essential 3. 这篇教程里没有提到应该apt-get install lsof,不安装lsof的话,后面会出诡异的错误(最诡异的是,还不一定出错⋯⋯) 4. 教程里的提到的http://www.xelerance.com/software/xl2tpd/xl2tpd-1.2.4.tar.gz已经失效,请替换为原本官方的链接:http://ywko.googlecode.com/files/xl2tpd-1.2.4.tar.gz

在网上找到一个自动安装脚本,来自zeddicus.com,但下载之后修改了很多地方(当然有些最初的修改是因为我自己不会造成的),又参照上面的教程才最终成功。

购买Linode服务之后,我安装的是Ubuntu 10.04,如果你跟我一样,就可以在使用ssh登录之后,输入以下命令,直接一键安装完毕(注意,是字母“l”,而不是数字“1”——“l2tp.sh”):

wget http://www.lixiaolai.com/l2tp.sh chmod +x l2tp.sh ./l2tp.sh

运行脚本之后,如下图所示,输入内网IP地址段、VPN服务名称、Secret Key、用户名和密码。除了用户名和密码之外,其它的一概可以按回车键(等于使用默认值)。

大约需要几十秒才能运行完毕。

如果看到以下画面,就应该是设置成功了。

不成功的几率很大——反正遇到问题就Google吧。

补充:linode真的是特别优秀的服务商。我在Linode上发布了一个StackScript——这下彻底傻瓜化了,你只要Rebuild with stackscript就可以了,彻底的一键搞定,Rebuild之后,Boot,等个两分钟之后就可以直接使用了——新手甚至不用ssh远程登陆vps!

[…]

我那难缠的小女

我那难缠的小女

俗话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本人也未能幸免。家有一女,02年9月生人,在外乖巧柔顺,在内乖张不驯。以下是她的一些言行实录,供一时之娱。

臭美

女孩都爱臭美,但小女爱得未免有些离谱。略举几例,即可见一斑。4岁那年,她公然向我索要胭脂,作为一名负责任的父亲,我断然拒绝了这一无理要求。她竟不吵也不闹,默默地走开了。一段时间后重新出现,小脸蛋上赫然挂着两朵红晕。心下生奇:家中并无胭脂啊?原来,她是对着镜子生生把自己的脸给拧红的。小小年纪便会使苦肉计了,这得多大的决心和毅力啊。

有一次家中吃柚子,发现她静静地、笔直地躺在地上,仔细一看,差点没笑趴:她把三块大小形状皆合适的柚子皮放在身上,正好搭成了一个黄色比基尼。

另有一回,她在洗手间索要纸巾,尽管急着想出来,但在我递交时却拒绝接货。正疑惑间,她语带不屑地说:你身上这套衣服太丑了,换套再来。简直岂有此理嘛,这是友情赞助,不是友情演出,怎么还有着装要求?!我羞愤交加地想。有时我真怀疑,假如自己长得再寒碜一点,她会要求她妈换个老公吗?

眼见得她对美的追求愈演愈烈,万般无奈之下,我准备了一番老套的说教。有一天趁她顾影自怜之际,语重心长地对她说:有的人啊,长得虽然很漂亮但品德很差,这样是不好的。话音刚落,她指着自己的鼻子:嗯,我就是。看着她毫无羞愧的眼睛,我彻底无语了。

 

辣嘴

女孩的嘴多半很甜,她属于少数派,大部分时间不甜反辣,且好诡辩,喜迂恶直。下面是几段情景对话:

三岁

有人问她:你知道爸爸的属相吗?她一声不吭,既不点头也不摇头。大家都以为她不知道答案,过了一会,她突然扭头大声问我:爸爸,今天为什么不吃鸡呢?(我的属相正是鸡) 为了劝她进里屋,我对她说:这个房间很亮。她却道:等一下就不亮了。我正纳闷呢,只听“啪!”的一声,她关掉了灯。

