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R对网站建设者的要求

创业公司

创业公司当然也有起步很猛的,这里仅谈规模较小的企业。 在这样的小公司没有前端开发、设计师这样的区分。公司的资本决定了这些工作由一个人来做可以节约开支。甚至网络调试、修电脑、幻灯片设计、更甚至WORD文档的编写、接电话、销售,等等能干的全都让他干了。在这种公司生存,不需要专精于什么技术,负责人喜欢“大而全”的超人,什么都会一点,全面发展。如果他们再要求工作年限、学历什么的,就有点过份了。毕业生如果无路可走,刚巧又看到一份全面要求的公司,不妨去试一下,他们这么多项要求,在面试的时间里通常不会一一考证。况且写这样不合理要求的HR,通常对这些技术并不了解。不要被他们的招聘须知吓倒,只要样样都懂个皮毛,大多数情况,是可以轻松通过面试的。

有一定规模的企业

发展了一段时间,企业势必会对网站有更高的要求。设计和开发人员已经有了明确的分配,在这种公司生存,相对容易一些,设计师可以有明确的职业规划,虽然平面设计、UI设计、网站设计等等都还要做,但至少全是设计方面的工作了。不会冒出来“写份公司简介”这样毫不相干的任务。这样的公司发布招聘须知,会有一定的针对性。应聘者应该做好充足的准备,如果是在校生,没有工作经验,则需要花费更多的心思,总结一下自己曾经做过的项目,甚至低价去接一些项目来做。类似企业通常会有笔试或上机测试,如果没把握,去见识一下考题也是好的。

上市公司

所谓术业有专攻,如果能进入一个行业针对性较强的互联网企业,对自己的学习和发展都是极为有利的。在这种企业,各项工作分的都会很细致。有受聘同创意打交道的交互设计师,有负责页面构建工作的页面构架工程师,有专门写JS的、专门做平面印刷的、专门做SEO的,其实这每一个分支想学到精通都需要一个时间的沉淀。想进这样的企业,一定要把某项自己最喜爱的技术做到出类拔萃。机会很少,当机会来临时,要一蹴而就。 对这方面人员的要求,可以有针对性的查看自己喜爱的公司招聘网站。

我在南大的七年

—— 跨进南大校门的第一天,我知道,我自由了。

父亲是个对新事物有强烈兴趣的人,村里第一台电视机是他自己组装的,当时全村人都跑过去看,电视机只能收到一个台,CCTV。座机电话是第一个装的。大哥大刚出现的时候,他也是第一个买来用的,那个时候的移动电话真是贵得离谱。

父亲告诉我的第二件最重要的事情是:遇到任何问题,找书去就行。他在自己的专业中完全是自学的。在不属于自己的专业中(后来买了电脑之后需要学习如何架设公司网站,如何网上营销,如何进行电子财务管理,如何使用各种作图软件制图等等)也全都是靠买书自学。

为什么说到这两件事情,因为这是对我一生影响最重大的两个习惯。第一个习惯给了我学习新东西的强烈动机,有了热忱和兴趣,做事情就不觉得累,就自得其乐。第二个习惯则给了我学习任何新东西的方法——不会么?查书去。(当然,学习一门专业并不完全通过看书就行,但这毫无疑问是至关重要的一个途径。)

高三的时候,父亲买了电脑,我立时对这个神奇的事物产生了强烈的兴趣,每期的《电脑爱好者》和《电脑报》都会买来细细看,有时看到各种小工具、技巧还会摘抄下来,回去在自己家里的机器上捣鼓。那个时候我并不知道这样单纯的兴趣会把我引向一条专业的程序员道路。

高三时间变得越来越紧,分配给兴趣的时间越来越少,但兴趣的火花一直都没有熄灭。

跨进南大校门的第一天,我知道,我自由了。

这个自由并不是说我可以做任何事情了,而是我得到了一个重要的决策的自由权,即关于如何利用我的时间。

高考的时候我报了计算机系,但分数差了几分,失之交臂,被调到第二志愿专业——信息与计算科学。当时以为这个专业跟计算机相关的,结果发现是数学系,后来听不少同学提到都上了同样的当。

