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二拍:躲开!“国家队”来了

人生而不平等。有人带着一身苦难降生,有人则生下来就含着金汤匙。网站也生而不平等。有的网站得随时准备“被维护”、“被低俗”,有的网站则证照齐备、金光闪闪地驾临,并且有政策提前鸣锣开道,强行清场。

有人问我,如何看待“中国网络电视台”这个所谓“国家队”的进入。我的回答是,看看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人民网、新华网、千龙网这些戴着红袖标出生的红五类网站,它们难道不是“国家队”吗?可是,在互联网的竞争中,无论是专业性、创新性、商业性,还是用户认可度、市场化程度、乃至服务意识,你能看到它们有丝毫优势吗?

互联网是一个不同的游戏。习惯于颐指气使、发号施令的人,不得不把自己的角色重新定位成一个服务于用户的服务生,对那些追求政绩的人来说,这是无法容忍的。公仆从来都是以公为仆的,哪能乱了尊卑秩序。所以过去10年,中国互联网上技术最烂、服务最烂、责任心最烂、给网民带来痛苦最多的,恰好都是“国家队”。

不过这一次可能确实与已往不同。过去国家队真的不了解互联网,也没有人真的把互联网当成自己的事业,那只是一份革命工作而已,领导满意比什么都重要。现在他们已经知道,互联网不但是一个政绩工程,更是一个利益工程,这个已达1000亿规模的市场,居然被草民瓜分了,这是不正常的。同时他们也很清楚,按互联网的游戏规则玩儿,他们怎么都玩儿不赢,光有钱、有资源是不够的,必须得有政策保驾护航,必须得把游戏规则改成他们熟悉的那一套。

于是我们有幸见到了互联网历史上规模空前的一次政治运动——妖魔化互联网。所有的官方喉舌一齐开动,拼命鼓噪,互联网是黄色的、危险的,而且是失控的、无组织无纪律的。大风降温之后,国家队来了,带着抢夺控制权,染红互联网的堂皇使命。

“抢占阵地”这个“抢”字,实在是惟妙惟肖,急切、贪婪、蛮横、不讲理,都通过一个“抢”字,得到了完美的展现。

我们打开电视,只能在CCTV和湖南卫视之间选择;我们开车去加油,只能在中石油和中石化之间选择;我们要打电话,只能在中移动、中电信和中联通之间选择。当我们只有国家队可选的时候,世间财富的流动,就是有序的、可控的、安全的。国家队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喜欢这样的游戏规则。任何人未经许可、未经备案、未经白名单,不得与国家队争利。

好吧,我选择躲开,躲得远远的。

暗时间

如果你有一台计算机,你装了一个系统之后就整天把它搁置在那里,你觉得这台计算机被实际使用了吗?没有。因为CPU整天运行的就是空闲进程。运行空闲进程也是一天,运行大数据量计算的程序也是一天,对于CPU来说同样的一天,价值却是完全不一样的。

大脑也是如此。

善于利用思维时间的人,可以无形中比别人多出很多时间,从而实际意义上能比别人多活很多年。我们经常听说“心理年龄”这个词,思考得多的人,往往心理年龄更大。有人用10年才能领悟一个道理,因为他们是被动领悟——只有在现实撞到他脸上的时候才感到疼,疼完了之后还是不记得时时提醒自己,结果很快时过境迁抛之脑后,等到第二次遇到同一个坑的时候早忘了曾经跌过跟头了,像这样的效率,除非天天摔坑里,否则遗忘的效率总是大过吃亏长的记性。善于利用思维时间的人则能够在重要的事情上时时主动提醒自己,将临时的记忆变成硬编码的行为习惯。

每个人的手表都走得一样快,但每个人的生命却不是。衡量一个人生活了多少年,应该用思维时间来计算。举一个极端的例子,如果一个人从生下来开始就呆在一个为他特殊建造的无菌保护室里,没有社会交往,没有知识获取,度过了18年,你会不会认为他成年了?