四岁

我问:为什么哭了?她答:我没哭,是嘴巴在哭。(假哭?) 一日在路上,她声称要下雨了。我问:你怎么知道?她说:我听见雷声了。我猜她是想找个理由回家,便问:我怎么听不见?她骄傲地说:你只有两个耳朵,而我有四个。(特异功能?) 见我的背心上有个洞,她问:为什么你要穿破衣服呢?我说:爸爸把好衣服给你穿了。她不解:为什么?我深情地回答:因为喜欢你啊。她反问:那你喜不喜欢你自己呢? 给她讲完灰姑娘的故事后,老婆满怀期待地问:如果妈妈有一天要死了,你会怎样做呢?她一瓢冷水浇过来:等你死了不就知道了吗? 老婆和她姐姐各自试穿新买的衣服,一套红装、一套绿装。问她:大姨和妈妈谁漂亮?她两面讨好:都漂亮,一个大红,一个大绿。(难得嘴甜一回)

五岁

她猛地一屁股坐下,把沙发上的遥控器压得凌空转体360,外公急道:你把遥控器压坏了!她辩解道:遥控器都跳起来了,怎么会压住呢? 一次她对外公耍脾气:不许说话!也不许笑!要我看你的牙齿啊? 她写字有时比较潦草,我告诫她不要乱写。她毫不买账:乱写的字也是一种字。 外面打响雷,她有些害怕,我欲上前抚慰,她却不让碰。正伤心中,她解释道:你的假牙里有金属。 看电视剧《西游记》时,外公故作惊恐状,她嘴一撇:你以为真的有孙悟空吗?那是骗你们老人家的。你以为他会跑出来打你吗?不会的——(他)被电视机挡住了!

六岁

路上随口问她:25+16=?她立刻回答41。窃喜,她何时学会了两位数的进位加法?问她是如何得到答案的,答曰:心里的小人告诉我的。待我再追问那个小人,她却始终不肯透露。 奶奶问:这几天做了算术没有?她答:做了就做了,没做就没做。 见我的头发有些凌乱,她讥讽道:你是植物人吧?头发长得像树叶。(什么比方?至多像乱草嘛。)

七岁

她一直不肯分床睡觉,我晓之以理:你已经长大了,该一个人单独睡,不应再要人陪了。她反问:那你为什么和妈妈睡在一起?大人都做不到,为什么要小孩做到? 奶奶要她背乘法口诀,几番威逼不成,转而利诱道:我可以满足你一个条件。她问:什么条件都可以吗?奶奶坚定地颔首。她狡黠地一笑:我的条件是——不背乘法口诀。 为了劝她喝药,我说:你连打针都不怕,还怕吃药?药只是苦又不疼。 她回道:那疼又不苦。一时间,我陷入逻辑混乱中… 有次我逗她:爸爸现在很饿,想把你吃掉。 她丝毫不惧:我是你吐出来的,怎能又把我吃回去呢?(这是谁告诉她的?) 见她在翻看两岁时的照片,我故意为难她:是你小时候漂亮还是现在漂亮?她答:小时候可爱,现在漂亮。 发现她有个常用的英语单词不会,我忍不住说:这么简单的单词都不会? 她颇不服气:会了就简单,不会才难。 她突然说不想读书。情急之下,我警告她:不读书长大了就要讨饭哦。我承认,这不是一个好的教育方式。很快地,我就受到了惩罚。她眼珠一转:那你老了也要讨饭!我说:爸爸读了很多书,不会讨饭的。她不信:你老了没工资。我想启发她世界上还有一种叫做退休金的东西:你看,爷爷奶奶都老了,为什么没有讨饭呢?她说:那是因为他们的宝宝有钱。微怔之后,我明白了她的意思:你是说等我老了而你——我的宝宝没钱,于是只好去讨饭?她得意地点头。心下一寒,起先是我威胁她,到头来她反威胁我了? 有一晚,看着窗外的月亮,她忽然感慨道:今夜的月亮好椭圆啊!(玩起了抒情,难得啊)

八岁

数学考试中,她错把小于号(<) 写成大于号(>),问她原因,回答是:不小心把试卷放倒了。 在放学途中,我问她一道题目,她拒绝回答,诡称:你问的问题到我的耳朵里就是我的了,因此不用回答了。 见她不肯吃牛肉,我叹道:小时候爸爸想吃牛肉都吃不上。她也叹道:小时候我不想吃牛肉却被逼着吃。(同苦) 她不肯吃饭,老婆“威胁”道:再不吃饭,我把你扔到天桥去,她回嘴:我把你扔到天堂去。(惊悚)