这里出现了一个歪打正着的事情:我本意并不是上数学系,如果当时知道这个专业是数学系,我可能就不会填报了。但正是因为这个错误,我在数学系好歹也受了一些数学基本功的训练(尽管这个训练的基础是大一上的不多的几节数学分析课,以及每次临考前宿舍哥们例行的“包夜”看书),回过头来看这个基本功在后来还是帮了不少的忙,甚至有一阵子我对数学本身到了很感兴趣的程度。不得不说,这段学习的经历是很锻炼抽象和逻辑思维的。另一方面,困难如数学都学了,对其他学科就不觉得难,不会望而却步。

这是我成长过程中的幸运之一。后面还会提到,还有好几次更大的幸运。

大一上学期很快过去,应该是在大一下学期的时候,学校要开一门C++课程。我利用假期先把课本基本啃掉了,当时动机也很简单,先啃掉,就不用上课了嘛。

另一件事情是我经常喜欢去逛书店,看到侯捷的《深入浅出MFC》上面很多人说这本书好,我当时也对C++有一些基础认识和好感,所以就买下来啃了。一方面侯捷先生写的书的确图文并茂,深入浅出,有意思,另一方面理解一样复杂的东西是个智力挑战。所以看着看着倒是觉得兴致盎然。却不知就这么和C++结下了不解之缘。

这是另一个歪打正着:为什么说是“歪打”呢?因为MFC的设计也并不能说就是C++的Best Practice,另一方面若是以用为本的话也未必就要把MFC的原理摸个透。所以搞不好现在看来我就不会细看这本书。为什么说是“正着”呢?因为理解一个费解的东西本身需要长时间投入注意力,无形中练了理解能力和思维体力(专注),另一方面虽然MFC不是最佳设计,但理解里面的代码却加强了对C++本身的认识,这是基本功;也加强了对C++的兴趣,这是动力,后来这个动力驱使了我去看了大量的系统底层知识,从操作系统代码一直看到硬件体系结构。

大二发生了几件重要的事情:一是我在程序员上发表了第一篇技术文章,是剖析Boost源码的。我已经不记得什么时候、通过什么途径知道Boost这个库的了,总之是知道了,然后也是由于受到侯捷先生源码剖析的影响,也去看源代码,发现很难,越是难就越是觉得有趣,跟踪代码到临晨四点居然越看越精神了,后来火速写了一篇源码剖析。发给《程序员》杂志的技术主编孟岩先生,孟岩先生给了很大的鼓励,于是我很来劲。后来一鼓作气分析了N个库,写了一系列的Boost源码剖析的文章,在网上随处可以搜到这个系列。

这是第二个歪打正着,按理来说,研究语言技巧并不是程序员最佳的时间投入方法。所以现在我可能不会去做这件事情,会认为有更好的时间投入途径。但当时就一头扎了进去。为什么说也是正着呢?因为虽然这也许不是最佳的投入时间的办法,但总归比什么都不专注要强得多,至少这么一深入,对语言的缺陷和陷阱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也锻炼了对代码的亲切感、跟踪调试的耐心(是的,耐心,而不是技巧)。

所以后来我在博客上总结自己学习编程中走过的弯路,孟岩先生说到,是不是弯路,不是那么容易界定的。

的确,也许真的有更好的路,但事前真的很难判断哪条路是最优的,我们能做到的,是把一条路走透了、走深了,只要不是一条太不靠谱的路,深入的过程中总会有很多的收获。只要不是太顽固,善于反省,总有一天也会逐渐意识到越来越靠谱的路。

除了发表第一篇技术文章之外,大二我还用业余时间做了一些技术翻译,寒假里我坐在家里每天晚上翻译半章《Effective C++》,当然,后来我把译稿提交给出版社的编辑时被告知文笔还显生硬。

