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段首空两格

本文试图从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思想解释和探究为什么段首要空两格的问题,其实这个问题也是老生常谈了。

本文主要讨论中文内容呈现过程中要不要在段首空两格的问题。分3个部分:

段首空格的渊源 段首空格的作用 网络内容要不要段首空格

段首空格的渊源部分较多故纸堆,如果看官不感兴趣,可直接跳到段首空格的作用部分开始阅读。

段首空格的渊源 1、中国

需头

指章奏空出首幅,以供诏旨批答之用。

汉 蔡邕 《独断》卷上:“凡羣臣上书于天子者有四名:一曰章,二曰奏,三曰表,四曰驳议。章者,需头,称稽首上书谢恩陈事诣闕通者也。奏者亦需头……表者,不需头。”

宋 杨万里 《谢何枢使举女婿陈丞改官启》:“幕府之举贤材,首剡需头之奏。”

明 杨慎 《谭苑醍醐·需头》:“ 蔡邕 《独断》载 汉 代章奏之式。所谓需头者,盖空其首一幅,以俟詔旨批答,陈请之奏用之。不需头者,申谢之奏用之。”

分段号

段是一种标点手段,不能仅仅看成行款。

具体地说,段落提行顶格书写还是退进二字书写属于行款,但划分段落则同断句一样属于标点,段落之间的停顿大于句子之间的停顿,需要用不同的方式显示。古人的分段意识很早就产生了。

提行分段的办法较早见于金文。写章表另起行头时,叫“跳出”,今曰“抬头”。

明代徐师曾《文体明辨序说·文章纲领》介绍的《大明唐顺之批点法》以“截”即短横作“分段”号。

古代印刷的书籍一般采用提行顶格书写的分段方式,《古今图书集成》清雍正四年内府铜活字印本就是如此。

1919年胡适与周作人、钱玄同、刘半农、朱希祖、马裕藻等北大教授向教育部提出 《请颁行新式标点符号议案》开始改变传统的分段格式,在《附则》中规定:“每段开端,必须低两格。”显然是参照西文段首缩进的办法作此规定的,目的是为了使分段更明显。

1930年《教育部划一教育机关公文格式办法》进一步规定:“(1)文在十行以上者,应酌量分段,其有意义自成段落者,虽不满十行,亦可分段。(2)首行低二格写,次行以下顶格写(分段者,逐段如此)。”

1933年《国民政府训令第五○○号》所附《标点办法举例及行文款式》还要求在段末加分段号:“每段末句下有空白处,应用‘=’号截之,以防止加添字句”。这个用于段末的符号在文件中称为“截号”,黎锦熙按照它的功能改称为“分段号”。他在《国语运动史纲》一书(商务印书馆1934年版)中写道:“国民政府规定的这个=号,或可用单线,可名为‘分段号’……凡文末分段,或公文分段下有空白,皆可用此截断。”(此段来自《标点符号用法》)

2、西方

英语“分段号”称为mark of paragraphing。Paragraph(段落)一词源自希腊语paragraphos < paragraphein(pata在旁边+ graphein书写),意为“(为引起对部分文字的注意)在旁边画的线条”。

亚里士多德著作中提到过的唯一标点就是这种分段号,见于公元前4世纪的一些希腊纸草纸文献,在一行开头的几个字的下边加一条横线,表示一个新的话题的开始。

古希腊舞台剧本和柏拉图对话体写在一个新的段落开始处用一条短线(其上通常加一小点)作标志以分隔不同人物的说话。下一步的发展是把新段第一行的头一两个字母稍稍伸入书边空白处,使分段标志更明显。公元前1世纪至公元2世纪初写于纸草纸上的拉丁文献发现有这样的分段法,在中世纪的写本中已较为常见,这是现代“悬挂分段法”的起源。

欧洲中世纪写本最常用的分段法是提行顶格书写,在段落开头以特大的首字母作为分段标志。抄写时在段落开头留有空位置,以便图案花饰绘制员补上这种特大的首字母。有时章节的首字母大于段落的首字母,用以区分章节和段落。

在首行缩进的分段办法推广以前,西方就已经使用(¶)作为段落号(paragraph mark),其构成方法是把字母P[aragraph]翻转过来,在象征眼睛的弯曲部分用墨涂满,所以又称为“盲P号”(blind P sign)。

(¶)用作段落号最初见于1182年左右的一个法国写本,用红色,从13世纪起被推广。英国出版社的《约翰·曼德维尔爵士航海及旅行记》(1499年)、《十诫之精华》(1521年)和《大圣经》(1539年)等书籍,一段开头是顶格排的,特加(¶)作为分段标志。这个段落号西方国家有些书籍至今仍在使用。例如,美国《韦氏新传记词典》把(¶)用于子条目的开头,便于读者在大条目中查找小条目。

后来为便于印刷,这种分段法被简化,空位置仍保留,其后的首字母改用普通的大写铅字排印。这种段落首行缩排法是意大利出版家马努提乌斯从15世纪末16世纪初开始在所出的图书中推广的,从17世纪起成为西文书籍分段的标准形式。

段落首行缩进(paragraph indention/абзацный отступ),苏联学者伊·维·费多罗夫娜称为“分段号”(знак абзацного […]

部门会议——Programmers(8)

载于《程序员》杂志09年第11期。

这个系列的漫画讲述程序员——这种神秘人类的囧事,故事多来源于我身边的程序员朋友,且以互联网开发背景为主。

如果你有什么可乐的关于程序员的故事、对话、代码,愿意通过漫画的形式分享,请给我发邮件。arthur369@gmail.com。

韩寒是个好公民

有人称韩寒为“公共知识分子”的时候,有些人坐不住了(不管出于好意还是恶意):“韩寒离公共知识分子还很远!”连《时代周刊》都在捣乱:

哥伦比亚大学中国和比较文学教授Lydia Liu说他“算计好的造反”证明了他们这一代和中共建立起来的无言的契约。他作为一个政府和体制的犀利批评者为人所知,但实际上他不是。”她说,相反,韩寒积极参与了将年轻人的反叛精力引向消费主义的进程。“他小说的语言和叙事都很好读,”刘说。“基本上它们都是同一本书。”

Yet despite his youthful bravado, Han, who has published 14 books and anthologies, generally stays away from sensitive issues such as democracy and human rights. His calculated rebelliousness, says Lydia Liu, a professor of Chinese and Comparative Literature at Columbia University, exemplifies the unspoken compact his generation has forged with the ruling […]

“返钱”和贩卖人口

眼前,绝大部分电子商务网站玩的都是“寂寞”和“慈善”。平均推广一个新会员的成本远超过30元。“返钱”网站边搜集信息边贩卖“人口”,赚的是人头费。而且还可以重复销售,边际成本逐渐减小。

“返 钱”在老外那里,有做的不错的。在我们这里,早就被第一波比价购物们给糟蹋的不成样子了,到头来其实就是个羊毛出在羊身上的CPS。只不过,最近两年电子 商务领域进来了太多的“包工头”,搞的大家都勒紧裤腰带强装“不差钱”。只要你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有流量,能搞到消费者信息,就一定可以变成钱。(幸亏支 付宝做的还不是足够NB,中国网民对于网购的信任程度还不是那么强。要不然继续这样下去,早晚流氓弹窗里都得塞上“返钱”的导购信息了。)

不过,平台商门开始用“返钱”的特征,有针对性的整合自有产品,这是好事。比起之前不知轻重一头钻进“交易和支付过程”,要理智和清醒的多。

腾讯“返利” 1、域名是:Fanli.qq.com 2、至少暂时看来和拍拍无关,和财付通也没绑定,也OpenID也没有通。仅作为“QQ会员的增值服务”。 3、我不相信腾讯不明白“不是必经之路,挂什么头狗肉都卖不动”的道理。所以,“返利”从“QQ会员的增值服务”开始,比从财付通、拍拍开始要更合适。 4、后续打通不打通,就看会员买不买帐。是否能成为购物入口,先布上再说。 5、返利,还是靠促进了增值服务的销售来赚钱,返给腾讯的利不值钱。真正返回来的钱,少的可怜。提现太麻烦,买QQ币最简单,而且“实用”。 6、腾讯的这两个能力不得不佩服:有近1亿饥渴的活跃会员,什么水都能吸收掉;平台内部的“货币”消耗能力全球第一。

网易“返现” 1、域名是:Gouwu.youdao.com/fanxian 2、作为有道购物搜索的一个子产品,用来增加“购物搜索”的吸引力。 3、国产片没有底气的时候,会经常在里面搞一两个绯闻女星做配角,以促进票房。但,烂片终是烂片,最终好坏还是得看演技。 4、有道一个技术团队,搞起运营多少有点走样。其实不用着急,这个市场还早的很,打好基础面包迟早会吃不完的更关键。

快钱、招行也都在贩卖人口。 消费者其实得不到什么实惠,到头来穷折腾一番,垃圾邮件和短信倒是会多个几箩筐。到最后推广成本将越来越高,真正的冤大头其实是商家。不过竞争所致,只好从了。

不过,如果有实力的平台上可以做出来真正的“返钱”,我看好! 要真正“返钱”的话,就别多搞出来一个“环节”来作为必须前提。真要“返”,那就“你该怎么用还怎么用,只要你用我就返”。爱,应该是没有条件的。

水彩故事《阿波罗11号登月记》

今天的《纽约时报》评选出“2009年十佳儿童图画读物”。

我非常喜欢其中的一本《阿波罗11号登月记》(MOONSHOT: The Flight of Apollo 11)。它用水彩画的形式,再现了人类登月的壮举,画面非常明亮优美,属于真正的艺术创作,令人爱不释手。我相信,孩子们读到这样的书籍,一定会培养起对科学的爱好,以及对探索未知世界的向往。

儿童图画读物在美国据说一年要出版几百种,优秀的作品层出不穷,比如我以前贴过的《一堂天文课》和《蓝天》。从1952年起,《纽约时报》每年评选年度十佳图画书,50多年来从未中断过。孩子们能读到这么多好书,是多么幸福啊!

相比之下,中国在这方面真是太欠缺了,在质量和数量上都不及人家的一个零头。因为图画书要求全彩印刷,成本很高,定价动辄就要上百元,所以市场小,出版社觉得赚不到钱,都不愿意出。我觉得,这样是不对的,少儿时期读到的书对人格形成有很大影响。

下面就是《阿波罗11号登月记》的几幅插图。

1. 封面

2. 倒计时

3. 点火

4. 升空

5. 电视直播

6. 失重

7. 登月

8. 月球漫步

[相关链接]

* 《阿波罗11号登月记》全书注释版

* 作者Brian Floca的网志(中国大陆访问者需翻墙)

(完)

[…]

共同语言

海蓝:崔凯是做网站的? cuikai:嗯

海蓝:你是12月2号生日? cuikai:嗯…

海蓝:这么巧,我也是 cuikai:那强了!!你也花心吧? 海蓝:YES,莫非你也花心?哈哈哈

雨柯:你们俩还挺有共同语言的

Category

Archiv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