认为时间对每个人是均等的是一个错觉,认为别人有一天,我也有一天,其实根本不是这样。如果你正在学习一门专业,你使用自己所投入的天数来衡量,很容易会产生一种错觉,认为投入了不少时间,然而其实,“投入时间”这个说法本身就是荒唐的,实际投入的是时间和效率的乘积。你可以“投入”很多时间在一件事情上面,却发现毫无进展,因为你没有整天把你要做的事情,要学习的东西常驻在你的大脑中,时刻给予它最高的优先级。你走路的时候吃饭的时候,做梦的时候心心念念想的就是这件事情,你的CPU总是分配给它,这个时候你的思维时间就被利用到了极致,你投入的时间就真正等于了实际流逝的时间,因为你的CPU是满载的。

如果你有做总结的习惯,你在度过一段时间之后总结自己在某某领域投入了多少时间,建议千万不要粗略地去计算有多少天下班后拿起书来翻看过,因为这样你也许会发现书倒是常翻,但领悟却不见得多深,表面上花的时间不少,收益却不见得那么大。因为看书并记住书中的东西只是记忆,并没有涉及推理,只有靠推理才能深入理解一个事物,看到别人看不到的地方,这部分推理的过程就是你的思维时间,也是人一生中占据一个显著比例的“暗时间”,你走路、买菜、洗脸洗手、坐公车、逛街、出游、吃饭、睡觉,所有这些时间都可以成为“暗时间”,你可以充分利用这些时间进行思考,反刍和消化平时看和读的东西,让你的认识能够脱离照本宣科的层面。这段时间看起来微不足道,但日积月累将会产生庞大的效应。

能够充分利用暗时间的人将无形中多出一大块生命,你也许会发现这样的人似乎玩得不比你少,看得不比你多,但不知怎么的就是比你走得更远。比如我就经常发现一些国外的牛人们为什么不仅学习牛逼,连“业余”玩儿的东东也都搞得特牛逼,一点都不业余(上次在《How We Decide》上看到斯坦福的一个牛人,理论物理学博士,同时是世界扑克大赛的前六名保持者,迄今累计奖金拿了六百多万刀),你会奇怪,这些家伙到底哪来的时间,居然可以在不止一个领域做到卓越?

程序员们都知道,任务切换需要耗费许多额外的花销,通俗地来讲,首先需要保存当前上下文以便下次能够顺利切换回来,然后要加载目标任务的上下文。如果一个系统不停地在多个任务之间来回倒腾,就会耗费大量的时间在上下文切换上,无形中浪费很多的时间。

相比之下,如果只做一件任务,就不会有此损失。这就是为什么专注的人比不专注的人时间利用效率高得多的原因。任务切换的暗时间看似非常不明显,甚至很多人认为“多任务”是件很好的事情(有时候的确是),但日积月累起来就会发现,消耗在切换上的时间越来越多。

另外,大脑开始一件任务的时候必须要有一定时间来“热身”,这个时间因人而异,并且可以通过练习来改变。举个例子,你看了一会书之后,忽然感到一阵无聊,忍不住打开浏览器,十分钟后你想起来还要继续看书,但要回复到当时理想的状态,却需要一段时间来努力去集中精力,把记忆中相关的知识全都激活起来,从而才能进入“状态”,因为你上了十分钟网之后这些记忆已经被抑制了。如果这个“热身”状态需要一刻钟,那么看似十分钟的上网闲逛其实就花费了二十五分钟。

如果阅读的例子还不够生动,对于程序员来说其实有更好的例子:你写程序写得正high,忽然被叫去开了一通会,写到一半的代码搁在那儿。等你开完会回来你需要多久能够重新进入状态?又或者,你正在调试程序,你已经花了二十分钟的时间把与这个bug可能相关的代码前前后后都理解了一遍,心中构建了一个大致的地图,就在这时,呃,你又被叫去开了个会(:D),开完会回来,可想而知,得花上一些时间来回想一下刚刚弄清的东西了。

迅速进入状态的能力是可以锻炼的,根据我个人的经验,至少可以缩短到3-5分钟。但要想完全进入状态,却是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实现的。所谓完全进入状态,举个例子:你看了3个小时的书,或者调试了半个小时的程序之后,往往满脑子都是相关的东西,所有这些知识都处在活跃状态,换言之你大脑中所有相关的记忆神经网络都被激活了,要达到这样一种忘记时间流逝的“沉浸”状态(心理学上叫做“流体验”),不是三两分钟的事情。而一旦这种状态被破坏,无形间效率就会大打折扣。这也是为什么我总是倾向于创造大块的时间来阅读重要的东西,因为这样有利于“沉浸”进去,使得新知识可以和大脑中与其相关的各种既有的知识充分融合,关联起来,后者对于深刻的记忆非常有帮助。