同一时间,我继续啃N多C++以及底层知识的书,一段时间我的书架上全是这类书,根本不像数学系的学生。非典那阵子,把饭钱都拿来买了书,为什么买得这么疯,也是因为受父亲的一个影响,他告诉我买书不用心疼,因为是长远投资,收益远远大于这点金钱投入。那段时间我边看边写一些代码玩,有模仿Windows核心编程的小程序,也有尝试并失败的小游戏,也有拿来对宿舍玩的游戏文件分析的工具,还有为上机考试写的库,总之玩得不亦乐乎;不像很多知名的程序员在学校里面就写了被广为使用的工具,那个时候我完全没有这个意识,也不知道什么是开源,自己自娱自乐而已,所以没有系统训练编码量和编码素养,比较盲目。

大二下半年还发生了一件重要的事情,我在CSDN上开了一个博客,开始写学习C++和编程的过程中的一些总结。这个博客我一直写到今天,伴随了我整个7年的学习和成长,回过头去看就像时光机一样,能够看到一路过来我都关注了些什么东西,是怎么想的,以及对一些事情的看法是怎么改变的。这些东西如果不记录下来,就会逐渐忘掉,也就无法参照过去的自己,对未来提供更好的借鉴了。所以我一直把记录当做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另外我也通过这个博客认识了很多朋友,得到了很多的帮助。

后来,学校提供了转系到软件学院的机会,我立即报名了。后来的两年在软件学院度过。但其实反正我也是自己安排时间,所以无甚区别。

大三大四发生了几件重要的事情:一是荣耀先生邀我合译《Imperfect C++》,我很乐意的接了下来,可没想到这本书比我想象得要密度大得多,六百页,而且排版也很密,我给自己安排了每天6、7页纸的量,大概花了半年多译完。中间有一段时间停滞,荣耀先生给我鼓劲,告诉我一个重要的方法:如果觉得做不下去了,就硬着头皮坚持做,然后就类似于麻木了,适应了,那种望而却步的感觉会逐渐自动退去。惊人的简单,但事实就是如此,硬着头皮,过了那个情绪上最艰难的时候,也就适应了。这本书译完之后,还是有不少的收获,但我总觉得对性格上的磨练才是最有价值的收获。

二是我开始看英文版的书。之前,由于高中不靠谱的英语教育的原因,我恨死了英语,大二的校内四级课程还挂了科,直到大四才补考。但对技术本身的热爱压过了对英语的反感,我还是硬把一整本影印版啃下来了,而且津津有味,这本书就是Jeffrey Richter的《Applied .NET Framework Programming》。这个事情的重要性在于,后来我就不再反感和恐惧英语了,这是其一,其二是我开始意识到英文世界的技术资料有多么丰富,所以虽然本身看上去不是一个太起眼的事件,但却是我获取信息方式的一个Tipping Point,一旦熟练掌握了语言这个平台,背后就是一扇大门,通向一个海量的信息源,后来我的信息获取绝大多数便来自于英文,其中尤数wikipedia和英文版的书为多。另外还有一个收益后面会提到。

大四快毕业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情,微软的Eric Jiang通过我的博客找到我,推荐我去微软面试,我随随便便就把粗糙的简历给发过去了,差点因为简历太粗糙被HR直接过滤掉。远程电话面了两轮,远程Coding一轮,然后记得就是飞到北京面试,住在北航招待所。北京的面试又面了好几轮,有考察底层知识的、有考察C/C++的、.Net的,还有考察算法的,编码素养的。总之就是公认的基本功考察。最终我还是没能通过面试。个人自己后来总结的结论是算法基本功太差,连什么是动态规划都不知道,编码素养也不够。这部分也是因为本科的学习方法太业余,什么好玩干什么,倒不是说兴趣驱动不好,只是缺乏系统的规划,不清楚也不关心这个领域的蓝图,也弄不清什么是重点。后来在读研的时候恶补了一把算法,好歹弄清了一些基本的概念和思考方法。编码素养的问题也是到了读研的时候才开始思考和学习,现在仍在学习。

