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外工作(二)

在做的这个项目是为一个遗留系统提供Web Service,从技术上来说并不复杂。说起来就是接到请求,然后调用一下已有代码。

让这个项目有难度的是后面庞大的遗留系统。整个系统大概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了,已有codebase里面大量运用的JDBC可见一斑。真正要搞清楚如何把接收过来的请求对应到现有的代码上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我们很快就把主体代码完成了,但随着项目的进展,对系统的不断发掘,一些遗漏的点就会不断显现出来。

客户有一个对系统比较了解的人和我们一起工作,但事实证明,他也不可能对每一个细节都了如指掌,更重要的是,他也有别的工作,不可能与我们时时刻刻在一起工作,这也在很大程度上增加了我们工作的难度。所以,我们更多的时候,要靠自己发掘问题,然后,和他确认我们的理解。他很忙,找到他人是件很困难的事情,与我们约时间,他很少有准时到的。原来,在忙碌的甲方问题上,国内国外都一样。

虽然我们是在用敏捷的方式进行开发,但是,客户并没有以敏捷的方式与我们衔接。比如,挂在Story Wall上的卡大多数都处于Ready for QA的状态。客户的QA从我刚刚到这边的时候就说要加入,两个星期过去了,QA的人除了standup和showcase之外,就只和我们真正坐在一起不到两个小时。每次我们的PM和客户提起这个问题,他们总会抛出各种各样的理由,证明问题不在他们身上。原来,在自保的问题上,国内国外都一样。

行将发布之际,我们解决了主要问题,要扫一些边角。于是,和我们的技术接口人进行讨论,他看到我们的开发速度比较快,于是,做出了一个有神来之笔的决定,让我们开发另外一个需求。是的,另外一个需求,不只是简单的修补。和客户讨论完,我们有些晕,怎么就又冒出个这么大的需求。于是,我们赶紧拉来了我们的PM和另外的同事一起讨论。冷静下来之后,我们明确了一个方向,要和这个接口人仔细讨论一下,不盲目承诺。事实证明,他也确实没有想明白,第二天,见到我们,还没有等我们把精心准备的问题抛给他,他自己就说,他和别人开会讨论了一下,这个需求确实不该放到我们这里来做。原来,在天马行空的问题上,国内国外都一样。

说来说去,这种企业级项目,人总是一个问题。

在外工作(一)

又住了两个星期的宾馆。不同于之前,这是我第一次在国外工作。

由于有12个小时的时差,初来乍到时,每天上午还能坚持,一到下午,整个人就完全不在状态了。为了不公然在客户现场睡觉,我只能选择以咖啡坚持,即便如此,也经常神游天外。在先期到来的冰云和米高强迫下,我按照当地的时间进行作息,用了几天,我逐渐适应了当地的时间,但是每天下午开始工作之前喝咖啡的习惯保留了下来。

这次出来实现的第一个愿望是买到了iPad。我对iPad的需求很简单,不要让我旅途太无聊。来之前听说iPad买了200万,真的到了自己去买才知道这东西到底有多火。来的第一天,我就直奔苹果专卖店,得到的答复是没有了。第二天再去,只有3G版64G的。事不过三,当我开始绝望,准备在网上预订的时候,第三次拜访专卖店,刚好赶上一批新货,于是,我拿到了自己的iPad。

在这边客户现场工作有一个不错的方式,只要每周工作40小时即可,换句话说,如果每天工作10小时,一周只要工作4天就好了,此外,公司每周都可以提供回家的机票。所以,很多在客户这边工作的人都会选择这种工作方式,周五飞回家,与家人共度周末,然后周日再飞回来,许多人因此攒了很多飞行的积分。

因为有这样的政策,在冰云的同学的帮助下,我第一个周末就“回了趟家”——去了趟公司总部,刚好总部在那个周末举办了一个野餐会。在ThoughtWorks工作时间稍微长一点,就会发现,经常会在不同的地方遇到熟人,总部自然更不例外。之前曾经遇到的一些故人又相见了,大家免不了寒暄一番。

野餐在户外,为了证明自己到过总部,我专程拜访了一下周末无人的总部办公室。ThoughtWorks的办公室总是相似的,一进去就会感到这是公司。宽畅的空间,大大的圆桌,随处可见的白板、技术书籍以及各种小玩意。行政人员的工作区里插着有办公室国家的国旗。总部办公室的面积很大,大约有一层半,北京办公室是半层。据说和北京一样,总部也经常承办一些技术活动,所以,有一个很大的空间专门布置成了开放的会场。

办公室所在的大厦是一座摩天大厦,这个办公室在20多层,站在窗边,可以看出去很远。作为导游的冰云,还带着我到顶层——80层转了一圈,坐电梯坐出了飞机的感觉。只可惜当时那里正在举办一个聚会,我们只是匆匆看了一下。

初来乍到,新鲜的感觉还不错。

Geek之梦——Programmers(15)

载于《程序员》杂志2010年第06期。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且以互联网开发背景为主。

如果你有什么可乐的关于程序员的故事、对话、代码,愿意通过漫画的形式分享,请给我发邮件。arthur369@gmail.com。

Apple的平台之路(三)

上面是我理解的Apple正增长的模式(Jobs当初可能并非有意如此设计,很多东西是水到渠成,回头看看好像是计划好的,其实也是偶然或者发展的必然。我只是这样梳理一下而已) 这是一个逐步渐进发展,谨慎且充满野心的增长模式。 附注释如下:

A 循环

这是Apple一直以来赖以生存的基础模式。 1、全面把硬件和软件都掌握在自己手里。这也是为什么有人说“Apple是一家软件企业”,而从财务来看“Apple是一家硬件企业”。 2、因为自己可以控制所有环节,所以可以更好的给消费者提供完美的产品体验。从时尚的设计,到易用的操作,再到完美的硬件支持,把所有瑕疵都控制在最小范围。 3、依此促进更大的硬件销售,赚取利润并获得更多的市场反馈。因为赚到了利润获得了更多的市场反馈,可以有更大的能力去控制所有环节。

B 循环

基于A循环Apple可以很好的生存下来,B循环是大增长的一个模式。但它是有延迟效应的,一旦效应产生能量会爆发式增长。更好的促进A循环的转动。 1、 因为有了更大的硬件销售,随之带来边际成本的降低 2、边际成本降低之后,在可控的利润率的基础上,降低销售价格 3、价格的降低逐渐带来更多用户 4、用户的大量增长可以带来更多的对于体验和功能需求,从而更好的提升体验

PS:这个循环中关于“电脑”的部分业绩,一定程度上得感谢大方的IBM和不争气的联想,也是Apple改用Inter芯片的及时(让用户可以在MAC上跑windows了)。联想砸掉ThinkPad这个品牌的同时,把大量的ThinkPad用户推向了Apple手里。(记得有个调查数据说,放弃 ThinkPad的用户中超过一半选择了Apple)

C循环

因为用户的增长,对于功能和内容的需求越来越丰富。凭借Apple自己已经很难完整的满足这些需求,需要引入更多合作方。这可以说是一个商业模式转型的尝试开始,也是Apple如今如日中天的最早起点。

事实上MAC OS本身已经有很多的非官方应用,但因为用户的增长不够,也因为电脑上的绝大部分核心应用Apple自己都可以做也可以做的很好,用户通过电脑去获取的那 些内容都是开放性的不需要Apple去操心,它只需要做好浏览器即可。所以在那个“苹果电脑”的年代,Apple对于外部的依赖不需要自己太费力去设计模式。

但当iPad出现以后,内容成了一个大问题,Apple解决不了内容的问题,只能倚靠引入第三方。当iPhone出现以后,用户对于应用的需求更是几何倍数增长,Apple自己完全搞不定这个事情,必须倚靠第三方,必须打造产业链。

如果是一家没有太大野心的硬件企业,如果Jobs不是一个 彻头彻尾的“商人”,Apple可能会拿自己的硬件收入去补贴应用(App),从而来满足用户对于内容和功能的丰富需求。但,很不幸又很幸运,这个有野心的商人堵死了用硬件收入补贴给应用商和内容商的路(图中我用了红色并打了一个X),因为吝啬也因为要考虑到更健康的发展模式,和未来可能的更大的商业模式。

于是,Apple搞了一个 Store,让用户通过Store掏钱给内容商和应用提供商。继续到羊身上去拔羊毛,谁让你有这个需求呢。于此同时Apple自己还在内容商和应用提供商 那里收取一定的 “过路费”。这很快就让Apple成了最大的数字商品分销渠道,如果不是因为数字内容的市场还不成熟,也许Apple在 iTunes Store的收入会很快超过硬件收入。

这个循环让Apple多了收入,让提供应用和内容的第三方有所收获,让消费者获得了更完善的内容和应用,更让Apple最早的A循环和B循环转动的更快。

D循环

这个循环其实很简单:给广告主提供他们需要的用户和品牌影响力,让广告主掏钱来补贴应用提供者和内容提供者,同时自己收取更多的“过路费”。 事实上这个循环还没有开始,但Apple已经磨拳擦掌了(iAd)。这应该也是Google愤怒的根源,也可能是Apple还击Google的最狠毒招术,效果如何 尚待证明。这里面最重要的环节是:如何控制广告带来的体验破坏,如何让广告成为用户需要的内容最终给广告主带去用户和市场。

E循环

这个循环是最终我想看到的东西: 什么时候开始用从应用提供者和内容提供者那里收到的“过路费”,去补贴硬件成本从而使硬件的价格降到更低,让所有的循环更迅速的转动。 同时,我很想知道,应用收费、内容收费、广告费这三个新商业模式,何时可以有更大的市场容量,从而促使Apple可以更多的去降低硬件收入。

Apple的模式是以“更好满足用户需求,提供更完美体验”开始的,在所有的环节中充分考虑正量增长的回路(不赚钱就不能提供更好的体验,所以企业 先要活 着,更好的活着才能给用户提供更好的体验),使整个模式更加的健康可靠。在这个模式的成长和演变过程中,Apple是极其谨慎的,步步为营且处处设防,死活不贴老本。

但是,当第三方应用和内容所能决定用户体验的比重越来越高的时候,如何保证更好的体验,是摆在Apple面前一个严峻的话题。特别是在手持设备这个 还没有 更好范例、没有规则的新领域里。事实上我们已经看到Apple在这里已经犯了一些小错误(后面几篇我再来说说这个问题)。

这是用户体验商业价值最好的范例。也是企业如何尝试新商业模式的一本教科书,也是开放平台发展模式良好范本。

[…]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