要充分利用暗时间,不仅要能够迅速进入状态,另一个很重要的习惯就是能够保持状态多久(思维体力)。《The Psychology of Invention in the Mathematical Field》上有一段关于庞加莱的思考习惯的介绍,很有代表性。庞加莱经常在去海边休假或者在路上走的时候在脑海中思索数学问题,很多时候解答就在这些时候忽然闪现。虽然我和庞加莱是没法比的,但是常常也在路上想出答案,这真是一种愉悦的体验。

能够迅速进入专注状态,以及能够长期保持专注状态,是高效学习的两个最重要习惯。

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包括我自己),工作了之后,要处理的事情一下多出了很多,不像在校园,环境简单,生活单纯,能够心无旁骛地做一件事情而不被打扰。工作之后的状况就是,首先需要处理的事情变多,导致时不时需要在多个任务之间切换;另一方面,即便能够把任务的优先级分配得比较合理,也难免在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心中忽然想起另一件事还没做的焦虑来,因为没做完的事情会在大脑中留下一个“隐藏的进程”,时不时地发个消息提醒你一下,中断你正在做的事情。

因此这里就涉及到最后一个高效的习惯:抗干扰。只有具备超强的抗干扰能力,才能有效地利用起前面提到的种种暗时间。抗干扰能力也是可以练习出来的,上本科那会经常坐车,所以我就常常拿着本大部头在车上看,坐着看或者站着看都可,事实证明在有干扰的环境中看书是非常锻炼专注能力的一个办法:D 另外,经常利用各种碎片时间阅读和思考,对迅速集中注意力和保持注意力都非常有帮助。记得很久以前TopLanguage上大伙曾经有次饶有兴趣地讨论“马桶时间”的利用,包括在卫生间放个小书柜。(估计很多同学心有戚戚焉吧:D)

你可能也会喜欢以下文章 知其所以然(续) (51) 不是书评 :《我是一只IT小小鸟》 (72) [BetterExplained]遇到问题为什么应该自己动手 (70) 我在南大的七年 (160) [BetterExplained]如何有效地记忆与学习 (125) [BetterExplained]为什么你应该(从现在开始就)写博客 (274) [BetterExplained]书写是为了更好的思考 (123) 什么才是你的不可替代性和核心竞争力 (29) 一直以来伴随我的一些学习习惯(四):知识结构 (14) 方法论、方法论——程序员的阿喀琉斯之踵 (22) 订阅 Mind Hacks

我是你的信息过滤器

想了解作者最近在关注什么,欢迎 […]

钱币设计和 Ootje Oxenaar

Michael Tyznik 的美元设计。Image: richardsmith.posterous.com

2009年的几个新的设计将钱币设计成为少见的热门设计话题。新年降至,将几个重要的话题归纳一下。第一个是美国一群设计爱好者发起的“重新设计美元”(The Dollar Redesign)活动。美元在1930年代设计后就鲜有大的变动,比起色彩斑斓、风格摩登的欧元显得老气、区分度差。尽管收到的作品质量参差不齐,但还是引起了公众的热情参与。选择两个质量较高的方案,设计师分别是 Michael Tyznik 和 Micheele Haft。Michael 的方案保留了经典的美元“绿背”(Green Back)元素,和总统的选择,但使用了彩条作为面额的底纹。

Michelle Haft 的美元设计。Image: richardsmith.posterous.com

Michelle 的设计完全摒弃了美元的传统设计,七种面额分别使用七种颜色代表美国经济的七个重要元素。构图和元素的挑选都很优秀,但似乎缺乏层次。与上一个一样,除了颜色,整体区分度仍然不大,各面值的尺寸都一样,并不利于使用。

Ootje Oxenaar 的荷兰盾设计,人像为荷兰画家佛兰斯 · 哈尔斯(Frans Hals)。Image: creativereview.co.uk

被认为是设计了“世界最美钱币”的 Ootje Oxenaar(Robert Deodaat Emile Oxenaar)今年早些时候接受了《Creative Review》的采访。这位76岁的荷兰设计师仍然在美国罗德岛设计学校(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教书。从1966年到1985年,热衷于邮票设计的 Ootje 受雇于荷兰中央银行,在后来的几十年中为荷兰盾设计纸币,很多纸币一直流通,直到后来荷兰盾被欧元所取代。