另外,在本科阶段,其实我也浪费了很多时间,事实上,是只花了很小一部分时间来学习。之所以还多少学了点东西,完全是仰赖了专注的习惯。而这个专注的习惯其实又是从小受父亲耳濡目染的,父亲会花一整天揣摩一个问题,父亲跟我说过他以前组装电视机时的故事——一切都似乎组装正确,但电视机就是不工作。他苦思冥想,不得其解,当晚,半夜从睡梦中醒来,想到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所以,我在啃一些底层知识时如果弄不懂,也会一遍遍读,然后用走路吃饭坐车的时间在脑子里一遍遍去琢磨。我有很多重要的习惯受到父亲的影响,这些习惯自己一般觉察不到,但却默默影响了平时的一点一滴的时间分配和学习轨迹,这些习惯从纸上很难学到,但耳濡目染却会自然而然地学会。

每当有人觉得我本科就做了不少事情的时候,我就会说其实我本科真的浪费了很多时间,而另一方面,这也说明,要掌握一门专业知识,其实每天一点时间,专注、积累和持之以恒也就够了。后来研究生阶段才算真正开始惜时了,于是经历了两年密度很高的学习和思考,心智才成熟了不少。

大四的时候,和很多人一样,我也考研,因为一来也很茫然,二来也希望能够继续有一个宽松的环境继续沉浸在自己的兴趣中。但四年来我都是自己安排时间,逃掉了无数的课,已经对模式化的做题考试产生了抵触,所以考研的复习也没怎么认真准备,那年考研的数学题又偏难,一下慌了神,结果居然把一整页题压在稿纸下忘了做了,心理准备有多不充分可见一斑。考完数学我很沮丧,那么大分值的题目没做,数学肯定过不了了,接下来的专业课就没去考了。后来想想其实还是应该去考一考,多少能为下一年积攒经验。

后来就工作了,没去成微软,经同学张振推荐,就去了南京西门子。心里的打算还是边工作边考研,为什么考研,动机也简单,我心理还没准备好,本科只顾着埋头学好玩的,也不看路,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样的工作,想做什么样的事情。去西门子之后更加觉得如此,觉得效率很低,做的事情也并不是我乐意的,每天还要在班车上浪费两个小时,于是没过多久就辞掉了工作。打算复习考研。那个时候大概还有半年多的时间才到考研,所以我中途不紧不慢地又翻译了《Exceptional C++ Style》,占用了不少时间,到最后时间很紧了,就剩两三个月,我才开始认起真来,回想起来这是糟糕的时间管理。结果我不得不作了最坏的打算:顶多调剂去软件学院读研(我报的是计算机系),考虑到我反正是自己安排时间,差别应该不大。幸运的是,最终一分不差地过了线,算是蹭到了计算机系里。虽然如此,还是觉得这种惊险不要发生的好,以后或者其他事情上就不会有这么幸运了,及早准备总是很重要的。

读研期间的两年半,是我自己觉得心智年龄成长最迅速的一段时间。这里也有几个很幸运的事情。一个事情是我的导师陈家骏先生给了我很大的自主,于是我得以有时间安排一些重要的学习,这段时间对我来说很重要,我学习和思考了很多东西,为个人以后的发展作了很多准备,倒是没帮导师做什么事情。所以,硕士毕业离开的时候是既感激也愧疚。

另一个事情是认识同实验室的师兄陈怀兴,严格来说是他先来找我聊天,可见那个时候我仍然还是没有意识到与人交流的重要性的,后来,建立了TopLanguage讨论组之后越发意识到与他人交流的重要性,也开始主动寻找和参与交流,希望以后自己也能组织交流。陈怀兴对算法很有造诣,也是TopCoder上的常客和牛人,那个时候我也正在为以后的工作面试准备一些算法基础,所以经常找他讨论,获益很多。有一句话说:看一个人,只要看他读的书和见的人。还是很有道理的,这两者是一个人成长中最有价值的信息来源。