九岁

她突然称我为书呆子,心下一惊,很多年没人这么“夸”我了。问她为什么,她说:你整天呆在书旁边。跟我玩文字游戏吗?正想着,她又补充了一条:经常说些叫人听不懂的话。 老婆问:“等妈妈老了,你会养我吗?”她回答:“会的,而且我还要教育你,要你做什么就做什么。”(这哪里是反哺,分明是借机报复啊) 有一次她在学校犯了错误,我问其原因,她自豪地回答:“老师教导我们要乐观。”我一愣,这算哪门子理由啊?她接着说:“不惹点事,怎么体现乐观呢?” 见老婆在镜前涂护肤品,她也凑了上来,在比对了两张脸后提议道:我们可以合伙做个广告,擦护肤品前的脸是你这样,擦完后就成我这样了。

分享/保存

相关文章 无相关文章 […]

早恋——这个罪恶的词汇

中国有很多特色词汇。下跌不叫下跌,叫“负增长”,失业不叫失业,先是叫“待业”,后来叫“下岗”。而另外一些匪夷所思的词汇人们早已习以为常,比如,“小姐”和“同志”。

而“早恋”其实也是中国特色词汇。恕我才学疏浅,还真不知道英文中有哪一个词汇对应着这个词。英文中倒也有个词,叫做“puppy love”——但人们在使用这个词的时候,只感觉到单纯与美好。而中文中的“早恋”,则是个暗藏杀机、鲜血淋漓的词汇——打开搜索引擎,输入“早恋 自杀”,有100多万个搜索结果⋯⋯

2011年3月30日,上海静安外国语中学的一初三男生坠楼身亡。按照报道的说法:

⋯⋯经协商后,家长已和校方、静安区教育局达成共识。目前,涔涔的死因被定性为“意外身亡”。

而面对记者,孩子的母亲陈女士认为:

儿子是因为在学校被老师勒令不许早恋”后才出的事。“⋯⋯他让我放心,还说打算和女孩考同一个中学。”陈女士回忆起最后一次和儿子聊天,时间为3月29日晚上。聊天围绕班主任的一通电话展开。当天下午,陈女士接到了儿子所在的静安外国语中学班主任许老师的电话。“电话中,班主任又说到儿子和班上那个女孩的事情。”据陈女士描述,班主任当天那通电话中曾表示:“涔涔早恋要没收他的团徽。”陈女士称:“我建议老师淡化处理,毕竟他们两人已断断续续交往了2、3年。”陈女士说,自己其实早就知道儿子和同班那个女孩“关系很好”。

此事的具体情况我个人无从查证。但我相信国内的每个成年人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或者起码在成长过程中经历过或者遇到过此类事件。

近二十年,食物安全从未得到有效保障,每个孩子其实都是吃着各种激素长大的——对孩子们所谓的“早熟”,整个社会都逃脱不了罪责。这些其实是被早熟的孩子,更早地对异性产生爱慕之情,实际上再正常不过,却被当做“邪恶”来对待。这些成年人都是文盲?——他们都听说过罗密欧与朱丽叶生死恋的故事,为之感动、为之唏嘘,却忘了罗密欧才15岁,朱丽叶才14岁,并且,罗密欧和朱丽叶都不是吃着激素长大的!

有些(其实是大多数)教师,脑子都是坏掉的,他们自然而然地把“早恋”和“罪恶”等同起来,而后就好像奉了天命一样想四处消灭“恶势力”。公开批判(注意不是批评)是最常用的手段,全然不顾小孩子的心灵之脆弱。

他们这么做不仅理直气壮,且毫无后顾之忧。因为万一出了命案,最终都可以摆脱一切干系,自有有关部门和人员出面定性:意外身亡。一件两件可以算作意外,许多年、全国各地、反复出现此类事件,依然认为是意外,这是什么道理?

真不知道“早恋”这个词汇什么时候可以消亡,但确定的是,在这个词消亡之前,此类事件肯定层出不穷。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