Ootje Oxenaar 的荷兰盾设计,人像为荷兰音乐家扬·皮泰尔索恩 · 斯韦林克(Jan Pieterszoon Sweelinck)。Image: creativereview.co.uk

Ootje 说自己最早的灵感来源于《强手棋》(Monopoly)的玩具钱,鲜艳的颜色在正式货币的阴沉颜色中显得非常跳跃。他与银行和印钞厂不断就安全和技术问题进行讨论,以达到自己的颜色要求。他从一开始就积极参与整个的生产工序,因此使用了自己喜爱的木刻手法来创造人物形象,上图的斯韦林克头像正是 Ootje […]

婚姻警句——Programmers(9)

载于《程序员》杂志09年第12期。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且以互联网开发背景为主。

如果你有什么可乐的关于程序员的故事、对话、代码,愿意通过漫画的形式分享,请给我发邮件。arthur369@gmail.com。

坚持blog六年

不知不觉,写blog六年了。趁着写这个第六年纪念篇的机会,我把之前的纪念篇全都翻了出来,回首一下六年走过的路。

开始“信口开河”了一年百博梦想二年级三年blog300和4五年,在blogbus

有了历史的东西很有趣,可以让人回顾,而回顾就会发现很多有趣的事情。

开篇、第一年和第二年写在沈阳,第三年和第四年写在北京,第五年写在上海,而第六年,也就是现在,我则在西安。地点上的变化也多多少少反映了我最近几年的一个生活状态。之前,我很稳定,从三年开始了四处的漂泊,虽然第三年和第四年,我都在北京,却是在两个不同的公司,而第五年和第六年都是我出差在外的日子了。

从一开始,我就不大相信自己可以坚持写下来,当一年一年走过来,我逐渐相信,blog已然成为生活的一部分。无他,习惯而已。我是个懒惰的人,一旦习惯,就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blog带给我很多:文字表达、朋友,机会、思考的习惯等等,因为这些好习惯,我“被成长”了许多。当然,也是因为懒惰,并不是所有有想法的东西,最终都成为了blog。

偶尔回顾一下自己写的blog是件很有趣的事,看看曾经的思考,回味着当年的经历,虽然有时会觉得当年的自己很浅薄,但那毕竟是自己走过的路。也许再过几年,回头看今天的文字,也会有相同的感觉。

做咨询,我知道了,不要轻易的对一件事说不可能。六年的blog经历告诉我,只要坚持就可以。坚持六年,我做到了我曾以为不可能的事情。继续!

博客大巴,你的个人传媒早班车

实习

原来在刚刚开始实习时,授课的老师就以为我们是大三的学生,不过等他们知道我们已是大四,便对大家因考研复习和实习工作造成的缺课表示理解,可学校还是二逼依旧:必须拿到院长的签字假条才能为学校安排的实习请假。可同学说了,找到院长,他老人家表示“不会给任何人签字”。在此之前,学院领导们还表示,大家尽量常去招聘会吧,这样能多获得一些实习机会。不过现在好了,不管你有没有工作,即使有所在公司的实习证明,也休想不来学校安排的实习。

还好,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某位同学说的好,“原来课程实习就是将大四的一个班同学聚集在一个地方共同度过大学最后的美好时光”。说得有点儿悲,不过这几天实习的中午休息时间,大家打牌、玩儿杀人游戏的热情倒还真是高涨。

PS,今天看到新闻说,丹·布朗的新书 The Lost Symbol 中文版即将在圣诞节全国同步发售,也算是个好消息。这次的版本号称运用了和哈六哈七一样的防盗版技术,而且甚至为了防盗版,还没有公开最终的中文版书名。不知道运用了这么牛逼的技术,书价会不会飚向¥50。

某人的书评

“图灵出版社”给邮寄了一本基础教程,没时间点评,扔给了公司的小姑娘。

三日后

问:“那书看的怎么样了?” 答:“看了几页……” 问:“那我考考你?” 答:“啊!!不要!!前言很长的!!”

哈哈。技术没学好,找借口的本事,大有长进啊。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