研一下半年,女朋友找工作的时候需要用到营销方面的知识,于是我去替她找书,偶遇《影响力》这本书,这本书打开了我的视野,让我开始关注一个很有价值的领域:我们如何思考,如何正确地思考。这个领域有很多有意思和有价值的书,我利用近一年的时间,陆陆续续看了近40本相关的书(我把这些书整理了之后以豆列的形式放在豆瓣上),对思维的特点和缺陷,以及如何思考有了很多的了解,这些知识后来很大程度上使我更清晰地认识自己,和自己在学习和生活中面临的各种问题。

也是研一下半年,我建立了一个Google Groups,起名TopLanguage,一开始的时候是因为平常没人讨论问题,憋得难受,希望有人能够说两句,无心插柳柳成荫,后来这个讨论组的交流越来越多,如今已经近两年,组内成员超过了4,000人,两年里我也从中收益颇多,其中最大的收益有两个:一是和人讨论能够激发自己进一步的思考,也促使自己更清晰地表述自己的观点或问题。倒不是说别人就一定告诉你什么新东西,而是讨论对你自己的思维的刺激。二是交流中认识了不少朋友,后来快毕业的时候也受帮助颇多。我一直把TopLanguage的创建看作研究生阶段做得最有意义的事情之一。

此外,我有意识地提前准备了英语,因为我相信如果想要去好的外企,口语不过关很可能成为一块短板(当然,英语作为承载最多技术知识的平台语言还有更大的价值),包括阅读、书写和口语。我想了一个方案,可以不用额外花时间来学习英语:阅读的训练蕴含在平时的英文技术资料的阅读中,尽量读英文的,一来英文资料更一手和全面,二来也顺便练阅读。书写的训练蕴含在去国外邮件列表发技术贴和自己写的英文博客文章中。口语的训练则蕴含在平时的娱乐中——美剧,有一个暑假我几乎天天开着Friends睡觉,另外学校有国外过来的团队演讲我不再错过,而是主动参加,有一次还带他们出去逛南京,说了一天英语,回头在路上听中文都像英文。虽然和外国友人交流的次数不多,但似乎对口语感觉的提高还挺大。后来在微软亚洲研究院的面试最后一轮就是英语的,而且是偏技术的,好在提前准备了,所以毕竟还是顺利地表达出了想表达的意思。

去微软亚洲研究院面试,是因为幸运地认识了微软亚洲研究院技术创新组项目主管邹欣先生。邹欣先生和他组织的团队在那段时间写了《编程之美》,书中有很多很有意思的题目,而我那段时间恰和陈怀兴讨论算法,在讨论组上也组织了专题的讨论,有了一点粗浅的思考,于是和邹欣先生邮件交流,由于对邹欣先生的技术创新组做的事情很有兴趣,所以找工作的时候便向他毛遂自荐。

承蒙邹欣先生推荐,时隔三年,我再次获得了去微软面试的机会。这一次,由于研究生期间作了一些长远准备,所以心里有底了很多,也就比较冷静了,由于当年知识体系的漏洞被我花功夫补了补,所以面试比较顺利。面试的时候邹欣先生更为详细地介绍了技术创新组的工作,我更加感兴趣了,所以尽管已经有另外几个也不错的选择,但心里还是迅速地做了决定。大约一周后,HR通知Offer,我毫不犹豫就接受了。

我想,虽然有很多人本科就明白自己想做什么,我多花了两年多,总还不算太晚。

前些天贴在讨论组上的。

你可能也会喜欢以下文章 知其所以然(续) (48) […]

程序员的编译入门教材

提起编译器,很多程序员都会心向往之,但真的动手实现一个编译器,许多人心里就打起了退堂鼓。因为在他们心里,编译器等价于编译原理,而编译原理就意味着一大堆让人找不到北的名词:有限自动机、语法制导翻译、窥孔优化……

我承认,读书的时侯,我也被这些东西恐吓住了,虽然编译原理这门课我得了一个不错的分数,但还是一脑子浆糊。不过,我相信,如果不能把想学的学生教明白,多半是教材(和老师)有问题。所以,大部分的编译原理教材是不合适的。但合适的在哪里呢?

之所以这些教材不让人喜欢,主要是这些教材一上来就给扔下一大堆理论。作为一个程序员,我们最喜欢的是代码。所以,如果给我看代码,然后,结合代码给我讲理论,我才可能心情愉悦的接受这些理论。

有龙书之称的《编译原理》是个不错入门书。我知道,有些人已经开始怀疑我了。只要看一下龙书的目录,就会发现,它和大多数编译原理教材没有本质的区别。不过,这里并不是让你读完整本龙书,我推荐的程序员入门教材只是其中的第二章。

这一章实现了一个非常简单的编译器,把一个自定义的语言转换成一个中间代码。无论是语言,还是中间代码都非常简单,但这并不妨碍支撑起一个完整的编译器前端框架:定义语言、定义运算符优先级、词法分析、语法分析、建立符号表、代码生成。所有这些东西对于实现一个编译器都是必需的。龙书第二版选择了Java作为第二章的实现语言,而在第一版的实现语言是C,从入门的角度而言,让人有了更多的选择。

这是一个纯手工打造的编译器,所以,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代码到中间代码的转换过程。之所以强调它的纯手工,是对比于现在很多的编译器前端生成工具而言,比如yacc和Antlr。这样的工具可以极大的程度提高我们的生产率,但是从学习的角度,纯手工编译器可以帮我们理解这些工具运作的机理。了解了纯手工过程之后,如果还想了解依赖工具实现,那就不妨参考有人实现的Antlr版本。唯一的遗憾是,这个版本用的Antlr 2,而不是最新的版本。

读完了龙书的第二章,我们拥有了编写编译器前端的基础知识,但这些内容还不足以让我们窥见构建程序设计语言的全貌。《Unix编程环境》(The Unix Programming Environment)是我们的下一站。

放心,同龙书一样,我不会让推荐读完这本看上去和编译器没什么关系的书。我们的选择还是其中的一章,第八章,一个关于程序开发的章节。原本,这是一个介绍如何在Unix上做开发的章节,实现了一个计算器,只不过,随着功能不断丰富,这个计算器最终变成了一个完整的语言(hoc)。同龙书第二章只生成中间代码不同,这个实现真的是一个完整可用的语言。

这章用了六个阶段进行实现:

第一阶段,实现一个简单计算器 第二阶段,加入变量名和错误恢复 第三阶段,实现任意的变量名,并加入了内部函数 第四阶段,实现一个机器,这便是一个虚拟机的雏型 第五阶段,有了控制流和关系运算符 第六阶段,实现函数、过程和I/O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讲解方式,完全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功能逐渐丰富,每一步做的事情并不多,让人可以专注于当前讲解的部份。考虑到这是一本诞生于1984年的书,如果再年轻一些,估计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完整的面向对象语言的实现。

相比于龙书第二章只给了我们一个前端,这里给我们的是一个完整的语言实现。准确的说,不是一种实现方式,前三阶段的实现只是一个简单的解释器,从第四阶段开始,它变身成一个编译器,因为它要运行在一个自己实现的虚拟机上。虽然这个虚拟机并不像我们现在知道的很多虚拟机那么强大,但它已经很好展示出一个虚拟机的运作方式。在学习编译器之余,我们顺便了解了虚拟机。

这是一本关于Unix的书,所以,即便是在这一章里面,我们可以处处体会到Unix的文化。这章的讲解方式就是最好的一种体现,把事情做简单。六个阶段,每个阶段都很简单,不知不觉中,一个像样的编译器就呈现在眼前。仔细品味知识的同时,顺便习得Unix的工作方式,何乐不为。

如果打算动手按照书中的内容一步步把这个编译器实现出来,需要说的是,书里面用到的C语言时很早期的C语言,而不是我们熟悉的现代风格。如果你打算用自己习惯的方式编写,那么就要做好调整代码的准备。实际上,这个语言是在不断发展的,所以,我们可以找到它的现代版本(1、2、3、4),相对来说,现代版本显得有些复杂了。对比书上的内容和现代版本进行实现,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这里提及只是一些入门教材,了解了以上的内容之后,并不能让人成为一个编译器专家,但应该可以削除对编译器的恐惧,至少,可以去尝试挑战编译原理那些不合适的教材了。

《城客》:第一本中文互动杂志!

浪潮之巅第十五章 成功的转基因(五)

发表者:Google(谷歌)研究员 吴军

第一节 从木工厂到手机之王(诺基亚 Nokia)

第二节 道琼斯的常青树(3M)

第三节 世界最大的联合体(GE)

3.1 百年扩张,从有线电到无线电

3.2 从实体经济到金融

3.3 领袖的重要性

即使不断在淘汰旧的、过时的部门,GE的部门相比任何一个公司还是太多了,把这样一个联合体整合好是一件非常非常难的事。郭士纳把庞大的 IBM 帝国比喻成大象。而 GE 的业务种类比 IBM 又多了很多,我们把它比成恐龙恐怕也不过分。我们在前面的章节中讲到了,很多公司当扩张到一定规模,管理就开始失控,最后丢掉了核心业务,并且开始江河日下了,有些甚至被华尔街拆了卖掉。GE 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的规模,其管理水平在全球所有公司中是数一数二的。

GE 历来出“将相之才”,它的一个部门主管到了很多公司都能独当一面,它的 CEO 则更是难得的管理奇才。GE 历代 CEO 中,以上一任 CEO 杰克.韦尔奇(Jack Welch)最为突出,我想用“国士无双”来形容韦尔奇也不为过。韦尔奇从 1981 年开始执掌 GE,到 2000 年退休。在这二十年中,进行了近 1000 次的企业并购和部门分离,把 GE 从全球十几名的公司,发展成全世界最盈利、市值最高的公司。1981 年,GE 的营业额为二百五十亿美元,2000 年达到一千三百亿美元,纯利润超过一百亿美元。GE 的市值从 1981 年的一百四十亿美元达到五千亿美元,全世界只有微软的市值在瞬间里超过五千亿。在韦尔奇担任 CEO 的二十年里,GE 每年给股东带来的投资回报超过百分之二十,接近巴菲特的波克夏.哈萨韦的水平。到韦尔奇退休时,GE 旗下有九个单独的部门,如果作为独立的公司,都有资格入选财富五百强。

和很多跨国公司空降的 […]

浪潮之巅第十五章 成功的转基因(四)

发表者:Google(谷歌)研究员 吴军

第一节 从木工厂到手机之王(诺基亚 Nokia)

第二节 道琼斯的常青树(3M)

第三节 世界最大的联合体(GE)

3.1 百年扩张,从有线电到无线电

3.2 从实体经济到金融

GE 最近的扩张是进入银行和金融领域。在金融风暴前,银行和金融部门对 GE 的重要性甚至超过其它部门。银行和金融业务看上去和 GE 原有的实体工业无关,GE 此前在金融业也没有什么经验,这样的扩展一般来讲是非常忌讳的。但是,GE 这种非常规的扩张在它特殊情况下却是合理而有根据的。

GE 的家电产品大多数是同类产品中高端的,比如 GE profile 牌子的电冰箱在档次上,仅仅比奢侈品牌 Sub-Zero 低一点点。它非常贵,是同样大小的日本和韩国高端冰箱的两倍以上。这样贵的东西很多家庭需要分期付款才能购买。因此,GE 为了促销就借钱给信誉好的家庭,而借贷的利率常常高达 15% 到 20% 左右,可以算是高利贷了。而美国很多家庭只要每月付得出月供,常常不去仔细算利息,这就让 GE 赚走了很多钱。这样一个冰箱卖下来,GE 从贷款中得到的利润比冰箱本身还要高。GE 发现这种办法很好,就向美国政府要求开一个银行,就是现在的 GE Money Bank。GE 和美国政府的关系很好(以后还会讲到),因此,美国政府就同意了。(后来,世界最大的百货店沃尔玛和世界最大的建材店 Home Depot 也想这么做,美国政府就没有同意,当然这是题外话了。)有了自己的银行,GE 可以用来提供贷款的现金就一下子多了起来,它便和电器商店 Circuit City(最近刚在这次金融危机中申请破产)和百思买(Best Buy)等商量,为这些电器商店出售的所有大件商品提供贷款。这些电器商店一看这样可以提高自己的销售额,又不用承担风险,于是就都答应了。这样子,GE 就发行了专门在 Circuit City、百思买等电器商店购物的信用卡。由于 GE 做事谨慎,不胡乱贷款,所以它贷出去的钱(在这次金融风暴以前)很少遇到赖帐的。随着 […]

妈妈想给你带的东西,别管多沉,带上

每次从老家回来,包里总是装的满满的,前些年总是装苹果、八宝粥,甚至刚做好的带鱼。小时候不懂事,总是强烈抗议。后来就不再带那些很沉的东西,改成了鸡蛋、糖。

邢台的火车站,即便提前一周去加钱买高价票,也总是买不到。于是鸡蛋总被我挤碎,这次看妈妈又要装鸡蛋,抗议了一下。想想,找个饭盒全带上了。尽管我不爱吃鸡蛋。

当你真正去做一件事的时候,你才能明白那种心情。

当你做饭等人回家吃,你知道等人是什么滋味,然后别人做饭给你吃的时候,你就不会再让他们等。 当你刚擦好的地被别人踩,你就会理解那种被踩的心情。

咱们暂时做不了别人的父母,那试着理解一下,妈妈费心思给你做的东西,你不带,她什么感觉。

浪潮之巅第十五章 成功的转基因(三)

发表者:Google(谷歌)研究员 吴军

第一节 从木工厂到手机之王(诺基亚 Nokia)

第二节 道琼斯的常青树(3M)

第三节 世界最大的联合体(GE)

了解 GE 公司历史的人都知道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公司是由著名发明家爱迪生创立的,是将电最早介绍和普及到世界上的公司。它现在的英文名字是 General Electronic,GE 是它的简称,一百年前它进入中国时,当时根据字面意思和它经营的产品,将 GE 翻译成通用电气公司。也许是因为爱迪生发明电灯的故事家喻户晓了,今天 GE 在大部分人印象中仍然是生产电灯、电冰箱等家电的公司。但实际上今天的 GE 已经没有多少电气的成分在里面了,如果还用通用电气这个名字的字面意思来理解今天的 GE 公司,已经有以偏概全的味道了。今天的 GE 是全球最大的联合体,到 2007 年底,它包括六大部门,每个部门如果独立,在各自的领域都是佼佼者。这六个部门按 2007 年纯利润排序是1. 全球基建架构部门(Global Infrastructure),纯利一百零八亿美元2. GE(企业)金融(GE Finance),六十亿美元。3. GE (个人)金融(GE Money),四十三亿美元4. 电视新闻网 NBC 和电影公司环球(Universal),三十一亿美元5. 医疗保健部门(Health Care),三十一亿美元6. 工业部门(Industrial),十七亿美元

其中只有利润最少的工业部门的一个子部门电器(appliance)是唯一和 GE 名称相关的部门,利润倒数第二的医疗保健因为制造医疗仪器和通用电气的名称勉强拉上些关系,剩下的和电器毫无关系。那么 GE 是怎么从一个电器公司发展成全球巨无霸的联合体呢?让我们先回顾一下 GE 的发展史。

3.1 百年扩张,从有线电到无线电

美国著名发明家爱迪生发明电灯以后,于 1890 […]

Category

Archives